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你们东盛集团的董事长是叫苏千河吧?”陈奇指了指大门上挂着的公司牌子。

  “切,天州市谁不知道我们董市长的名字?就你个叫化子样,也想找我们董市长?去去去,上一边去。”刘小六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陈奇笑了,难道这帮保安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吗?但他并没有动怒,耐着性子再次说道:“我是你们董事长请来的,你最好还是汇报一下吧,要不然误了事情,你这保安就算干到头了。”

  听到这有着一丝威胁意味的话,刘小六顿时瞪起了眼睛。

  武岳鹏拦下了小六,同时仔细地打量着陈奇,虽然这小伙子打扮的不伦不类不上档次,但那颇为俊朗的外表和云淡风轻的气质却并不像普通人。

  他能当上保安小队的队长,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他拍了拍刘小六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你去问问前台,噢对,你叫什么名字?”他看向陈奇。

  “陈奇!”

  “嗯,小六你去问问前台,看看有没有一个叫陈奇的预约过!”抱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心思,武岳鹏还是决定确认一下。

  刘小六瞪了一眼陈奇,墨墨迹迹地向大楼前厅走去。

  过了一会,刘小六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没等走到大门口就张扬地喊道:“队长,我就说这是个骗人的要饭的,根本没有预约!”

  得到最终的确认,武岳鹏终于放下了心,脸色也沉了下来:“朋友,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还是离开吧!”

  陈奇很无奈,明明是你们老板千辛万苦请我来的,现在怎么连大门都进不去了?当时下山的时候竟忘了要一个联系方式,这事闹的。

  他嚼了嚼已经没有味儿的口香糖,目光晃了晃,瞅准了离着十几米远的一个垃圾桶,‘噗’地一声吐了进去。

  ‘彭’的一声,垃圾桶竟然晃了晃。

  武岳鹏心中一惊,回头望了望那个垃圾桶,看向陈奇的目光都变了。

  将口香糖吐到这么远的距离,他也可以轻易做到,可是还能如此精准且有力度地地吐到垃圾桶的洞里,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但刘小六可没看出什么猫腻来,见陈奇竟然随地吐痰,顿时就火了:“我说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敢在东盛集团门口撒野?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

  说完便扑了上来,抓住了陈奇的胳膊,想要把他拽走。

  可是任由他如何使劲,陈奇依然好整以暇地站在那笑呵呵地看着他。

  “咦?”小六不信邪,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可是陈奇依然不动分毫。

  “兄弟,我真的没骗你,真是你们董事长叫我来的,而且你们总裁我也认识!”陈奇不想欺负这俩最底层的保安,只好再一次好言好语地解释道。

  他此次保护的目标就是东盛集团的总裁,也是苏千河的女儿苏媛。

  “你认识我们总裁?”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听到陈奇竟然认识他们总裁,这俩保安顿时不淡定了。

  “我认识你们总裁很奇怪吗?”陈奇有些疑惑。

  总裁苏媛那是谁?整个天州绝对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加才女啊,你一个叫化子竟然敢声称认识我们总裁,这比认识我们董事长还夸张好吗?

  陈奇突然发现这俩保安在提到他们总裁的时候情绪明显激动了不少,一时间有些诧异。

  他知道东盛集团的总裁是个女的,但并不知道这女的长相如何,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苏媛在天州市男人心中犹如女神一般的地位。

  下一刻,他为了让这俩保安更加相信他的话,也为了能平安无事地进入大楼中,天马行空地说道:“我不但认识你们总裁,而且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穿着开档裤的时候就睡在一起,关系好的不得了!”

  “什么?”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两个保卫目瞪口呆。

  总裁与眼前这个‘叫化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还穿着开档裤的时候就睡,睡在一起?关系好的不得了?

  天啊,武岳鹏可是苏媛的死忠,这时候他觉得一道晴天霹雳炸在自己的头顶。

  陈奇看到他们吃惊的表情,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怎么样,这次总该放我进去了吧?

  这时,就在他们吵闹之际,大门口驶来一辆黑色的奔驰S型商务车,这种只接受定制的防护型奔驰系列商务车可不是一般土豪能买的起的。

  看来是个大人物啊,陈奇目光闪了闪,如是想着。

  “滴!滴!”驾驶室的车窗摇了下来,司机喊道:“武岳鹏,干什么呢?”

  武岳鹏一看,了不得,竟然是总裁的车到了,吓的他连忙一路小跑来到车前:“刘哥,这小子来我们集团捣乱,怎么都赶不走!”说完指了指陈奇。

  “赶快把他轰走,总裁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等着开呢!”刘哥不耐烦地喝道。

  “可是,可是!”武岳鹏支支吾吾地不敢说下去。

  “什么可是?”

  “可是这小子说他是总裁的好朋友!”他实在是不敢说出什么穿开档裤之类的话,只好归纳总结变成了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坐在车后的苏媛愣了愣,朝着车外望了眼,咦?这身打扮还真有些眼熟呢。

  苏媛刚刚将惊魂未定的闺蜜宋玉送回家,此刻正赶着回公司开会,没想到在大门口碰到了这样一件事。

  她有些疑惑地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陈奇早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中微动,没想到董事长没见着,总裁就已经露面了,他到要看看这保护对象到底长什么样,可千万别是一头霸王龙啊,按照惯例,这种钻研学术的大才女长的都不咋地。

  但他还是十分优雅地转过了身,带着自以为很迷人的笑容,想要给这位自己未来的雇主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这时,苏媛也款款走了下来,二人目光瞬间交织在一起。

  陈奇一愣,这不是火车站那位冰山美人吗?一看到她,就想到了那丰满的双峰和圆润挺翘的美臀,于是目光情不自禁地游离了下去。

  苏媛的神色更是精彩,从疑惑到震惊,从震惊再到最后的愤怒,一瞬间的变化堪称奥斯卡颁奖晚会得奖的刹那。

  “是你!”二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保安,把这个流氓轰出去!”苏媛冷声喝道,他没想到这个流氓竟然跟着她来到了公司,真是太胆大了。

  得到美女总裁的授意,武岳鹏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立马忘了刚刚那一颗口香糖的威力。几步便冲到了陈奇身边,就算当初在部队抗险救灾时也没见他的行动如此迅捷过。

  E|酷T匠网正k(版首发i

  “小子,我就知道你在这信口雌黄,还敢说什么和总裁青梅竹马,穿一个开档裤一起睡觉?简直是胆子飞上天了你!”武岳鹏一气之下,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啥,上去一把抓住了陈奇的胳膊。

  苏媛听到武岳鹏的叫喊声,脑门上顿时出现了几条黑线,青梅竹马穿一个开档裤?还一起睡觉?难道是这流氓说的?

  “给我把他扭到派出所去!”苏媛脸若冰霜,身体都有些发颤,怒喝了一声。她已经到了暴发的边缘,真是太过份了,现在的流氓都这么嚣张了吗?

  这时候苏媛的司机也下了车,他可是有保镖执照的专职司机,身手了得,朝着陈奇就冲了过去。

  陈奇心中大喊冤枉,我什么时候说过穿一条开裆裤了?我说的是穿开裆裤的时候啊,大哥你不待这么整人的啊。

  可是眼看着三名气势汹汹的壮汉包围了过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微微一侧身,左手轻轻托住了小六的肘关节,一扭一送,小六不受控制地转了一大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接着,右手闪电拍出印在了武岳鹏的胸口,后者顿时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蹬蹬蹬退了十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带着还滚了几滚,‘怦’的一声撞到了奔驰车轱辘上。

  “哎哟!”武岳鹏捂着脑袋叫了声。

  这时,刘哥已经抓到了陈奇的胸口,后者转了转身,轻轻抬腿朝着他屁股猛地踹了一脚,只听扑通一声,这位身经百战的资深保镖便来了一个典型的狗刨姿势后扑倒在地。

  几秒钟的时间,三个身手了得的保安和保镖便全部倒下,这还是陈奇手下留情的结果,甚至他们身上连一点伤都没有。

  这几手漂亮的擒拿与反擒拿让三人目瞪口呆,爬起来后一时间竟然不敢继续上前,有些惊惧地看着他,这哥们是从哪冒出来的狠人,特种部队吗?

  武岳鹏揉了揉眼睛喃喃道:“真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啊!”

  听到这不知道是褒还是贬的话,陈奇的脸顿时就黑了,我难道就这么像流氓?

  苏媛脸色有些苍白,没想到这流氓不但追踪自己到了公司大门口,竟然还敢出手伤人,真是太过份了,她立即拿出手机就要报警。

  这时,忽然从集团大厅里走出一群人来,十几个衣装笔挺戴着墨镜的保镖围着两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苏媛看到这群人后,迟疑了一下将手机放了起来,紧接着快走几步迎了上去,经过陈奇身旁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陈奇双手抱臂,微微一笑。

  几名保安看到走出来的这群人,吓的腿肚子有些转筋,中间那位不是董事长吗?他们生怕陈奇又搞出什么妖蛾子,急急忙忙将他围了起来,同时又小心翼翼地戒备着,那场面就像玩老鹰抓小鸡一样。

  陈奇好笑地看了他们一眼,随之将目光移到了人群中央一位头发黑亮、面色白皙,穿着一身笔挺蓝西服的中年人身上。

  天气这么热,穿西服不会捂出痱子吗?陈奇坏坏地想着。

  “苏董啊,这次的谈话非常圆满,相信我们两家公司定能友好地合作下去!”走在中央的两人年纪大约都在五十左右,此刻正满面春风地聊着什么。

  “钟董,协议的细节,媛媛会处理好的!”苏千河精神矍烁,此刻更是志得意满,因为又一项年度战略计划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