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惊心动魄

  可是为什么前面的奔驰车离他越来越远了呢?老张有些急了,拼命施展着飞车绝技,可是依然被甩下了好大一截。

  “老张,快一点!”苏千河急了,拼命催促道。

  司机老张的额头已经沁出密集的汗珠,手掌都有些哆嗦起来。

  虽然这条路通往郊区,但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车流量纵使比不上市区但依然不少,想要快速通行,没有精湛的车技是不可能的。

  奔驰商务车中。

  苏媛在下班进入车内的一瞬间就发现不对了,因为车里除了司机外,还有一名陌生的带着墨镜的黑衣男子。她想要出声呼救时,已经被一把拽了进去。

  “苏大美女,不要紧张,我们老板只是想和你进行一次深入的谈话而已!”眼看着就要甩掉后面的宾利车,黑衣男子得意地笑了笑。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苏媛俏脸含霜,透着一丝紧张,但仍然保持着冷静没有慌乱的神色。

  黑衣男子侧过脸,贪婪地看了一眼穿着小红裙身材玲珑凸凹有致的苏媛,尤其是那双紧紧贴合在一起雪白滑腻的大长腿,让他的小肚子里猛地窜出一股邪火,不由地暗暗想到,这个妖精真是太惹火了,若不是老板吩咐不准动她一根汗毛,老子现在就想把她压在身下,那婉转呻吟的样子肯定十分的销魂。

  他舔了舔嘴唇狠狠地咽下了一口唾液,邪邪地笑道:“苏总裁,我都说了,我们老板想和你谈一笔生意,只要你乖乖配合,自然不会为难你。”

  “哼!做梦!”苏媛看都没看他一眼,将头撇了过去。

  黑衣男子也不在意,微微靠到了座位上将手伸到了裤裆里,不一会便发出了诡异的声音。

  苏媛脸色微红,厌恶地将身子向窗边靠了靠。

  宾利车已经被奔驰甩下了十几个车位,眼看着就要追丢了。

  司机老张大汗淋漓,可越是这样车子就越不受控制,好几次都差点刮蹭到其它车辆。

  陈奇忽然说道:“老张,你到副驾驶去。”

  此刻的苏千河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女儿万一出事,简直不可想象,他的妻子在女儿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如果媛媛再出什么事的话,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老张,听陈先生的!”他现在已经将陈奇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因为他相信传说中无所不能老神仙的徒弟,定然有着不俗之处。

  可是看着越来越远的奔驰,还有中途那一辆辆拦路的车,他的心也随着无限地沉了下去,这还能追的上吗?

  这辆宾利有着自动驾驶的功能,虽然不能智能地规避车辆,但是短距离的自动行驶还是没问题的。

  老张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老板发话了,他只好解开了安全带,快速挪到了副驾驶上。

  陈奇猫着腰敏捷地坐到了驾驶位上,笑了笑,然后说道:“系好安全带哦~”,紧接着猛地一轰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宾利车就像一只游鱼,穿梭在车流之中,那妙到毫颠的超车,和摆头甩尾的弯道极限漂移让老张看的目瞪口呆。他紧张地拉住车门的把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甩了出去。

  坐在后面的苏千河终于知道为什么要求他系好安全带了,因为整个车子就像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将他摇晃的晕头转向。

  从来不晕车的苏董事长竟然有一种想要干呕的冲动。

  “这宾利纵横真心不错,极限车速380,提速到100公里只需3秒,简直比跑车还跑车啊。”陈奇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在车载导航上点了几下。

  老张有些惊惧地看着单手飞车的陈奇,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呆呆地问:“陈,陈先生你是赛车手吗?”

  陈奇忽然面容一冷:“不,我是杀手!”紧接着方向盘急转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宾利车来了一个急刹掉头,横在了奔驰面前。

  “杀,杀手?”老张一愣。

  停下车的陈奇朝着老张咧嘴一笑:“逗你呢!”紧接着吩咐了一句:“锁好车门,不要下车。”然后便走了下去。

  老张想要跟着下去,苏千河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奔驰车上的黑衣男子刚刚舒畅过后,正一脸意淫地看着苏媛,谁知道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将他甩在了前排座椅靠背上。

  由于苏媛习惯了上车首先系好安全带,所以依然好整以暇地被固定在座位上,只是发型有些乱。

  “怎么回事?”黑衣男子朝着外面瞅了一眼,急燥地骂了一句。

  “我们被拦住了。”司机语气有些急促。

  “一个黄毛小子而已,下去解决了他。”看到陈奇走了过来,黑衣男子皱了皱眉头,吩咐那名司机。

  这名司机是苏千河刚刚从保镖公司雇来的,平日里被称作刘哥,他已经认出了车外一脸笑意的陈奇,因为今天刚刚在他手里吃过亏。

  虽然有些胆颤,但他仍然咬了咬牙恶狠狠地下了车,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现在他是骑虎难下。

  “小子,不要多管闲事!”刘哥掏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军刺。

  “哟?军刺?小子部队出身啊?”陈奇满不在乎地走了过来。

  苏媛看到了车外的陈奇,神情有些异样。突然想要打开车门跑出去,但黑衣男子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拽了回来,掏出一把匕首贴在了脸上:“小妞,放老实点,否则的话,嘿嘿!”他一边说一边将匕首朝下滑了滑,贪婪地咽了咽口水。

  “放开我!”苏媛拼命地想要甩开黑衣人肮脏的臭手。

  刘哥这时候已经拧笑着冲了过去,他可是精英部队退下来的专业军人,对于打架这种事情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要是一般人碰上他,绝对眨眼间就会被放倒,可惜他今天遇到了陈奇。

  “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下场。”刘哥挥舞着军刺朝着陈奇肋间刺去,这个方向如果刺进去,绝对是肝脏破碎,大出血后死亡的结果。

  O酷%#匠¤,网,首SX发~z

  陈奇面色微冷,对于这种亡命徒他的准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出手毫不留情。

  眼看着军刺即将刺入他的体内,刘哥甚至已经想象着对方鲜血喷涌而出,然后倒在地上那一幕。

  可世事往往事与愿违,势大力沉的一刺,竟然被陈奇轻松地躲开了,然后只听‘咔嚓’一声,刘哥不可思议地看着已经被扭断的手腕,弯下了腰痛彻心扉地喊了出来。

  “啊!”他根本没看清陈奇是如何出手的。

  陈奇面无表情,右腿闪电踢出,‘蓬’的一声,刘哥就像破麻布袋一样被揣出了十几米,在地上滚了滚,眼看着嘴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接着,陈奇冰冷的目光看向了奔驰车内,他冰冷的眼神让那黑衣男子一个哆嗦,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苏媛的胳膊,手中匕首甚至不小心在她胸前划破了一个小口子。

  “呃!”苏媛痛哼了一声。下一刻她的俏脸煞白,胸膛剧烈地起伏着,那是被气的,堂堂一个大美女的胸部竟让人划了一刀,换作任何人都忍不下去。

  只见她狠狠地一口咬在了黑衣男子的持刀手上,后者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苏媛趁机打开车门,甩开了那只脏手,跳了出去。

  陈奇走了过来,优雅地扶住了惊魂未定的苏媛,顺带着瞄了一眼她胸前那一抹殷红。那鲜艳的颜色刺激了他,让陈奇的目光几乎都舍不得从上面离开了。

  苏媛脸色变了变,瞪了他一眼,甩开扶着的手,轻轻捂住了胸前伤口,朝着宾利车快步走去。

  这时,苏千河和司机老张急急忙忙下了车,朝着苏媛跑去。

  陈奇轻轻扶在打开的奔驰车门上,探头说道:“哥们,出来吧!”

  “我不出去!”黑衣男子赌气似的尖叫一声,拼命想要关闭车门。他只是一个跑腿打杂的小厮,从来没见过像陈奇一样狠辣的人。

  陈奇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将他拖了出来。

  黑衣男子像杀猪一样的声音让陈奇很厌烦,他轻轻拍了拍男子胸口,对方立即像被点了穴一样闭住了嘴,接着便涨红了猪肝一样的脸。

  对于这种货色,陈奇真是一点好言好语都欠奉。

  “说吧,谁派你来的。”他拍了拍男子肩膀。

  “我不知道啊!”黑衣男子叫道,眼中满是慌乱和惊恐。

  “不知道?你确定?”陈奇笑了笑,但这副笑容,映在黑衣男子的眼中,无异于地狱中的魔鬼。因为这时,陈奇的大手已经捏碎了他的肩胛骨。

  这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步,苏千河扶着女儿,两人同时听到了这一声轻脆的骨折声,以及随之而来的惊天惨叫。

  “啊!混蛋,我真的不知道。”黑衣男子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抽搐着像根面条一样瘫软在地上。

  “看不出来还挺硬气。”陈奇淡淡地说了一句,接着抬起头看了看公路旁的林子,提着他向里面走去。

  “老哥,你和苏总先上车,我马上就来。”陈奇朝二人投去一个灿烂的笑容。

  如果不是他手中提着那个浑身痉挛的男子,从这个笑容来看,定会被认作一位温文尔雅的文明人。

  苏千河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苏媛对陈奇的行为更是有些震惊。但他们还是依言乖乖地上了车。

  似是听到林中传来几声非人的惨叫,然后没过多久便沉寂无声了。

  过了一会,陈奇晃晃悠悠地返了回来直接钻进了宾利驾驶室,示意老张去开那辆奔驰。

  老张此刻看向陈奇的眼神已经不是简单的佩服了,简直就是崇拜,听到他的吩咐,忙不迭地跑下了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