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拿出随身携带的黑盒子,轻轻按动开关,液晶屏上清晰地显示着四个红点。

  “果然还有!”他绕着办公室转了一圈,从不同的地方找到了三枚一模一样的窃听器,他随意地攥在手里轻轻一握,这些窃听器就变成了一堆粉末。

  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一间阴森的小屋里,一个猥琐的男人痛哼了一声,摘掉耳机愤怒地扔了出去:“他妈的,这人到底是谁!”

  陈奇可懒得管到底是谁在监听,他慢吞吞地来到苏媛办公桌面前,敲了敲桌面。

  “干什么?”苏媛啪地一声将手中文件扔到了桌上。

  “没什么,你的下面还有一枚窃听器!”陈奇指着苏媛的椅子认真说到。

  这句非常有歧义的话,差点又让苏大总裁当场发彪,但是她强忍着怒火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来到办公室门前一把拉开了门,冷冷说道:“找到了马上滚出去!”

  陈奇嘿嘿一笑,绕过桌子手掌一探,果然在椅子下面找到一枚更加微小的窃听器。

  他转过头,晃了晃手中的小玩意儿,似笑非笑地说道:“不得不说这个窃听器安放的有水平,这种高精度的东西只有军方才搞的到,探听的清晰度更是无与伦比,恐怕就算苏总裁放一个屁,对方都能真真切切地听到。”

  苏媛在陈奇找到最后一颗窃听器时,脸上的表情有些舒缓,差点认为这个陈奇也并非是个一无是处的臭流氓。

  但他紧跟着的一句话,顿时让苏媛的脑门上飘来一大堆立体式黑线,稍稍缓解的气氛再次升级。

  “滚出去!”苏媛有些微微的气喘,什么叫放一个屁都能真切地被探听?有这么恶心人的吗?

  今天苏媛的三观算是彻底被毁了,从小生活在文明优雅环境中的她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的人。

  陈奇走出门口时,眼睛眨了眨,还不忘提醒了一句:“晚上见哦~”

  苏媛狠狠地将办公室的门关上,差点夹住陈奇的脚后跟。

  ‘蹬蹬蹬’走到办公桌前的苏媛再次拿起那一叠文件狠狠地摔到了桌子上:“这个混蛋,我一定要把他赶走。”

  听到关门的这一声巨响,市场部职员们歪着脑袋目光齐刷刷地向总裁办公室注视了过来。

  陈奇挥了挥手,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微微笑道:“不好意思,闹了点矛盾,小事而已!”说完踩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双人字拖施施然离去。

  众职员面面相觑,这人谁啊?脑袋有病吧?

  但是已经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开始四处八卦了:“你们不知道吧?这人下午的时候被董事长亲自拉着手请到了办公室,从没见过董事长这样重视一个人呢,听说是总裁青梅竹马的玩伴。”

  “什么?不会吧?怎么打扮的像个土包子似的?”有人根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我还听说,人家和咱们总裁可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呢!”一位脸上长着雀斑的女职员一板一眼地说道,这一记重磅炸弹顿时将职员们震的哑口无言。

  “上班时间说什么闲话?都给我工作去!”一个男音忽然出现,语气中带着怒意。

  聚在一起的市场部职员们纷纷变了脸色,低着头匆匆回到了各自岗位上。

  雀斑女孩吐了吐舌头,将脑袋缩了回去,心里腹诽道:“哼,朝我们发什么火,有本事找总裁去啊。”

  市场部中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盯着陈奇离开的方向冷冷地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这个男人是市场部总监刘成斌,听说背景极深,但因何会来到东盛集团当了一名小小的总监,许多人都知道,是为了苏媛。

  此刻听到有人议论这像叫化子一样的小子与苏总裁也许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刘成斌心里很不舒服。

  6酷匠网~_首“:发M

  陈奇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董事长办公室。苏千河正在打电话,看到他走进来,连忙站起了身,示意稍稍坐一会。

  “嗯,好的,刘市长你放心,成斌的工作一向有条不紊做的很细致,我会好好培养他的。”苏千河放下电话,微微皱着眉轻舒了一口气。

  “怎么?老哥有烦心事?”陈奇拿起书架上的‘商业纵横’一边看,一边随意地问道。

  “没什么事,对了,陈老弟,你既然来到我公司,我自然不能亏待了你,待会让小李给你准备几套衣服,晚上你同我一起回家吃个便饭为你接风。”苏千河笑呵呵地说道。

  陈奇也没有拒绝:“那就麻烦老哥了。”

  下班时间很快就到了,陈奇已经穿着李冰准备好的休闲装站到了苏千河面前。一条淡蓝色的休闲长裤配了一件带有蓝色花纹的紧身半袖,这身衣服是他自己选的,他喜欢这样随意舒适的装扮。

  重新打扮后的陈奇让苏千河眼睛一亮,阳光灿烂的笑容配上紧身得体的服装使前者完全脱离了刚刚那种土包子气息,转换为一名成功的城市白领形像。

  “陈老弟真是一表人才啊!”苏千河由衷地赞叹道。

  “老哥好眼光!”陈奇也不谦虚,淡淡说道。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职工们已经收拾完毕准备离开。二人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办公室,一路上经过了许多部门。

  让职员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董事长今天竟然对一个年轻人恭恭敬敬,看那主动落后半步的刻意,使得陈奇瞬间成了今天下班高峰时全场注目的焦点。

  陈奇来到东盛集团的第一天,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整个公司的风云人物。

  “老哥,家里还有什么人?”陈奇一边走,一边了解着苏家的一些情况,这是他的职业素养。

  “哦,平常家里都由管家刘云打理,最近小女儿苏轩也放假在家。”电梯间中,苏千河轻声介绍了几句。

  二人走出电梯后,正好碰到从另一架电梯下来的苏媛。

  还没等苏千河招呼她,苏媛便冷冷地哼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苏千河苦笑一声:“这个媛媛真是……”

  陈奇眼睛注视着苏媛窈窕前行的优美曲线一眨不眨,接了一句:“真是有个性啊!”心里面又加了一句:身材一级棒。

  两人走出来的时候,公司大门旁已经停了一辆宾利纵横,这种特别定制的防弹车在国内并不多见,价格也让人乍舌。

  “苏老哥真是财大气粗,这种定制的宾利整个华夏也不会超过十辆吧。”陈奇啧啧称奇,对东盛集团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

  苏千河将他请入了车后座,接着自己也钻了进去,开口说道:“这是老爷子以前的车,他现在很少出门,所以就给我了。”

  “噢~原来如此!”陈奇眨了眨眼睛,对这个苏家老爷子可是越来越有兴趣了,紧接着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苏老爷子与你们不在一起居住么?”

  苏千河笑道:“老爷子住在国外,很少回华夏。”他没有说住在哪个国家,陈奇也就没问。

  车子稳稳地前行,感受不到一丝震动,不知是车好还是路好。陈奇靠在舒适的豪华座位上,眼光不自觉地瞄了眼车外。

  “那是苏总裁的车吧?”陈奇问道。

  苏千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前面行驶着一辆奔驰商务车,不由地点了点头:“嗯,是那丫头的车。”

  “咦?”苏千河忽然愣了愣。

  前面的奔驰商务稍稍加快了速度,朝右边大街拐去。

  苏千河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丫头不回家,是要去哪?”

  陈奇直起了身子,眸中闪了闪,瞄了一眼奔驰车前进的方向,对司机说道:“跟上去。”

  给苏千河开车的司机也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职业保镖,听到陈奇的话,从后视镜看了眼老板。

  “老张,听陈老弟的。”他虽然奇怪但并没有多想。

  陈奇眼中泛着冷笑,这条大街直接通往郊区,路上行人和车辆均很少,而且他从对方渐渐加快的车速和频繁不停的变道上已经看了出来,恐怕这奔驰很有可能被人劫持了。

  当然,他并没有立即说出来,他不想吓到眼前的苏董。

  奔驰的车速越来越快,渐渐已经超过了市区的限速,而且似乎已经察觉宾利车的紧追,试图通过不停地变道来进行摆脱。

  “还挺机警的。”陈奇笑了笑。

  这时候,苏千河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急忙问道:“陈老弟,什么情况?”

  陈奇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恐怕苏总裁的车上有不速之客啊。”

  “啊?”不速之客?那意思不是说媛媛被人劫持了?苏千河大惊,连忙拍了拍司机肩膀:“老张,快,拦下前面的奔驰。”

  “是!”得到老板授意,老张突然一踩油门,快速朝着奔驰追去。

  奔驰车同样提升了车速,风驰电掣般朝着郊区开去。

  苏千河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苏媛的号码,可是电话那头传来关机的提示。

  “关机了!”苏千河的心彻底沉了下去,果然是出了问题。

  “前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今天又来。”苏千河咬牙切齿地说道。

  陈奇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没事的,有我呢。”

  听到这话,苏千河稍稍安了心,他现在只能相信陈奇。

  司机老张听到陈奇的话不由地撇了撇嘴,但手上却丝毫不含糊,他的车技没得说,与奔驰上演了一幕公路大追击。

  司机老张有些兴奋,今天可是大好的表现机会啊,自从退伍后好久都没有这样兴奋过了,只要今天成功救下苏总裁,自己在苏董面前那可就扬眉吐气了,加工资那是必然的,也许还会奖励一些特殊的福利呢。

  想到这里,老张更是不遗余力地卖力表现起来,将一个商务车硬是开出了赛车的味道,漂亮的侧身漂移加一个完美的甩尾,他有些飘飘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