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有些兴奋地来到了保安控制室,看了一眼监视屏,然后掏出了对讲机开始部署。

  这保安控制室,是整个苏家庄园的安保核心,常年都有二名严阵以待的安保人员二十四小时蹲守在这里。

  控制室的墙壁上嵌着三十块液晶显示屏,将整个苏宅里里外外的情况无一死角实时地显示着。

  如此严密的安防系统在民间可算是极高的规格了。刘云有着十足的信心,在他看来陈奇这小子绝对是在哗众取宠而已,他已经急不可待地想要看到陈奇装比不成反被草的样子。

  “兄弟们,今天竟然有人挑衅我们的安防保卫系统,扬言我们是群不堪一击的垃圾,想要单枪匹马闯进苏家大宅!”刘云义正词严的第一句话就让对讲机另一头传来嘈杂的争吵声。他为了激起大家的愤慨给陈奇背了一个大大的黑锅。

  “头,你是说站在别墅门前那个小子?”趴在别墅楼顶将周围风吹草动尽收眼底的一号位保镖眼中泛着冷光,手中狙击枪已经锁定了院子中摆着丁字步的陈奇。

  “他是什么人?”

  “简直太狂妄了!”

  刘云冷声打断了他们的吵闹:“好了,你们做好准备,那小子大言不惭竟然决定和我们来一次实战演练,而且允许我们使用实弹!”

  “实弹?他不想活了?”有人惊呼出声,虽然这些保镖都有持枪执照,可是也不能随意杀人啊,在华夏法律面前,杀人可是重罪。

  他们可不认为这小子能在十几个专业级带枪保镖的严防死守下有什么机会闯进来。

  这时,苏千河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苏轩还有一脸寒霜的苏媛来到了安保控制室,他们都想亲自见证一下陈奇的表现。

  苏轩刚刚进门就一脸兴奋开始叽叽喳喳地吵起来:“刘叔,那个混蛋真要跟你们来一场实战演习?”她从苏千河口中得知了这件事后,震惊之余更多的却是兴灾乐祸,她迫切地想要看到陈奇吃瘪的样子。

  没等刘云应答,她又自顾自地拍手笑起来:“太好了,我还正愁没机会出气呢!”

  苏千河黑着脸瞅了她一眼,有些担忧地看向刘云:“老刘,这样真的合适么?毕竟陈奇是我们请来的贵客,还是老神仙派来的高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如果陈奇出了什么事,他们苏家绝对没啥好果子吃。

  刘云也有了些犹豫,可是他忽然想起那日被晒的浑身脱皮狼狈不堪的样子时,情绪陡然变得激昂:“老爷你放心,我会吩咐兄弟们避开要害的,最多就是轻伤,没事的!再说了,如果他没有真材实学,我们请他来干什么?”

  苏千河脸颊剧烈地抖动了几下,轻伤?真要受了伤那他们的合作关系恐怕就要到此为止了。但他仔细一想,刘云的话也十分在理,虽然他不知道陈奇口中真正的杀手是什么样子的,但想必那等级数的高手来了真能突破苏宅的安防也说不定,利用陈奇测试一下也是好的。

  “咳,老刘啊,还是尽量避免受伤为好,陈先生也是好意,还不都是为了我们苏宅的安全着想嘛!”苏千河无奈地再次劝道。在他内心深处,并不怎么相信陈奇能够单枪匹马突破苏宅的安防。这不是美国大片,而是在残酷的现实之中。

  刘云见状只得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真的打起来,枪炮无眼谁能保证不会受伤?

  他手下这帮专业级保镖无一庸手,有好几人都是他曾经在特种部队中生死与共的战友,退伍后几人便相约成立了一家保安公司,在国内很有名气,被称为‘军盾’。

  十几年前刘云来到苏家接管了整个苏家庄园的安防保卫工作,直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苏媛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看着监视器中站在院子里好整以暇的陈奇,眼神有些异样,她倒想看看今天这个让她情绪数次失控的流氓是不是真有料。

  她好久没有如今天这般情绪剧烈地波动了,这都是陈奇这个讨厌的小子带来的。

  “兄弟们各就各位,准备给那嚣张的小子一个难忘的教训。”刘云手持对讲机冷着脸沉声说道,气氛立即变的有些紧张。

  苏千河皱着眉头观察着监视器里的陈奇,一脸的担心。

  刘云转过身将控制室厚重的电子门缓缓关闭,接着来到控制台麦克风前按下了广播按钮。

  “陈奇,现在可以开始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夜朗自大带来的往往是不可承受的失败代价。”

  陈奇咧开嘴笑了笑,伸出手作了一个OK的姿势,完全没有即将面对国内超一流安防保卫系统的觉悟。紧接着身形一闪突然消失在众人面前。

  “咦?那小子哪去了?”刘云有些紧张地自语了一句,连忙拿起对讲机调到了‘紧急应对频道’:“一号,发现敌人随时通报。”

  “明白!”

  虽然刘云对整座苏宅的安保防卫十分自信,可是一想到在神仙山下碰到陈奇时他的非人表现,心里难免会忐忑不安,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这小子是个高手。”

  无论多么严密的安防保卫系统也会有一些不可避免的漏洞,比方说树叶遮盖的大树下、大楼偏僻的角落里,更何况以陈奇多年闯荡西方黑暗世界的经验,以他被称做‘杀神’的变态能力,眼前苏宅的安防真的如纸糊一般脆弱。

  兴奋的苏轩此刻没有继续大呼小叫,一双俏目仔细地在监视屏上扫视着,小拳头紧紧的攥着,心中坏坏地等待着陈奇出丑。

  忽然,监视大屏上一块显示器骤然没了图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花。

  苏媛冰冷的神情变了变,眼光一凝,这种情况无非有两种,一种是显示器突然坏了,另一种便是被人为剪断。

  当然,她会选择相信第二种可能。

  刘云拿起对讲机急急问道:“三号,什么情况?”

  对讲机那头毫无回应。

  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其它人注意,三号位出现问题!”

  紧接着,显示器接连不断地失去信号,短短十几秒已经有一半以上的显示屏被满屏雪花所代替。

  “四号!五号!”刘云焦急地喊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我只看见几道影子,四号和五号已经倒下了!”楼顶狙击手语气惊慌。

  这时,又有几台显示器信号被切断,但是对讲机中静悄悄地保持着阴森的沉默。

  苏轩似乎感觉到喉咙有些发干,不自觉地缓缓靠近了姐姐,低声说道:“姐,我怎么感觉阴森森的。”

  更u新最◎快,!上S酷。X匠网

  苏媛皱了皱秀眉没有说话,精致的小脸上几不可察地泛起了一丝紧张。

  刘云快步走到了控制台,试着晃动中央云台摄像机企图发现陈奇的行踪,可是没有任何收效。

  三十块显示屏渐次失去了图像,控制室中顿时陷入了阴云,唯有电视中刺耳的雪花噪音在‘哗哗’地响着。

  无论刘云如何催促,自始自终对讲机那头都没有任何情报传递回来,那些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们似乎人间蒸发了般悄无生息。

  “有没有人?你们在干什么?”刘云急了,手持对讲机不停地大喊道。

  突然,控制室中的电源被人掐断,灯光骤然熄灭,整座苏家庄园顿时陷入了黑暗,控制室里有些恐怖的气氛引来了苏轩一阵尖叫。

  “啊!”苏轩的尖叫让众人头皮发麻惊悚不已,不由自主地靠拢在一起,神色紧张地四下里望了望,可是除了一片黑暗没有任何东西。

  苏千河闯荡商海许多年,何曾遇到过今天这样的状况,就算明知这是演习,可内心深处仍然有些忐忑不安。

  这是一场演习,但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呢?结局简直不可想象。

  应急灯光适时地亮了起来,苏媛等人长长的影子在不算明亮的应急灯照耀下投射到了墙壁上,气氛显得有些森然。

  刘云拨出了腰间配枪,寒毛都竖了起来,额头不受控制地沁出了几滴冷汗。现在他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被困在了密封的罐子里只能被动地等待。

  “老爷、大小姐、二小姐,你们站过来!”不管如何,他还是决定按照最真实的情况来进行接下来的演习。

  他慢慢举起了手枪,将三人护在身后,轻轻靠在墙壁上一脸紧张地盯着那扇厚重的电子门,只要有人敢闯进来他就敢开枪。

  他就不信,有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突破进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门外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脚步声和破门声,静谧地环境让几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暂时的安静而使心情有所放松,反而越来越紧张。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和煎熬。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下一刻,陈奇幽幽的声音从控制室一处阴暗的角落中突兀地传了出来:“呵呵,要是真正的战斗,你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大家记得点追书,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