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苏轩一声尖叫后躲到了苏千河背后,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苏千河同样一脸紧张,心中的震撼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曾经自吹自擂的安防保卫在陈奇面前形同虚设。

  “谁!”刘云头皮发炸浑身的寒毛直直竖立,下意识地转过身举起枪描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GS酷!匠网^$唯PF一:正J版,其`;他c都是盗版)w

  苏媛的脸色苍白了一分,目光不可置信地移到了正缓缓现出身形的陈奇身上。

  只见陈奇笑嘻嘻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似乎根本不在乎刘云那黑洞洞的枪口。他早在刚刚灯光闪灭苏轩尖叫的瞬间开启了控制室电子门偷了进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如闲庭信步般简单。

  看到信步而出气势如渊的陈奇,苏媛美目流转,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这还是那个嬉皮笑脸一副痞样的臭流氓?为什么在同一个人身上气质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差?

  虽然心中波澜起伏,但从她冷若冰霜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流露。

  陈奇瞥了她一眼,不由啧啧称奇,由衷感叹到这苏家大小姐可真是个棺材脸啊,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种超强能力让他自叹弗如。当然这句话他是无法在这一刻说出口的。

  “老刘啊,演习已经结束,可以把枪放下了!”陈奇模仿苏千河的语气,抬了抬手示意刘云放下武器。

  “你,你怎么办到的!”刘云依然不死心,握着枪的大手微微颤抖着,艰难地问道。

  他也是曾经叱咤一时的特种部队队员,可在眼前这个神奇的男人面前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幼童般无力。短短几分钟时间,不但将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全部解决,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有着电子锁的控制室,这等超强的身体素质和战斗意识简直堪称变态。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陈奇眨了眨眼睛卖了个关子,紧接着将目光移转到同样无比震惊的苏千河脸上:“苏老哥,我早说了吧,你们家的安防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苏千河压下了心中的惊骇尴尬地笑了笑:“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能请到苏老弟,我相信小女的安全已经有了极大的保证。”

  这句夸赞,并没有让陈奇露出得意的表情,反而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那嬉皮笑脸无所谓的神情让他看起来十分欠扁。

  苏轩捂着胸口惊魂未定,但看到陈奇这副欠扁的模样顿时忘记了他的惊人表现,撇着小嘴不屑一顾:“有什么了不起的?装什么大义巴狼。”这句话似是在掩盖她几次尖叫的尴尬。

  臭屁的陈奇刚想继续显摆显摆说几句装比的话,闻言不禁一个踉跄,顿时失去了高人风范。他抬起头咬着牙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苏轩。

  被陈奇‘凶神恶煞’般的目光注视着,她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连忙躲到了姐姐身后,皱起好看的鼻子哼了一声,朝着他吐了吐舌头并且挥舞了一下软绵绵的小拳头。那是一种无言的宣战,苏轩自从被陈奇忽悠走了那条崎岖的山路后,她就发誓,如果有机会再次见到他,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苏千河神色复杂地走了过来:“陈老弟果然是高手,苏宅的安防确实需要好好地改造一下了!”

  “也不是太差,等我稍加改造一番相信提高一个档次还是轻而易举的!”陈奇说道。

  “陈先生,我那些兄弟没事吧?”刘云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昏了过去,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刘云算是对陈奇服气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战斗能力让他彻底没了脾气,甚至有些心灰意冷,自己算什么专业级的保镖?这么多人竟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拦不住,这要是被其它保安公司知道,真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陈奇似是看出了他的消沉,淡淡说道:“其实你的那些队员也算不错,对付一般的杀手足够了,像我这么厉害的毕竟很少!”

  “哼!大言不惭!”苏媛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呸!”苏轩似乎想要继续挤兑他几句,但看到陈奇似笑非笑地眼神不由一阵心慌,到了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陈奇也不在意依然一副笑嘻嘻地模样。

  苏千河皱着眉头看了眼苏媛:“媛媛,你怎么总是这样?陈先生是贵客,你以后要尊重一些!”

  “想要让人尊重,就要作出让人尊重的事情!”苏媛想到了差点被流氓非礼的闺蜜宋玉,意有所指地看了看陈奇,一脸的厌恶。她最讨厌男人恃强凌弱欺负弱小女子,更何况这个弱女子还是自己最要好的闺蜜。

  这个误会可真是大了,陈奇苦笑着摸了摸鼻子。看来得找机会让那个宋玉说句公道话。

  “好了!媛媛你真是越来越过份了!”苏千河当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只以为是苏媛又犯了大小姐脾气,无奈之下轻声怒斥了一句。

  其实苏媛平日根本不会如此失态,不论任何事情都沉着冷静,但不知为何自从遇到陈奇后,她的情绪总是莫名其妙地被他牵着走,几次三番地脱离了掌控。

  “老刘,你去吩咐一声,准备晚饭吧,我想陈老弟一定已经饿了!”苏千河换了一副笑脸,乐呵呵地打着圆场,他可不想与陈奇的第一顿饭就带着不和谐的气氛。

  “苏老哥,我带了一些设备,现在就去将那些安防稍加改造一番!”陈奇拍了拍腰上挂着的帆布包。这个土黄色的帆布包总是与他形影不离,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带着它,因为这是一件有着重要记念意义的东西,上面装载着他在西方黑暗世界闯荡时某段难忘的记忆。

  每次听到陈奇喊苏千河老哥,还那么大声,苏媛就忍不住皱眉,她怀疑这是陈奇故意的,就是为了整她。

  她很不忿,怎么地凭白无故这小子就比自己高了一辈呢。

  “那怎么行呢?陈老弟忙活了半天,还是等吃过晚饭再说吧!”苏千河热情地拉着他的胳膊走出了控制室。

  陈奇有心开口告诉他,刚刚那场战斗只是稍稍热了一下身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累。但是无意中看到张牙舞爪的苏轩还有一脸冰霜的苏媛后便立马闭了口,老老实实地随着苏千河朝客厅走去。

  二人一边走,陈奇一边说道:“除了安防的改造,整座别墅的每一间房都要进行一切彻底的检查!”

  “那真是太劳烦陈老弟了!”苏千河感激地说道。

  “老哥这是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陈奇大大咧咧地搂着苏千河的肩膀继续说道:“尤其是咱侄女苏媛的房间,更要仔细地检查,绝对不能遗漏任何一处!”他说完转过头有意无意地撇了一眼苏媛。

  跟在身后的苏媛浑身一颤俏脸寒霜,顿时满头的黑线,心情再次不受控制地起了波澜。这小子也太能占便宜了吧,什么叫咱侄女的房间?谁是你侄女?再说了黄花大闺女地房间能让你随便进去吗?

  “啊!对,对!”苏千河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不同意!”由于急促地喘气,苏媛胸前两团惹眼的波涛不停震颤着,虽然被圆领的衬衣紧紧地束缚着,但那几欲挣脱桎梏跳出领口的惊险顿时让陈奇眼前一亮,甚至鼻孔发热差点当众出丑,心中不禁大大地赞叹道,果然有料啊。

  古灵精怪的苏轩转着眼珠子咬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并没有注意到几人的对话,也没有意识到,她的房间同样在被检查之列。

  这时几人已经来到了客厅,苏千河听到苏媛的话略微有了些怒气:“这可是关系到你的切身安危,不要任性了,难道你希望有心怀不轨之人时刻监听你的房间吗?

  苏媛只是一时被陈奇气昏了头才出口拒绝的,在她心里当然不希望有任何安全隐患留在身边,听到父亲的话,她只好默认了这一项安全检查。但她心有不甘冷冷说道:“检查可以,不准动我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那怎么行?如果不彻底进行检查,谁知道会不会有隐藏在暗处的窃听器或者针孔摄像机之类的东西?”陈奇装做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严肃地说道。鬼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为了检查还是为了偷窥。

  听到针孔摄像机,苏媛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啊,万一要真是那样她简直会疯掉。

  但是,女儿家尤其是未出嫁的大姑娘,可是非常反感陌生男人随便进入自己的房间,因为房间里不但有着私人物品,更有一些让人尴尬的东西,比方说睡衣小玩具之类的。要是万一被陈奇看到,那岂不是要羞死人了。想到这里苏媛的脸上几不可察地浮起了一丝红晕。

  “苏总的房间必须是检查的重点!”陈奇再次重重地强调了一次。

  苏媛捂着额头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这个贱贱的小子实是在太令人讨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