“啊?”苏媛清醒的瞬间,便发现已经身处失重的状态,忍不住尖叫出声,紧接着便看到了驾驶室手忙脚乱的陈奇。

  “陈奇?”她终于清醒过来,被劫持前的一幕幕画面像幻灯片一样出现在眼前。

  看fi正o版*Z章|节C上J酷匠M网F

  “坐好!”陈奇大吼一声,他顾不上和苏媛解释具体的情况。

  他四下张望了几眼,唯一的降落伞已经被驾驶员弄走了,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想办法稳定机体。

  “他奶奶的,早知道跟着乾影学学开直升机了!”陈奇肠子都悔青了,以前只会坐着直升机去装比,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学学驾驶。

  陈奇手握着一个红色的推进杆,用力向前推去,直升机头猛地一顿,他顾不了那么多,现在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无论做什么也总比掉下去强。

  谁知道他胡乱推动的装置竟然真的歪打正着是直升机的动力杆,机体猛地被拉升,眨眼便恢复了平衡机位。

  可是,由于他的操作不当,使直升机的速度和螺旋桨的转速都发生了不正常的故障,机内发出了一阵阵警告的鸣叫。

  苏媛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忽然从后面钻到了副驾驶位,然后在陈奇目瞪口呆地目光下,快速在操作仪表台上按下了几个按钮,并且推拉了几次控制杆。

  直升机仿佛一下子从暴躁的猛虎变成了温顺的绵羊,很听话地停留在半空中,苏媛轻轻推了推动力杆,让其平稳地向远方飞去。

  “呼!”苏媛做完这一切情不自禁地长长呼出一口气,现在总算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

  陈奇有些吃惊地盯着苏媛:“你会开直升机?”

  苏媛苍白的小脸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当然,这可是高级总裁必备的技能哦~”

  “是么?”陈奇对此深表怀疑,其实他是掩饰自己的无能,明明是来救人的,现在却让别人给救了,这种角色的骤然转换让某人很尴尬。

  一路上陈奇轻描淡写地回顾了整个救援过程,虽然他说的轻巧,可是苏媛又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危险。

  陈奇已经救过苏媛无数回,简单的谢谢两个字根本不足以表达她的心情。

  她只是将这一切默默地记在了心里。

  不管怎么样,两人总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危机,还凭白得了一架直升机,陈奇在苏媛的指导下,将它直接开回了城市上空,然后张扬地停在了东盛集团的大院子里。

  集团员工看着陈奇和苏媛从直升机中走出来,满脸的羡慕之色,忍不住议论纷纷,看看人家,约个会还要开着直升机,真是有钱任性啊,在想想自己,上个班还要挤公交车,只能没钱任命了。

  “陈奇,先回实验室!”苏媛走下机舱,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情,拨起腿直奔实验室。

  陈奇紧跟其后,二人迅速来到了试验室门前,保安部已经将周围肃清,樊贵一脸紧张地站立在门前。

  樊贵看到陈奇和苏媛安全地返了回来,不禁大喜过望,如果苏媛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保安部主任直接就可以卷铺盖滚蛋了。

  “总裁,您没事吧?”他颤颤惊惊地跟在二人身后。

  苏媛没时间搭理他,快步来到主实验室里的一台电脑旁边,紧张地打开了电脑桌下面的保险柜。

  看到完好无损的保险柜,她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将心放回了肚子里。

  这里面放的可是‘生命I号’核心的机密,一旦丢失,后果不堪设想。

  她很清楚,所有觊觎‘生命I号’的那些坏蛋,并不仅仅将目光停留在它的治疗效果上,还有另外一层更重要地目的。

  经过实验的证明,只要将某段分子式稍稍改动,就可以将其彻底变成能够威胁人类生命的‘细菌’,就是俗称的生化物。

  这个秘密她甚至连苏千河都没有告知,但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地泄露了出去,这样的结果是她当初研发‘生命I号’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

  虽然苏媛已经被成功地解救回来,但她被绑架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集团的员工们都知道总裁被人掳走,然后姑爷强势出马将她救回。

  这种英雄救美的桥段尤其对小姑娘有着强大的杀伤力,更何况苏媛总裁不但是他们的领导,上级,还是他们的偶像,要是没有陈奇,这次真的凶多吉少,某人的地位在集团员工的心目中无形爆涨了一大截。

  接下来,陈奇俨然成了苏媛总裁的代言人,他吩咐樊贵将实验室的安防彻底加强,并且在大楼外增加了许多监控设备。

  这期间,方华月带着特警队来到东盛集团进行了现场勘验,并且录了口供,而那架直升机也被警方毫不留情地当作证物收走了,这让陈奇心疼了半天。

  他忙前忙后,亲自动手加强了实验室以前苏媛办公室的安防。就在他大汗淋漓地上窜下跳时,保安小六急匆匆跑来送了一个特制的牛皮纸袋。

  这种袋子现代已经很少会有人用了,而且表皮布满了油渍,被磨的有些发亮,很明显是留存久远的古董级物品。

  陈奇很奇怪,是谁突然莫名其妙地给他送了这样一件东西。

  他疑惑地拆开了袋子,里面有一个大红本,以及几页纸。翻开红本一看,是土地证,上面鲜红的大印子宣示着这是天州市政府和土地部门亲自颁发的证书。

  陈奇仔细看了眼,沙港湾区土字103号,按照上面标注的地址,竟然是宋玉的那座小院。

  他若有所思地翻开了那几页纸,全篇手写的毛笔字,整齐端正,笔锋强劲有力。这个细节让人心生疑窦,现代社会很少会有人用毛笔字给人传信。

  “陈先生,老夫福田龙井,我的诚意都在一纸地契之中,能为先生做的只有这件事了,家主福田龙夫野心颇大,他的事情我无法干预,还望先生小心谨慎。”

  陈奇默默收起了地契和纸书。这件事扑朔迷离,让他抓不住重点,看福田龙井的意思,他与东洋的福田家似乎不是一个路子。

  不论福田龙井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不可能离开天州,不可能离开苏家,如果有人敢将主意打到东盛集团身上,那就是与杀神为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