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窦二人功夫与童雁朔本在伯仲之间。只因见机得晚,便迟了一步。眼见那怪人身法形如鬼魅,伸手向童雁朔面门上抓去,两人来不及多想,左右一分,竭尽平生之力攻向那怪人肋下。那怪人劲力回收,布于两肋之下,童雁朔本来只觉一股阴冷之气直透肺腑,这时才略感轻松,三人受那怪人护体神功反击,俱都飞了出去,昏倒在地。

  孟不为一声清啸,任、龙二人晃动身形,将那怪人围在当中。山腰人声鼎沸,各派弟子修行多年,除了与本门师兄弟喂招,极少有机会与外人交手。此番明火执仗,只道是魔教来袭,各个摩拳擦掌,奋勇争先,不多时已到山顶。林雁阵与伏雁安等人纵身而出,抢了霍雁奴与童雁朔三人回归本队。

  那怪人嘎嘎笑道:“孟笑礼那小儿想必已死,现在是谁当家?”众人听他声音并不很大,只是其中透着一股阴冷气息,让人听了不寒而栗。孟不为上前一步道:“先父逝世已经四十余年,如今孟语宗由不才孟不为执掌,请教阁下是?”

  那怪人哈哈笑道:“好个孟小儿,夸什么英雄好汉?连老子的名号也不敢告诉后人!”众人见孟不为已年届五十,须发皆白,这怪人不过六七十岁年纪,竟然呼孟不为之父为“小儿”,俱觉愕然。那怪人伸手向后一指,道:“当年老子身受重伤,逃到这地绝洞中,孟小儿尾随而至,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又我镇在此处五十年”,他嘿嘿一笑,指着在场众人道:“今日老子脱困而出,在场之人,休想有一个活命!”说罢仰天长啸,声震林岳。一股黑烟自他口中升腾而起,在半空中凝做一团,黑烟忽地散开,化作无数蝙蝠,或无头、或无身,有的更只是一副骸骨,飞舞盘旋,黑压压一片扑向在场众人。那怪人磔磔怪笑道:“这五十年来,老子生吞蝙蝠,不想成了这么点玩意,这墨骨魔蝠的厉害,也该让你们尝尝罢!”

  孟不为师兄弟三人身上衣衫无风自动,那墨骨魔蝠冲到三人身子周遭,便被弹了开去,化作一阵飞灰。各派年轻弟子却措手不及,已有数人被蝙蝠咬中,倒地惨叫而死。人群中一阵慌乱。忽听一声佛号,苦厄禅师越群而出,朗声道:“各派弟子且聚了过来!”说罢盘膝坐倒,双手上翻,喊一声“咄”,使出“大慈大悲千叶手”来,空中顿时幻出无数掌影,将各派年轻弟子笼罩其中。那蝙蝠在人群周围盘旋翻飞,却再无一只能突入掌影所及。法虚道人挥舞拂尘,在旁护法。空相和尚大声呼斗,将一条禅杖挥舞开来,他身子虽重,本领却端的高强,蹿高蹦低,身形过处,墨骨魔蝠纷纷粉碎。

  孟不为长叹一声,心知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道:“当年先祖曾留下遗训,道这地绝洞中镇着一个魔头,因此将这块地方划为禁地,向来不许门人弟子入内,不想还是被你脱困而出。劫数,当真是劫数!”

  那怪人阴测测道:“你可知道老子是谁了吗?”

  孟不为与任、龙两位师弟对望一眼,沉声道:“负岳魔尊!”

  那怪人仰天大笑,甚是得意,道:“既是你们俱都活不过今晚,老子便不妨让你们死个明白!”将手一翻,一缕黑气在他手中凝出一把剑来。孟不为见这剑非金非铁,乌突突的便与烧火棍相仿,忽的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心中忍不住叫一声“糟了!”失声道:“你是白虎魔尊?”任非侠叫的却是:“玄铁黑剑?”龙无咎口中喊出的是:“护法金魔?”

  那怪人得意笑道:“孟小儿只道自己奸猾似鬼,还不是上了老子的当?当年苍龙岭一战,咱们魔教一时失察,竟然一败涂地。连魔王殿下也未能幸免。当时咱五行魔尊俱都受了重伤,四处逃窜,好不凄凉。老子一路逃到此处,孟笑礼便追到此处。孟笑礼当年不过是二流角色,连上苍龙岭也不配,老子虎落平阳,竟然被这后生到处追杀。他见我逃到这地绝洞中,便认定老子是负岳魔尊。老子心知不敌,便装聋作哑,来了个默认。哈哈,哈哈,孟小儿将我打伤后封入洞中,推算五行,算定以木克土,是以讨来这镇幽檀木八卦悬挂于幽骨洞口,嘿嘿,嘿嘿”,负岳魔尊得意笑道:“若老子真是负岳老儿,那便当真永无出世之日了!可惜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孟小儿想着以木克土,却不知老子躲到这地绝洞中,便是为了借这极阴之地以土生金,治疗伤势。也是老子命不该绝,若不是孟小儿想着以木克土,我又怎能以金克木?这五十年来,每逢月圆之夜,阴气大盛之时,老子便可凝聚身形,慢慢整治那镇幽檀木八卦,便是不得此人之力”,他伸手一指独孤踏雪,继续道:“再过二十年,老子也可脱困而出!”

  孟不为对独孤踏雪与兰方九本有疑虑,此时听了白虎魔尊话语,心中再无怀疑。孟语宗三代掌门口耳相传,这幽骨洞口悬挂之镇幽檀木八卦乃是镇魔法宝。只要这八卦还在,纵是千军万马进得洞去,也救不脱那魔头。却不知独孤踏雪用了什么手段救这魔头脱困。想到此处,忍不住叹了口气,悔恨自己未免太是托大。独孤踏雪见了孟不为眼神,便知他心中甚是自责,欲待张口自白,却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

  孟不为苦笑道:“老夫自接掌孟语宗以来,未尝与人动手。想不到如今垂垂老矣,还是免不了动刀动枪”,他眼光一扫两位师弟。任、龙二人缓缓点头,齐声清啸,三人手中各多了一柄长剑。

  白虎魔尊切齿道:“老子幽囚地绝洞中五十年,饱受饥寒交迫之苦,莫说伤势不得好转,今日更是功力大损!”孟不为见他胸前碧血殷殷,情知他所言不假,心中略定,却不知是何人伤了这魔头。白虎魔尊继续道:“这彻骨之痛,俱是不语宗所赠,所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你不语宗这五十年来加在老子身上的玩意,老子今日定要加倍奉还”,他阴森森望向在场诸人,道:“老子自来公平,你们这些人在我眼里,全是后辈,我便让你等三招。若是老子身子动了一动,不待你们说话,老子也没脸面在世上厮混了”,他伸手一指地绝洞,道:“老子便自行回洞,永不出世!”,说罢仰天大笑。

  孟不为等三人对望一眼,心中俱是一般想法:这魔头如此托大,想必有惊人的艺业。眼见他尚未出手,便用一群墨骨魔蝠困住己方大批人马,手段端的惊人,但这魔头旧伤新痛同时发作,若不能趁此时将他再次封镇,给他脱身而去,天下难免又有一番浩劫了。

  )酷匠网=|唯L一a正:版0,Hb其他,`都/。是/盗*w版a

  白虎魔尊一声大笑,半空中墨骨魔蝠倏地化作碎片,每一碎片又化作一只小蝙蝠,向众人扑去。孟不为等三人轻弹手中长剑,剑气射出,将三人身子罩在当中,苦厄禅师却已抵挡不住,已有数只蝙蝠突破他掌势,飞入人群之中。人群中数声惨叫响起,又有几人被那蝙蝠咬中。

  法虚道人朗声宣一声道号,盘膝坐倒,一柄拂尘化作三千青丝,漫天飞舞。便有蝙蝠乘隙突入苦厄禅师掌势,亦给他拂尘打了下来。

  孟不为将手中剑歪歪一举,斜指北斗,任、龙二人见了他这姿势,心中俱是一凛,各自凝神。三人手中长剑微微颤动,于胸前舞出一朵剑花,却不就进攻。白虎魔尊嘿嘿冷笑,手中玄铁黑剑嗡嗡作响。孟不为一声清啸,正待发动攻势。突然一人跳进圈子,大声吼道:“你奶奶的,先吃和尚三百禅杖!”人未到,杖先到。一柄禅杖当头击下,正是空相和尚。

  白虎魔尊不闪不避。空相和尚手上禅杖夹风带响击在白虎魔尊头顶,只听“当啷啷”一声巨响,震得在场诸人耳朵嗡嗡直响。各派弟子中修为浅的,便有数人晕了过去。白虎魔尊若无其事,空相和尚手中镔铁禅杖脱手飞出。孟不为眉头微蹙,想起父亲在世之时,曾提起白虎魔尊乃是魔教中五行护法魔神中的护法金魔,五行中占一个“金”字,浑身上下刀枪不入,俗世兵器奈何不了其分毫。当年听时不免半信半疑,如今看来,才知所言不虚。

  空相和尚一击不成,一声怪叫,纵身而起,在半空中抓住杖尾,一个翻身,落地时左腿弓,右腿蹬,禅杖横扫,打向白虎魔尊双腿。孟不为见他这一杖力道甚猛,有开碑裂石之威,便是这魔头浑身坚硬似铁,不惧击打,腿上挨了这一杖,也不免退上两步,心中也想瞧瞧这魔头到底有何本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