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妈的,给脸不要脸!”小平头骂骂咧咧地啐了一口。

  “我特么跟你拼了!”小伟热血上脑,哪听得进去劝,他现在只想着把眼前这个混蛋一拳打爆。

  “草!”小平头双眼一瞪,抡圆了胳膊一把就将小年轻拍到了地上:“小子,找死是吧?”

  “啪!啪!啪!”骑到身上照脸就是一连串响亮的大耳瓜子。

  体型消瘦的老板弟弟根本反抗不了膀大腰圆的小平头。

  他的嘴角渗出了鲜血,脸颊已经肿的像个馒头,但依然倔强地瞪着眼睛。

  “哟?还挺有骨气的是吧?”小平头乐了,眼睛朝着旁边瞄了瞄,起身走过去捡起一个空酒瓶子在手里掂了掂,兴奋地舔了舔嘴唇。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板儿爷并没有阻止,只是冷漠地看着小平头肆意欺凌那个年轻的老板弟弟。他不在乎其它人会怎么样,他只想让陈奇看看,这就是和他们‘狼帮’对着干的下场。

  要是换到平时,他还不至于搞的这样大张旗鼓,也许是因为今天有位极品美女在场,也许是因为小平头与陈奇的旧仇,总之,不管原因到底为何,在小平头拾起空酒瓶的那一刹那,场上的气氛立即变的非常紧张。

  远处的人群捂着嘴轻声惊呼,已经有人拿出电话,拨通了110报警。

  陈奇冷冷的站了起来,这帮欺软怕硬的垃圾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都会存在。纵然这个社会进步到了某些人理想中的文明程度,也依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种仗势欺人,欺凌弱小的事情。

  /}更新7)最1/快{上0U酷.匠网,

  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谁的拳头硬,谁就说的算,这是陈奇闯荡多年得出来的真理。

  “本来我的心情还是很好的!”陈奇森寒的目光扫过十几个流氓,淡淡开口:“可惜,总是有一些烦人的苍蝇围绕在身边,让人恶心!”

  “小子,你他妈。。。”小平头正准备给躺在地上的小年轻开瓢,猛地听到陈奇的话,顿时转过了身,嚣张地举起了手中的空酒瓶,想要说几句狠话。

  “啊!”紧接着便是一声让人意料不到的凄厉惨嚎。

  小平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瞬间涨红了脸,颜色就像煮熟的猪肝一样,他的双手拼命捂着裆部,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直翻白眼,嘴里更是开始吐着白沫。

  根本没有人看清陈奇是如何跨过这足有5,6米的距离然后出脚的。

  所有人只看到人影一闪,小平头便立即扔下了酒瓶蜷缩在地。

  这一脚着实不轻,让其它小混混觉得裤裆里凉嗖嗖的,不由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这一记脚伤,就算养好了恐怕也会落下一个不举的病根。

  短暂的沉寂,接着便是这帮流氓肆无忌惮地嚣张。

  “给我弄死他!”板儿爷看到自家兄弟被来了一记狠的,顿时火冒三丈,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何时会让别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得到老大的授意,十几个小混混呼喊着,抄起地上的板凳和椅子就扑了上来。

  陈奇轻轻一步站到了苏轩身前,一丝嗜血的气息从身体中散发了出来,让所有的混混都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冰寒。

  作为老大的板儿爷自然身先士卒,他满脸戾气地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不露痕迹地朝着陈奇身后移动着。

  阴险毒辣就是板儿爷的代名词。亡命之徒就是板儿爷的真实写照。

  “去死吧!”颇有点功夫的板儿爷冷喝一声,这柄森寒的匕首借着昏暗的夜色直直刺向陈奇肋间。

  这一刀要是捅实在了,最少也是肾脏破裂的结果。

  “啊!”旁边的苏轩一声尖叫,纵然小魔女一向胆大妄为,但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阵势,更何况还有人动了刀子。

  美女的尖叫更加激发了板儿爷的兴奋,他狞笑着加了一分力。

  就在匕首即将临身的一刹那,陈奇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轻轻的一个侧身,然后接着一记膝撞。

  “怦!”的一声,板儿爷连惨叫都没发出来,便被撞的满脸呲血,下一刻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看到老大这么快就倒了下去,其它混混虽然稍稍有些犹疑,但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习惯了争强斗狠的他们见了血反而愈加的疯狂。

  小混混们的板凳已经砸到了陈奇身前,他并没有躲,任由这些坚硬的木头落到了自己身上。

  他害怕自己轻轻的一个闪躲,会让躲在身后的苏轩有所损伤,毕竟小混混的人数不少,万一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将凳子抡在柔弱的苏轩身上,那可就不妙了。

  “砰!砰!”几声沉闷的响声后,凳子、椅子瞬间散架,落了一地。

  小混混们兴奋地看着中招的陈奇,心里头充满了发泄的快感,他们已经想象着对方倒地后被群殴的血腥场面了,到时候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美女还不是任由处置的小羊羔?

  可是等了半天,陈奇不但没有倒下,反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过头看了眼有些惊慌的苏轩,轻轻说道:“没事吧?”

  “没事!”苏轩机械地摇了摇头,美目中流转着异样的神彩。

  围在四周的小混混们面面相觑,这小子挨了这么狠的几下,为什么还像个没事人似的?

  “还不快点滚?”陈奇皱起了眉头,又舒展开来,冷冷地喝道。与他们并没有太大的仇恨,几个事儿主已经倒下了,没必要再去欺负这些小流氓。

  “小子,我们可是威哥的人,‘狼帮’不会善罢甘休的!”瘦子色厉内荏地叫嚣了一句。对手实在是有些诡异,出手狠辣不说,身体更是像练过金钟罩一样坚硬。

  这些家伙只是跟着板儿爷混吃混喝而已,领头的都晕过去了,还打个屁。

  紧接着瘦猴带头七手八脚地将已经口吐白沫不醒人事的小平头,还有满脸鲜血的板儿爷抬了起来,匆匆地逃离。

  “狼帮?”陈奇眸中精光一闪,暗暗记住了这个组织,此‘威哥’不知和彼‘威哥’有什么联系,也许会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在此特别感谢书友:真也门、邪神b177、小东哥、牛逼的名字、绿茶51ba、铭记回不去的少年时光、李老栓、草根fbe7、甲戈文化拓扑空间KingKong成风(哥们儿你的名字有点长)、celcla。再次感谢你们对本书的支持,你们慷慨解囊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