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还想动手是不?”王显峰瞬间乐了,上前拍了拍身边保镖那铁疙瘩一般的胸肌,得意地说道:“我今天专门带了几个专业的保镖过来,就是准备进入这东盛集团的大门,就凭你们几个三脚猫?别说我没警告你们,一会儿腿断臂折的时候可别后悔,自己好好掂量掂量,为了个破工作把命给搭上,那就太不值当了。”

  王显峰自从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苏媛后便死缠烂打,甚至几次上门公开示爱,把苏美女搞的心烦意乱不胜其烦。于是她对大门保卫处下达了死命令,如果王显峰再来公司,绝对不能让他进来。要是不小心放了进来,那大门保卫处所有的保安都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本来最近一段日子,王显峰已经销声匿迹放弃了追求苏媛的打算。可是前几天他的‘好朋友’威哥却神神秘秘地找到了他。

  威哥原名叶威,是军人出身,退伍后在天州市做一些对外贸易的买卖。这个人颇有点能力,据说与天州市几个黑道的大人物有所牵连,在黑白两道都比较吃的开。王显峰这种富二代公子免不了有什么肮脏的事情要用到威哥这样的人,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

  也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么事,第二天王显峰便立马重新对苏媛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最近几天更是变本加厉,几乎每天都会来东盛集团的大门口闹腾一会。前几天只是孤身一人没带什么手下,今天也许是急了,竟然带着保镖想要硬闯。

  眼看着就要打了起来。这时一个略显慵懒的男音从保安室传了出来:“真是烦啊,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一条疯狗在大门口乱吠!”

  陈奇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径直来到武岳鹏旁边,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武岳鹏看到陈奇出面,七上八下的心突然莫名其妙地平静了下来,底气似乎也足了。现在要是真打起来,他们有陈奇这名高手在,肯定不会吃亏。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王显峰死死盯着这个面带笑容的年轻小子,刚刚还得意忘形的脸此刻却阴沉的像要滴下水来。

  “你耳朵聋啊?”陈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这种二世祖他见多了,凭着家里有几个臭钱便不把其它人当回事,带着狗腿子到处耀武扬威。

  看h正2S版%章9%节jP上}酷{O匠网

  “你他妈到底是谁?”王显峰看到这个有些陌生的面孔,一脸的警惕。

  “新来的保安!”陈奇淡淡说道。

  一个新来的保安竟然这么嚣张?王显峰的肺简直都快要气炸了。

  “草,你丫的找死是不?”王显峰指着陈奇的鼻子怒极而笑。

  “真是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陈奇皱了皱眉头。

  “混蛋,给我废了他!”王显峰不想继续废话,准备先揍他一顿再说,竟敢骂老子是癞蛤蟆,你也不先打听一下老子是谁,反了天了真是。

  两个保镖得到命令狞笑着扑了上去,看那架式明显练过,出拳十分犀利,一般人根本不是对手,甚至就算是武岳鹏这类退伍军人也未必能招呼的下。

  对于这种恃强凌弱的东西,陈奇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轻轻一个侧步闪身便躲过了二人来势凶猛的重拳,接着目光一冷,右脚闪电般踹出。这两人手上竟然带着刺虎,这种东西简直就是杀人的利器,好狠的心哇,还真的想要废了我。

  “哼!”陈奇又加了一分力。

  两名保镖感觉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目标,大惊之下突然感觉到膝关节强烈地剧痛袭来,接着便听到两声清脆的骨折声。

  “啊!”两人惨叫着摔倒在地,捂着腿直冒冷汗。

  “嘶!”武岳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两脚也太狠了。他在一边看着都觉得腿肚子有点转筋。

  “你,你敢伤人?”王显峰看到自己两个彪悍的保镖瞬间倒在地上,惊恐地叫道。

  陈奇笑嘻嘻地说道:“怎么,就允许你伤人?”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王显峰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

  “我管你是谁?”陈奇眼睛一瞪:“往小了说你这是唆使他人蓄意伤害,而我是正当防卫;往大了说你这是私闯民宅欲图不轨,我作为集团一名尽职尽责的保安当然会挺身而出惩治不法之徒了。”

  看着陈奇恶魔般的笑容,王显峰陡然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冲了上来。

  “你!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他退后了几步,生怕陈奇会突然出手对付他。

  “我叫陈奇,记好了!”

  王显峰盯着陈奇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子竟然敢打伤他的手下,在天州市什么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给我等着!”他恶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掉头就走,连看都不看地下那两个仍然在惨嚎的保镖。

  跟着他那个冷冰冰的性感女人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陈奇,眸中闪了闪,收起黑伞随着王显峰钻进了车里。

  奥迪A8的发动机轰鸣着离开了东盛集团。

  王显峰气势汹汹地来,又灰溜溜地走,总共持续了不到5分钟,这个结果不但大出武岳鹏意料之外,也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他瞅了一眼躺在地上蜷缩着的二人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这小子还真是有眼色,连‘陈’字都省下,开始直接叫大哥了。

  陈奇白了他一眼,大哥也是你叫的?

  “算了,给他们叫辆救护车吧!”陈奇淡淡说了一句,然后掉头返回了保安室。

  他总觉得这个王显峰似乎有着什么特殊的目的,并非那种脑袋一热,只知追女的花花公子。

  而且陈奇敏感地察觉到那个跟在王显峰身边的性感冷酷的女人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如果她是王显峰的手下,那么后者的眼神中绝对不会露出那种若有若无的畏惧,也许别人看不出来,陈奇可是瞧的清清楚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