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站起来!”武岳鹏瞪起眼睛,指着陈奇的鼻子叫道。

  小六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悄悄退了一步。笑话,他们昨天可是见识过这小子的厉害,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让队长顶在前面吧。

  “你叫武岳鹏?”陈奇双手交叉惬意地靠在了椅子上,淡淡问道。

  “是,是,怎么了?”武岳鹏有些色厉内荏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陈奇这种无所谓的眼神,他的心就突突地跳。

  “我问你点事情,要是回答的好,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陈奇笑了笑,看不出任何威胁的意思。

  “凭什么!”武岳鹏的底气有些不足,声音低如蚊蝇,不知为什么,面对陈奇他总是感觉浑身上下冷嗖嗖的。

  到底凭什么啊?现在到底我是头儿,还是他是头儿?

  似是为了壮胆,又似是为了体现他作为小队长的威严,武岳鹏转过身瞪起了眼睛怒吼一声:“你们在这傻待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站岗?”

  小六和另外几名保安缩了缩脖子满脸的鄙夷,心中腹诽着,朝我们发什么火?有本事朝那小子发去啊。

  保安室转眼就只留下了陈奇二人,武岳鹏突然感觉到室内有些冷,额头竟不自觉渗出了冷汗。他悄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偷偷瞄了瞄翘着二郎腿的陈奇,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陈奇好笑地站起身,来到武岳鹏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老武啊,至于这么紧张么,我们现在可是同事了,以后还得靠你多多照拂呢!”

  “呵呵,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武岳鹏干巴巴地笑了几声。

  “我问你的事情,自然也是有关集团的安全保卫工作,都是为了咱们苏总裁的安危着想嘛。”他话峰一转:“其实吧,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对你说。”陈奇附在武岳鹏耳朵上神神秘秘地说道:“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总裁下派的特种保安!”

  “特种保安?”武岳鹏一愣,那是什么玩意儿?特种部队到是听过。

  “我和媛媛那可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穿一个开裆裤,不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最近集团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才回来的。”陈奇眨着眼睛说的煞有其事。

  武岳鹏捎了捎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仔细那么一想顿时恍然大悟。这件事恐怕还真有可能会像陈奇说的那样,要不然昨天苏董事长怎么会对陈奇特别重视呢,甚至连钟伦那么大的老总都被抛下不顾,可想而之他在苏董心中的地位。

  武岳鹏这种一根筋的大老粗要是认定了一件事就绝对不待拐弯的。

  他的眼睛一亮,一副‘想通了’的模样:“原来如此,怪不得陈先生身手如此了得,我就说嘛!”

  陈奇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副你真懂事的表情。

  下一刻,二人便聊的火热,武岳鹏也是豪爽之人,放下了心中那点芥蒂后立马换了副表情。在他想来,陈奇可是总裁青梅竹马,穿那啥一起长大的伙伴,关系肯定不一般,他甚至暗暗的想,这小子难不成还有可能成为总裁的男人?

  %A看正IP版◎b章+R节q上F%酷%匠s)网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浑身便一哆嗦。最近东盛集团发生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整个事件的影响力不可谓不大,敢在这个风口浪尖挺身而出的人,与总裁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啊。

  有了这个想法,武岳鹏连对陈奇的称呼都变了,甚至有了些谄媚:“陈大哥,你这特种保安到底是干啥的?”他满脸真诚,对这个‘特种保安’的身份非常好奇。

  看着胡子拉碴的武岳鹏叫他大哥,陈奇嘴角直抽抽,想我如此年轻英俊、阳光帅气,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真的有那么老吗?

  就在他准备胡编乱造糊弄武岳鹏一下时,刘小六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

  “头,不好了,华岳集团的王显峰又来了!”

  正与陈奇聊的热火朝天的武岳鹏听到这个名字,猛地站了起来。

  “糟了!”他顾不上陈奇,一眨眼就跑了出去。

  陈奇疑惑地朝外面望去。

  大门口停着几辆清一色的黑款奥迪A8,一个上身穿着花色的半袖衫,下身穿着白色休闲裤,还带着一副纯绿色遮阳境的年轻男人在几个魁梧大汉的簇拥下正与几名保安对峙着。

  还有一个表情酷酷的年轻女人帮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太阳伞。

  “王总,我们总裁说了,一定不能让您进去,您就体谅一下我们工作的艰辛,不要为难我们了吧!”武岳鹏垮着脸,无奈地堵在门口。

  “哼!武岳鹏,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小小的狗屁保安三番五次地挡着我,你是不想活了吗?”被称为王总的年轻人长的到是白白净净颇为俊气,但说出话来却十分强横,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两名戴着黑墨镜的保镖便杀气腾腾地齐齐向前走了一步。

  武岳鹏心里的火气腾一下了就上来了,他妈的什么叫狗屁保安?老子凭真本事吃饭怎么了?你一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集团二世祖也不看看自己这副德兴,竟然还敢恬着脸追求我们的女神总裁,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天高地厚啊。

  当然这些话他可不敢当众说出来,否则他的小命就真的危险了。华岳集团可是天州市排的上号的大企业,这位王显峰更是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人傻钱多嚣张跋扈,就算暗地里弄死他这个小保安也真不是多大的事。

  但是,作为东盛集团的保安,武岳鹏也有自己的傲气,况且他当兵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善茬,要是真打架的话,还真没怕过谁。

  “小六,如果他们敢硬闯,就给我打!”他一狠心豁出去了,一把将警棍抄在了手里。

  刘小六几人虽然平时互相挤兑谁都不服谁,但在关键时刻还是会一致对外,听到队长吩咐,纷纷抽出了警棍小心谨慎地盯着这几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