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走到大门口附近的众人,看到了大门外有些乱哄哄的场面不禁一愣,又突然发现集团的总裁苏媛竟也在其中。

  苏媛走到了与苏千河并列的中年人面前,主动伸出手握了握,道了声:“钟董,您好!”

  “苏董啊,早就听说东盛集团的苏媛总裁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是我们天州市第一美女加才女,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钟伦看到苏媛的瞬间,眼前一亮,由衷地羡慕苏千河有这样一位优秀的女儿。

  钟伦是国内另外一家顶尖生物科技公司的老总,实力与东盛集团不相上下。

  “哪里哪里!”苏千河对这个女儿那当然是无比的满意,此刻听别人当众夸赞更是眉开眼笑。

  “媛媛,你没参加会议,在这里干什么?”他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爸!有流氓闹事!”苏媛指了指陈奇的方向。

  苏千河皱了皱眉头,顺着她手指方向看了过去,怎么可能会有流氓来东盛集团大门口闹事?

  钟伦和他手下那些保镖同样奇怪地看向了被围起来的陈奇,看到他那一身吊儿郎当的打扮,第一时间就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流氓。

  钟伦低声与苏千河说道:“苏董啊,现在的治安不太好,尤其是最近你们家苏媛搞的那个‘生命I号’更是在国际上闹的沸沸扬扬,可要让她当心点啊!”

  听到钟伦的提醒,苏千河脸色沉了下来,最近这件事确实把他整的焦头烂额,说是危机四伏也不过份。前些日子甚至发生了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为此他甚至动用了老爷子多年前珍藏的一个大人物的人情。于是请动了那位老神仙出面周旋,而且听说老神仙还派了人下山。

  想到这里,苏千河稍稍安下了心,同时也有了一丝期待。

  陈奇看到苏千河终于出现,不顾保安的拦阻,大步走了过去。

  “小子,你想干什么?别说没警告你啊!”武岳鹏手持警棍乍乍呼呼地指着陈奇。

  )酷:匠U}网唯*o一Dz正!…版Q%,Pl其H\他w$都'v是Rt盗qo版

  钟伦手下那些保镖看到有陌生人接近,呼啦一声拦在了陈奇面前。

  陈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要不是答应了老头,光是对方这一次次的拦阻,就足以让他扭头离开了。这要是换在西方黑暗世界,如果哪位大佬想请他办事,不排一个十里长街的欢迎仪式,他都懒得搭理。

  可现在他只能无奈地冲着苏千河的方向说道:“苏董是吧?我是陈奇!”

  “陈奇?”苏千河刚刚还在琢磨着一个名字,似乎就叫陈奇?猛地听到这个名字,他的目光闪了闪,顿时大惊失色,哪还顾什么集团董事长的身份。

  “哎呦,您就是陈先生啊,可把您给盼来了!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呢,我好亲自去接您。”热情的苏千河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上前一把握住了陈奇的手。

  苏媛美艳的小脸僵了僵,顿时怔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一堆保安和保镖更是目瞪口呆,苏董事长这是演的哪一出?

  钟伦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他刚才听到了什么?‘您’?堂堂东盛集团董事长称一个装扮像个叫化子似的年轻人为‘您’?而且还打算亲自去接他。就算是他钟伦,也没有这个待遇吧?

  陈奇淡淡说道:“呵呵,您的宝地真是难进呢,我差点就被当成流氓给扭到派出所去了!”说完朝着苏媛眨了眨眼睛。

  “真是不像话!”听到这里,苏千河怒了,朝着武岳鹏吼道:“怎么回事?陈先生是贵客,你还拿着警棍在这比划?想干什么?立马收拾行李滚蛋!”

  武岳鹏张大了嘴巴一脸委屈,这事闹的,我怎么知道他是贵客?您也提前说一声啊。他哭丧着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陈奇咳嗽了一声:“咳!苏董,这位大叔也是尽职尽责而已,就不用为难他了。”

  大叔?武岳鹏瞪大了眼睛,不忿地看着陈奇,我哪里大叔了?人家才30岁好不好?不就长的有些着急吗?你才是大叔,你全家都大叔。

  听到陈奇为武岳鹏求情,苏千河狠狠瞪了他一眼:“哼!陈先生为你求情,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以后注意点!”紧接着便换了一副笑脸:“陈先生快随我进去,我们里面说。”

  看到恭恭敬敬,甚至有些谄媚的苏董事长,在场所有人都集体石化了。

  苏媛首先反应了过来,微微蹙起了眉头:“爸,这人是个流氓,您怎么把他当贵客?”

  苏千河微愠地打断了她的话,并且朝着她使了使眼色,道:“什么流氓?陈先生是谁,你不知道吗?”

  看着苏董事长那有些怪异的眼神,刚刚听过陈奇吹嘘的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苏董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似乎在提醒着总裁,难不成,这土包子和苏总裁竟然真有某种联系?难道真的是青梅竹马,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

  想到这种可能,这几人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液,冷汗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不是我眼睛长的小,实在是这世界太奇妙。

  钟伦在一旁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明白苏千河唱的是哪一出戏,忍不住开口问道:“苏董啊,这位是?”

  苏千河猛然反应过来,忘了还有外人在呢,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个,钟董啊,今天我就不送你了,我这有贵客在,改天我们再聚!”

  钟伦眼角抽了抽,表情有些僵硬,贵客?搞了半天我连个贵客都算不上啊?得嘞,我还是走吧,免得最后和一个叫化子比身份。

  想到这,他瞅了一眼好像没事人似的陈奇,冷冷哼了一声带着保镖朝着他的车子走去。

  苏千河真的没有搭理钟伦,而是拉着陈奇的手急匆匆地往集团大楼走去。

  陈奇走过苏媛身边,再次朝她眨了眨眼睛,表情贱贱地笑了笑。而且还在近距离下不露痕迹地瞄了一眼那深邃的沟壑和丰满的翘臀。

  虽然他的目光很隐晦,但苏媛还是发现了,冰寒的小脸上立马像挂了霜一样,一双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睛里冒着愤怒的火焰。

  苏千河拉着陈奇亲昵地走进了大楼接待厅,在前台接待小姑娘们瞠目结舌的目光下,走入了电梯间。

  “刚刚那是董事长吧?”小美眨着诧异的眼睛悄悄问了问旁边的小丽,她在前台已经工作了好几年,对公司的高层可是熟悉的很。

  “应该错不了,可是他拉着的那个叫化子是谁?看起来十分亲热呢。”小丽同样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别人说说也就算了,但要是被自认为风流倜傥的陈奇知道背后竟然有美女称他为叫化子,不知道会是何种感想。

  正当二女八卦地议论着什么,苏媛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看到这位冰山女总裁颇为不善地走了过来,二女慌忙低下了头,‘认真’地看着眼前的表格。

  苏千河将陈奇带到了他的豪华办公室里。后者很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到了宽大的真皮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陈先生,您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呢,这事闹的,太不好意思了!”苏千河一边亲自泡着茶水,一边歉意地说道。

  “苏董,你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既然我被师父派下了山,那自然会尽到我应尽的责任!”陈奇说完,目光在这间足有一百多平方米的大办公室中转了一圈,嘴角撇了撇,顺手从随身背着的帆布包里拿出一个黑漆漆的盒子。

  苏千河将上好的毛尖茶端到了陈奇面前的桌子上,疑惑地问道:“陈先生,您这是?”

  “苏董,这间办公室除了你之处,还有什么人能进来?”陈奇摆弄了一下黑盒子,上面的液晶屏上闪了几下,出现六个红点。

  “除了我的秘书还有打扫卫生的保洁员之外,没人能进来了!”苏千河坐下来考虑了几秒钟后开口说道。

  “您的秘书是?”陈奇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哦,对!她最近请假回老家了。”

  陈奇没有说话,站起身来走到苏千河的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伸下了手,在桌角摸索了几下,拿出了一颗带着细小天线的纽扣。

  他将这小玩意儿扔到了桌子上,道:“苏董,你的办公室已经被安放了新型的窃!听器,应该就是你那个秘书干的。”

  “啊?”苏千河腾地站了起来,拿起那颗纽扣一般的小玩意儿看了看,目光中露出震惊之色。

  接着,陈奇又在屋子里转悠了半天,从不同的地方分别找到了另外五颗窃!听器,全部排到了桌子上,接着手掌用力一拍,所有的小玩意瞬间变成了碎颗粒。

  “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一个肥胖的中年人痛呼出声,刚刚耳机中传来的刺耳声音几乎将他的耳鼓膜都震破了。

  苏千河目瞪口呆地看着桌上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窃!听器,大大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大怒道:“竟然有人敢在我办公室安装窃!听器,真是太胆大妄为了。”

  陈奇不屑的撇了撇嘴,安几个窃听器就算胆大了?你还没见过真正的胆大妄为呢。

  接着苏千河又换了一副笑脸,连声称赞道:“陈先生不愧是专家,刚刚一来就发现了如此重大的安全隐患,这下子我对小女的人身安全彻底放心了。”接着叹了一口气:“不久前有人竟要劫持小女,真是吓坏我了,幸亏当时刑警队正在抓捕逃犯才惊走了歹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奇有些疑惑地问道:“苏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竟让你女儿得罪了西方的黑道势力?”他来之前,老头就告诉过他,东盛集团这次招惹了西方黑暗势力,所以叮嘱他一定要小心行事。

  对于国外的黑道势力,他可是门儿清的很,深深地知道他们的不择手段和心狠手辣。

  苏千河苦笑了一声:“我们哪儿会得罪那些人?这都是怀壁其罪惹的祸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