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脆弱不堪

  “陈,陈老弟,刚刚那两人怎么样了?不会有什么事吧?”苏千河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陈奇那狠辣的出手他看的清清楚楚,现在的社会可是法制社会,他并不想后者因为这件事犯了什么杀人的大罪。

  “老哥,放心吧!那俩人都不会死。不过呢,恐怕得在床上躺几个月了。”陈奇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经过我的审问,那小子把什么都说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陈奇似乎对任何事都不在乎,从兜里掏出一副不知道从哪整来的墨镜潇洒地戴上了,然后便发动了车子。

  苏千河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陈奇突然问道:“老哥,你得罪过军方的人么?”

  “军方?”苏千河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只是一个商人而已,怎么会和军方扯上关系。

  陈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在苏总办公室找到了一枚军工级的窃听器,那种东西在民间是弄不到的,而且刚刚那小子说了一个名字,一个叫威哥的退伍军人,我想这两件事也许会有一些联系。”

  “威哥?”苏千河思索了半天,对这个名字没有半点印象。

  陈奇看了看后视镜中发型有些凌乱的苏媛:“苏总,有谁可以趁你不在的时候进入你的办公室?

  苏媛此刻已经恢复了冷静,心里同样十分疑惑,她的办公室除了几个非常熟识的人,其它人没有允许是不可能进去的。

  “等明天去公司,我会调一下监控!”苏媛皱了皱眉头,淡淡地说道。

  “陈老弟啊,今天要是没有你,后果真的不敢想象,这帮人实在是丧心病狂,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劫人。”苏千河心有余悸地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呵呵,还是你太不小心了,以后的安保都由我来接管,保安人员的任用也由我决定!”陈奇将墨镜扶了扶,猛地踩下了油门。

  “凭什么?”苏媛冷声插了一句,她看到陈奇那吊儿朗当的痞样气就不打一处来。

  陈奇没有说话,将墨镜往下压了压,眼睛贼溜溜地瞅了瞅路边走过的性感美女,然后吹了一声口哨。

  “哼!流氓!”

  苏千河干笑了几声,不知道该如何插话,只好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苏家大宅是独立的庄园式别墅,占地足有十几万平方米,能在寸土寸金的天州市有这样一处宅子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之为土豪了,这在天州市绝对首屈一指,而苏千河和她两个女儿都住在那。

  “老刘啊,客人马上就要到了,嗯,已经准备好了?好的好的就这样。”苏千河挂了电话,向着陈奇说道:“陈老弟,前面路口右拐,沿着路牌指向的千河庄园走个一公里就到家了。”

  庄园?陈奇微微一怔,现在国内很少有人住的起庄园,这苏千河果然财大气粗的很。

  两辆豪车驶入了千河庄园,陈奇远远便看到了一栋四层别墅,他在苏千河和苏媛二人奇怪的目光下开车绕着别墅转了几圈,然后停到了门前。

  这时从宅子里走出来两人,一位是穿着白色短裤、吊带衬衫的清纯少女,一位是笑容满面精气神十足的中年人。

  车子刚刚停下,苏媛便先一步下了车,冷着脸朝门口走去。

  “姐姐!”苏轩见到苏媛后似乎有点拘束,轻轻叫了一声。

  “大小姐!”中年人礼貌地喊了一声。

  !B酷md匠网首发x

  苏媛淡淡地嗯了一声,目不斜视地走了进去。

  苏轩吐了吐小舌头,向着宾利跑去,一下子扑到了已经下车的苏千河怀里。

  “爸!”

  “你个小丫头!今天没出去疯跑吧?”苏千河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爸!小神仙呢?小神仙在哪里?”苏轩没有接话,眨着大眼睛朝车内张望了几眼,急不可耐地问道。

  陈奇无奈地走下了车,这小神仙,恐怕叫的就是自己吧?

  看到他下车,苏轩走近了几步,一脸的好奇:“你就是小神仙?”

  苏千河佯怒道:“轩轩,别乱叫,这是陈先生,家里的贵客!”

  “咦?”苏轩像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忽然大大地惊咦了一声。

  “是你!”接下来,她不可置信地喊道。

  苏轩捂着小嘴看着一本正经的陈奇,纤细的眉毛顿时竖了起来,眼中似乎充满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陈奇摘下了墨镜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呃!是我!”他已经听出这位小美女的声音了,这不就是那天上山碰到的穿着防护服的小姑娘么。

  “刘叔,是那个小混蛋!”苏轩一把抓住了陈奇的胳膊,朝着刘云喊道。

  刘云一愣神,他刚刚也觉得陈奇似乎很眼熟,可愣是没想起来在哪见过,毕竟陈奇现在的打扮很时髦,再加上戴着墨镜,所以一时间没认出来,这时听到苏轩的喊叫,记忆猛地涌到了脑海之中,他终于想起来了。

  “真的是你?”刘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陈奇身边,仔细一瞅,还真是那小子。

  刘云满脸的怒意,恨不得立即暴打他一顿才能解当日的心头之气。

  苏千河愣住了,这三人打什么哑迷呢?什么是你,是你,还是你?

  “老刘,怎么回事?”苏千河疑惑地瞅了瞅他们,出声询问刘云。

  “老爷,他就是我们从神仙山回来后和你说的那小子!”刘云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们爷俩那天足足被晒掉了一层皮,死皮直到现在都没有蜕完呢。要不是陈奇故意指错了路,要不是小路上那茂密的奇特植物和数不尽的怪异虫子,他们的装备怎么可能坏掉?如果装备不坏掉怎么会被烈烈炎日晒脱了皮?

  “就是他!”苏轩噘着小嘴,气呼呼地抓住陈奇的胳膊,生怕他会跑了。她那天回来后躲在屋里抹了两天的清凉膏,疼的她大气都不敢喘,都是拜眼前这个小子所赐。

  苏轩越想越来气,忍不住狠狠地在他胳膊上来了个七百二十度螺旋式少女掐。

  陈奇龇牙咧嘴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不明白,自己难道和这个苏家相克吗?

  苏千河无语地摇了摇头,心里头闹心啊,这个陈奇是和我们家相克吗?怎么除了自己全都得罪过?

  二人似乎想到了一块,‘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苏千河尴尬地转过了头:“胡闹,陈先生是贵客,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他没有办法,只好绷起了脸,呵斥了一句。

  “嘿嘿,都是误会都是误会!”陈奇嬉皮笑脸地解释道。

  “哼!误会个屁,你就是故意的。”看到父亲生气,苏轩也不敢继续闹下去,狠狠地瞪了陈奇一眼,气呼呼地转身跑回了屋。

  陈奇似乎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突然说道:“苏老哥,你这宅子的安保可是不行啊!”

  现在的苏千河对陈奇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此刻听他对自家宅子的安保有了质疑,顿时小心翼翼地问道:“苏老弟怎么讲?”

  可没等陈奇回答,刘云便嗤笑了一声:“哼!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懂什么?我们家的安保有什么问题?你哪只眼睛看见有问题了?”他的心里依然没从当日被摆了一道的郁闷中脱离出来,听到这小子还敢妄言自己亲自设计的安防系统,又气又笑地打断了他。

  “呵呵,我自然是懂一些的!”陈奇也不在意刘云的态度,淡淡地答道。

  “老刘,陈老弟是这方面的专家,听他的没错!”苏千河拍了拍刘云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刚刚我进来时故意开车绕着别墅转了几圈,如果没看错的话,周围共安排了九名保镖!分布在不同的方位!”陈奇看了眼刘云轻轻说道。

  刘云呆住了,陈奇说的确实不错,总共有九人隐藏在暗处,可他们已经演练过无数回了,伪装更是天衣无缝,别说随意的看几眼,就算近在咫尺也很难发现啊。

  “共有十六个摄像头,分别是树从里八个,楼顶三个,灯柱上五个。”陈奇继续侃侃而谈,一边说一边抬起手指,手指的方向正是每一个摄像头摆放的位置。

  刘云越听越心惊,嘴巴到了最后更是张的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苏千河并不清楚这些安防布置,他只是听陈奇说的玄乎,忍不住看了一眼满脸震惊的刘云,然后心里就有了底。

  “你,你怎么知道的?”刘云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只能说,这安防太小儿科了,对付普通的小偷小盗,小毛贼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如果来一个真正的杀手,这简直和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两样,人家分分钟就能灭了你们!”陈奇嘴角撇了撇,毫不客气又加了一句:“脆弱不堪!”

  刘云涨红了脸很不服气:“哼,就算看出布置有什么用?只会纸上谈兵。”

  “哦?纸上谈兵,如果你不信,那我们可以来一次实战演练?”陈奇似笑非笑地说道。

  “实战演练?”刘云愣住了。

  “不错,我来客串一下杀手,当然,为了保证演练的真实性,你们可以使用实弹!”陈奇微微一笑。

  苏千河看到二人较起了真儿,连忙阻止道:“老弟,实战就算了,赶明儿我叫老刘再把安防重新布置一下。”

  陈奇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向刘云。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能突破我的安防保卫,我就服你,以前的事也一笔勾销。如果你失败了,就不要在这里招摇撞骗。你放心,我会吩咐兄弟们尽量避开你的要害。”刘云抬眼看了看苏千河,似是在等待他的同意。他对这个胡吹大气的小子实在是忍不了,必须要狠狠教训他一下。

  苏千河为难地看了陈奇一眼,他心里对后者的能力同样有一丝怀疑,家里这些安防设备都是高价从国外弄来的,那些保镖也都是正规军人退伍下来的精英,但此刻却被陈奇从头到尾批了个狗屁不是,他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但他有些担心,千辛万苦请来的高手,万一在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那可没办法和老神仙交待。

  他很为难:“实弹就不必了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哥,放心吧!”陈奇无所谓地拍了拍苏千河肩膀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目光。

  看着陈奇自信的目光,苏千河莫名的有了一种心安,他沉吟了半响终于无奈地点了点头:“好!既然老弟这么有信心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