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坐在屋里的土炕上侧对着门,仔细认真地端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陈奇嘴角微撇,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别人也许会被老神仙这仙风道骨的姿态骗过去,可是他却知道,老头手中那本书并不是什么道家秘藏或是学问宝库,而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妙龄女子’,一种女性写真书刊。

  这时,陈奇甚至能从书刊一侧看到那白花花的圆润大腿,屋里认真看书的老头突然嘿嘿地笑了起来,那表情要多贱有多贱,看样子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陈奇满头黑线地翻了翻白眼,心中无语之极。至于那么高兴么?不就是几个静态的照片?要是让你看到某些‘动作片’你还不激动得直接坐化了?正当他意淫着是否要给老头找点‘爱情动作片’看看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顺着门缝射了出来。

  他大惊失色,急忙偏转脑袋,似乎听到了一声咔擦的扭动脖子的声音,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没有躲过去。

  “哎呦!”陈奇脑门上被一枚枣核生生击出了一个血红印子,他更是四仰八叉地躺到了地上,捂着额头叫了出来。

  “小混蛋,一回来就偷看本仙读书?”屋子里传出来一声颇为猥琐但却暗暗隐藏着淡淡笑意的苍老男音。

  “臭老头,你想打死我啊?”陈奇嘴里嘟哝了一句,站起身来轻轻推开了屋门。

  “嘿嘿,五年不见,功力渐长啊,竟然能躲过我的‘必杀一击’?”老神仙贱贱地笑了笑,他的目标可是陈奇那高挺的鼻梁,每当看到他那挺直的鼻子,再对比自己的酒糟鼻,就让老头很不爽。

  随手拿起炕上的桃子大大咬了一口,而那本书仍然拿在手中毫不掩饰,根本没有一点尴尬脸红的表情。

  对于臭老头的脸皮厚度,陈奇可是深有体会,他偷偷瞄了一眼那书页上的性感女人后,便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到了旁边摇椅上,翘起了二郎腿。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还需要直接把我叫回来?”陈奇微微闭上眼睛,轻轻摇动着椅子,一副惬意的模样。

  老神仙的表情忽然变的慎重起来。

  神仙峰半山腰,两个狼狈的人影坐在一块突起的大石下躲避着阳光的直射。

  “呸,呸!”苏轩摘下了防护服头罩,狠狠地啐了几口。

  “这是什么破路啊,为什么这么多小虫子!”突然暴露在酷热下的苏轩,脸上立马流下了一缕缕的香汗,小脸红扑扑的像极了熟透的樱桃。

  刘云早就涨红了脸,浑身脏兮兮的。这条小路不但崎岖难走,一路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虫子。他一边要分心照顾苏轩,一边还要时刻注意这些讨厌小虫子的侵袭,简直让他苦不堪言。

  就算多年前在环境无比恶劣的热带雨林中也没有经历过这样难熬的一程。

  他抬头看了看还有五分之三的路程,忍不住双腿发软,再低头看了看已经走过的路更是嘴里发苦。

  “我说不让你来吧,现在是不是要回去?”刘云擦了擦汗,苦笑着问了一句。

  “哼!我才不回去,我今天偏要上去!”此刻苏轩的心里恨透了刚刚那小子,定是他故意指这样一条路的。

  神仙居。

  老神仙长的确实仙风道骨,一派高人风范,尤其是那长长的雪白胡须更添神韵。

  “小子,最近几年你在外面疯跑够了,我知道非常辛苦,我很心疼啊!所以这次专门给你找了一个轻闲的任务!”老神仙一本正经神情严肃,语气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报酬非常好哦!”

  “噗!”陈奇刚喝到口的水全喷了出来,一边咳一边捏着嗓子说道:“你会这么好心?报酬?这么多年我见着过一分钱么?”说完拍了拍大花裤衩子两侧空空的兜。

  老神仙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小混蛋,我养你教你这么多年,你难道不懂知恩图报?”

  陈奇无语地捂住了脑袋,每次他都要用这个要挟自己。

  “好吧,算你狠,什么任务!”他有气无力地呻吟道。接着似是想起什么事:“肯定与半山腰往上爬那俩人有关吧?”

  “不错,当年我欠别人一个人情,大大的人情!”老头语气一顿,目光闪烁,接着说道:“如今他的家族有难,我相信今天来到的定是他的子孙,所以还人情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陈奇嘴角抽了抽,还人情就想到我了?给钱的时候怎么没我什么事?

  “老头,你整天呆在山上,这些消息是怎么知道的?”陈奇对于老头这种匪夷所思地情报获取能力和不可思议地未卜先知能力实在是好奇的很。

  “嘿嘿,天机不可泄漏!”老神仙摇了摇脑袋,贱贱的笑道。

  “FUCK!”陈奇无语地低声骂了一句,每次都是天机,哼哼!等我学会‘潜龙诀’下部。。。。。。

  “小子,等你哪天练出内劲,再想着学习下部吧!”老神仙重新拿起手中的‘妙龄女子’眼睛开始放光,随意地说道。

  “呃!”陈奇翻了翻白眼。

  神仙峰东侧山路。

  “呼,总算上来了!”苏轩的防护服上早就被一路荆棘密布的植物划破了无数个小口子,基本上已经失去了隔热的效果。

  刘云手中那把大伞也快要变成破布条了,缝隙中透过的光线照射在他那黑灰相间但透着兴奋的脸上显得很搞笑。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上来了!”兴奋的他似乎完成了一个极限挑战任务,忍不住就要大笑几声。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凝固了,因为他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有一条比较宽敞又平坦的山路,待他小跑着过去仔细向下看了几眼后,脸色顿时就彻底黑了下来。

  “他妈的,小王八蛋,我与你势不两立!”稳重冷静的刘云竟然破天荒地骂出了脏话。那小子太不地道了,明明有一条平坦的大道,竟故意指了一条崎岖的小道。

  苏轩叉着腰站在这条明显既平坦又安全的大道上,银牙咬的咯噔咯噔响,秀目中早已是怒火遍布,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想她堂堂晨阳中学小魔女何时吃过这样的瘪?

  这个时候,陈奇早就下山了,不过他想到上山那俩人灰头土脸的样子就想笑:“哼!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被老头死乞百赖地叫回来?哎,真是可惜了我那些国外的女朋友们了。”

  这次下山,老头很大方地给了他两万块钱活动经费,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笔巨款。但傻不拉几地陈奇在老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下艰难无比地将钱又退了一半回去。

  他实在是太善良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任务也确实清闲,只是保护一个女人而已,对于他来说这种简单保护人的任务基本上和休假差不了多少。

  陈奇坐在前往天州市的火车上,他喜欢这种接地气的旅行方式,车厢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吵吵闹闹的声音让他觉得很踏实。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对恩爱的夫妇,女人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亲昵地逗弄着。

  他有些羡慕地看了看女人怀中的婴儿,突然有些伤感,别人都有父母宠爱,可自己的父母又在哪里呢?

  就在他有些失神的时候,列车上的广播声响了起来:亲爱的各位旅客,大昌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收拾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很多人都在这一站下了车,同时又上来更多的旅客。

  几分钟后,列车缓缓开动。

  天州市快到了啊,陈奇舒展了一下身体,下意识地轻轻抚摸着随身带的帆布包,包上的一针一线细密整齐,似乎还停留着清默的体温呢。

  他继续静静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思绪似乎飞到了某个安静夜晚那扇漆黑的大门里,看到了一脸峥嵘的她。

  ).酷◎匠R2网$!正U9版…\首发+

  “也许都是我的错吧!”陈奇苦笑一声。

  “喂?媛媛啊,嗯!快到站了,还有十几分钟,你已经到了?太好了,等我哦~么么哒!”

  刚刚还有些伤感的陈奇突然听到斜对面坐位上娇滴滴的接电话声音,忍不住瞄了一眼,一眼之后那一丝伤感立马便被抛到了九宵云外。

  “小妞长的不赖嘛!”陈奇心里头暗暗赞叹了一句。

  细细的柳眉下一双大眼睛清亮有神,小巧的琼鼻上架着一副宽边大框眼镜,显得有些书香门弟的气质。

  这时候女孩手里正抱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读着,车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温柔地打在她身上,让她凭添了一丝圣洁的气息。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女孩微微抬起头不经意间看到了陈奇明亮的眼睛,微微一呆,接着便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时,忽然一声刺耳的口哨响起,女孩对面坐下来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穿着清一色的贴身大花背心,手臂上纹着花里胡哨的纹身,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正是其中的小平头吹响了口哨,只见他涎着脸趴到了小桌板上笑嘻嘻地问道:“小妹妹看书呢啊?哥哥这有本不错的书,借你看看呗?”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本色情杂志,在女孩面前晃了晃。

  旁边那位长头发更是满眼淫邪,嗤嗤笑了起来,帮着腔:“是啊,小妹妹,这一本的内容更精彩呢,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哥哥们还可以教你哦~”

  二人自顾自地说完便旁若无人地笑了起来,根本不在乎周围旅客厌恶的眼神。

  女孩低下了头,脸上通红一片,这种娇滴滴地表现,让两人笑的更加肆无忌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