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州某茂密的热带雨林深处,一座全金属结构的圆形堡垒中。

  堡垒内一间布满各种尖端科技仪器的房间里,气氛沉凝安静。

  一名全身白衣甚至连头发都雪白的年轻人,皱着眉头倚靠在墙壁上,他有些焦虑地说道:“老大,你真的要回华夏?你走了总部怎么办?”

  皮质沙发上坐着一名神情慵懒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闭目养神。

  “总部有你和黑煞坐镇我还怕什么?”陈奇淡淡地笑了笑。

  “可是。。。。。。清默她离开,若是被人发现行踪,怕是国内某些人又要不安份了吧?”白煞似乎很不甘心地急急说道。

  提到清默,陈奇心脏剧烈地跳了跳,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苦笑一声:“清默一声不吭地离开,直到现在都没有她的消息,我想她是不会原谅我了!”

  他话峰一转接着说道:“不过以她的身手,我相信还不至于出什么事情!”

  白煞依然不死心,上前几步抓住了陈奇的肩膀,认真严肃地问道:“你就非要回去不可吗?”

  “老头好像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让我回去一趟!”

  听到‘老头’这俩字,白煞的身体明显轻轻颤抖了一下。

  “老头又把我的银行帐号给清空了!”陈奇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拼命赚钱,可是每次佣金一到帐就被某老头整走,一分都不剩,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白煞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只不过他紧咬着嘴唇死死忍着。

  “你笑什么?我变成穷光蛋你很开心吗?”陈奇瞪了一眼憋着笑的白煞。

  “没有!老大,我身上还有点钱,要不给你带上?”白煞一本正经,但是憋的通红的脸已将他的意图暴露了出来。

  “我会稀罕你的钱?”陈奇翻了翻白眼似乎觉得很没面子,摆了摆手:“哼!钱乃身外之物,我一穷二白地从华夏出来,就要身无分文地从这里回去,这叫道法自然!你不懂!”

  白煞嘴角抽了抽,没敢说话,他怕挨揍。

  “对了,那件事你要通知黑煞盯紧一点,‘太阳神’那边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陈奇忽然变幻了一副认真严肃的脸。

  “明白!”白煞轻轻点了点头。

  陈奇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好久都没回去了呢,不知道国内变成了什么样子。那些人知道我悄悄地跑了回去,想必表情会非常精彩吧。”

  .....。

  川藏高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一向稀少,在这一年中最为炎热的八月份,大半天都没有车影经过,几乎没什么人会选择在这个时节驾车出游。

  火毒的太阳将坑坑洼洼的路面晒的似要冒出油来,空气中更是干燥的没有一丝水份,而公路两边极远处那一座座光秃秃的山脉仿佛刚刚出产的大便,远远望去竟是热气蒸腾。

  可是就在这样一个酷热的天气里,公路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步行着的人影。

  陈奇带着一副宽边的墨镜,从侧面看去有些瘦削的脸却显得十分俊气硬朗。此刻的他步履从容,淡定地行走在被炽烤的冒着热气地公路上。

  上身穿着宽松的大黄背心,裸露出的臂膀虽然并不粗壮,但却十分结实。肩上还挎着一个土黄色的麻布背包,不时髦却很实用。下身穿着一条花里胡哨的半腿裤,两条光洁紧绷的小腿就那样随意地向前踢踏着。

  让人无语的是他竟然还光着脚丫子。

  这身打扮和装容,要是出现在海边的度假沙滩上,那必然十分的贴合环境。

  出现在这鸟不拉屎、人迹罕至,又如此高温的高原公路上,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还不是最让人称奇的地方。

  在气温足有40几度的炎热天气里,普通人要是贸然暴露在太阳底下,轻则被烤掉一层皮,重则直接脱水暴毙,一点都不夸张。

  陈奇的身上却一滴汗水都没有,油光滑嫩略带古铜色的皮肤上,甚至还散发着一丝丝清凉的冷意。

  要是被人看到这一幕,眼睛绝对会震惊到爆。

  “这个死老头,真是太抠了,连个机票钱都舍不得给我花,竟让我生生从边境走回来,我也是醉了!”

  陈奇从边境整整走了三天,总算赶在今天赶到。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碎碎念,明显带着满腹的怨念,一边四下里张望了几眼。

  整整五年,离开华夏的这五年,他被老头派出去执行各种稀奇古怪的任务,几乎跑遍了世界各地。现在虽然回来,但与他曾经想象的衣锦还乡差距颇大。

  最让他痛不欲生的是,每一次任务的佣金都会被老头无情地扣下,一个月只给他留几百块钱的生活费。

  他么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一个月几百块钱够干什么?幸亏他在国外有着一帮好兄弟共同打拼才能够支撑到现在。

  陈奇心里不停诅咒着这臭老头,如果有可能真想狠狠暴打他一顿。但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诅咒,因为就算凭借他锻体极致的外门功夫面对老头时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从小到大,他在老头魔鬼般的训练中成长着,无数次想要翻身反抗做主人,可惜愿望是美好地,结局是悲惨地,除了让自己多遭受一点苦头外没有任何的改变。

  回到从小生长的地方,他的心情不免有些感慨,附近的景色和环境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还是那样的,呃!荒凉和死寂。

  就在他微微失神之际,空中忽然传来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声。

  陈奇回过头,朝着空中望了一眼,一架私人直升飞机从他头顶半空中呼啸而过,借助他远超常人的目力,隐隐看到机体上那两个大大的蓝色字体:东盛。

  他目视直升机朝着远处那座最高的山峰飞去,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忿忿道:“艹,我就知道叫我回来没好事!”

  他最烦的就是伺候那些自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得意忘形的土豪。

  可是想起老头那犀利的目光和层出不穷折磨人的办法他就不寒而栗,甚至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空中飞过的直升机中除了前排的驾驶员外,后排还坐着一老一少。

  外面依然酷热,但直升机中却异常清凉,这种新型民用豪华级AP500虽然价格不菲,但论舒适度的话那可是完全超越一般商务车辆的。

  男性老者大约五十多岁,头发有些花白,精神显得很疲惫,眼中更是有着一丝深深的担忧和焦急,时不时还会抬手看看时间。

  女孩十五、六岁,五官精致、秀气甜美,中长发自然地梳了一条马尾,只留下短短的一缕刘海飘在额前。

  长长的睫毛不时会上下闪动几下,大眼睛十分灵动且透着一丝慧黠,身上穿着一件洁白的小短裙,将她曲线玲珑的身材完美地显露了出来,衬托出了小姑娘朝气勃勃的青春气息。

  她对直升机外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兴趣,一双戴着冰丝长筒手套的纤手正扶在侧窗之上,不时便会问上一句半句。

  “刘叔,这里好荒凉啊,我们找的这位能人真的好使?”女孩好看的小鼻子轻轻抽了抽。

  被称做刘叔的老者慈爱地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当然了,老神仙有着通天彻地之能,要不是你爷爷与他老人家有过某种渊源,我们哪有机会去见他。”

  提到了爷爷女孩不再说话,目光移转投射到了地面上那条曲折蜿蜒的公路上。

  “咦?”女孩有些惊讶地轻咦一声,接着摇了摇刘叔并不怎么宽阔但却很有力的肩膀叫道:“刘叔,快看,那公路上有人正在跑步呢?”

  听到女孩有些稚气的问话,刘叔好笑地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又开玩笑戏弄我,在这40多度的高温天气里,哪有人敢直接暴露到太阳底下,还跑步?嫌命长么。

  可是当他拗不过,探过头去看了一眼后,顿时身体僵直有些不可置信地张开了嘴巴。

  “还真有人在跑步,而且这奔跑速度……”刘叔瞪大了眼睛,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唾液,喉结剧烈地上下滚动着。任是他经历过无数千奇百怪的事情,也从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奇人。

  陈奇的时间观念很强,他和老头约定中午12点准时到达,已经11点30分了,他必须要加快速度,离着目的地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呢。

  于是乎,他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行进速度,竟在这滚烫的公路上奔跑起来。他随意地一个跨步便是十几米,就像一只迅猛的羚羊,凭借这速度如果参加世界短跑比赛,绝对是冠军的料。

  最关键的是,他能够持续地保持着这种奔跑速度。

  这时候,陈奇的脸上才微微地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Kw酷…,匠@网首#发

  老少二人正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在公路上奔驰的陈奇,这时通迅器中传来驾驶员的询问声:“刘老,神仙峰快到了,要不要直接飞上去?”

  “啊!不,停到峰下,我们走上去。”失神的刘叔反应了过来,急忙吩咐道。

  “走上去?”听到这话,女孩回过头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刘叔,这样炽热的天气你要走上去?”

  刘叔苦笑了一声:“我们还不够资格直接飞到神仙峰,除非老爷子亲自来,要不然老神仙会不高兴的。”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轩轩,待会你和王师父在机上等我,我自己上去。”

  “不行,我也要走上去!”苏轩甩了甩可爱的马尾辫,倔脾气顿时就上来了。

  “我的二小姐,你可别给我添乱了,你这小身板要是走上去还不让烤成干萝卜条了!”刘叔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打趣道。

  苏轩眼睛骨碌碌一转,顿时倚在了刘叔胳膊上,小嘴噘起,嗲声嗲气地撒着娇:“不嘛,刘叔我一定要上去,家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姐姐更是深处危险之中,我当然也要尽一分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域我行说:

新书启航,大家点个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