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那怪人怒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坏老子的好事!”头顶一个俏生生的声音道:“你这魔教妖人蛊惑人心,待我去告诉师父,打你个形神俱灭!”那怪人哈哈笑道:“不语宗的废物若是有此本领,焉肯等到今日。既然你送上门来,老子却之不恭。哈哈,女娃子细皮嫩肉,味道更妙”,抬了右手,在空中虚招,独孤踏雪知他这一手甚是厉害,恐洞口女子竟也为怪人所擒,便想开口示警,哪知那怪人一只左手遥遥罩向他,他便动弹不得!只听头顶那女子“哎呦”一声,那怪人张口哈哈大笑,甚是得意。忽听那女子道:“我逗你玩呢!本姑娘可是有那么好对付的吗?”接着扑簌簌一声响,那女子道:“喂,下面的小子,赶快顺着绳子爬上来!这老鬼太凶,我可挺不了多久!”独孤踏雪听了大喜,便想起身,哪知莫说身子动上一动,便是念头一闪,略微分神之际,也觉头脑一阵迷糊,赶忙凝聚心神,再不敢去想那绳子,过了片刻,只觉物我两忘,这才缓缓睁开眼来。

  只见自己已身在幽骨洞前,与那怪人相距远不盈尺。那怪人双眼圆睁,正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本来若是平时,独孤踏雪定已吓得跳了起来,此刻却心静似水,安之若素。那怪人伸了鼻子乱嗅,大口咽下馋涎,身子来回扭动,一只左手来回挥舞,一副心痒难熬的模样。

  头顶那女子大声叫道:“你这人怎地如此磨蹭?”那怪人听了这话,一只右手不断招动,口中却柔声道:“我这洞中景色极美,你何不下来看看?”抬头往上望去,独孤踏雪见他眼中绿光大盛,荡人心魄,想是那女子探头来看,怪人要趁机迷那她心智。果不其然,那女子轻声啜泣道:“这洞好黑,我害怕!”那怪人柔声道:“我这洞中有好多好玩的物事,你看”,他举起手中骷髅,道:“这夜明珠可是举世皆无的宝贝,只要你下来,我便将它给了你,你便可与它永世在一起了!”那女子道:“咦,此处有根绳子,正好下去!”声音甚是欢乐。

  独孤踏雪心中暗暗叫苦,猜想这女子定是霍雁奴,她好心来救自己脱困,如何能连累她一起受死?当下顾不得自身危险,强分心神,伸手在地上摸起一块石头,向那怪人砸去,心神一分,身子便忍不住站起。他与那怪人相距本近,那怪人仰头朝天,全身精神俱都聚在那女子身上,想不到独孤踏雪竟会出手,忙侧身躲避。

  便是这一瞬间,头顶传来那女子声音:“妖人当真厉害,差点着了你的道!”又道:“洞里的小子,你务必再坚持片刻”,“轰”的一声响,独孤踏雪只见洞中为之一亮,想是那女子放了烟火示警。那怪人大吼一声,跳起身来,伸手来抓独孤踏雪,只听咔嚓一声巨响,便似空中响了个巨雷,幽骨洞口那八卦中一道电光飞出,击在那怪人手上。那怪人一声惨叫,手上冒出一股黑烟。那怪人吃痛,将手中骷髅捏得粉碎,仰天连声怪叫,独孤踏雪只听破空声响,无数蝙蝠自地绝洞口俯冲了下来,撞在独孤踏雪身上,蝙蝠数量既多,个头又大,独孤踏雪给蝙蝠一撞,身子摇了两摇,向幽骨洞中倒去。

  那怪人得意大笑,双手拖了独孤踏雪向洞中走去,忽然“咦”了一声,凑近来在独孤踏雪脸上嗅了又嗅,脸上阴晴不定。独孤踏雪全身动弹不得,心知绝无生还之望。

  那怪人仰天大笑,叫道:“想不到,想不到!老子脱困之期竟在今日!”将一张丑脸凑了过来,独孤踏雪只见那怪人越凑越近,一双绿色眼珠渐渐转蓝,心神渐觉模糊,忽听一声怪叫,那怪人惨叫着倒翻出去,口中喷出一口绿色血液来,一头乱发化作飞灰四处飘洒。

  那怪人爬起身来,身子倏地一晃,消失在幽骨洞深处,独孤踏雪暗松了一口气,不料想那怪人去而复来,伸手捏开独孤踏雪牙关,将手中两颗碧绿石子塞入独孤踏雪口中,独孤踏雪只觉口中寒凉彻骨,忍不住打一个冷战,那怪人复又将一张丑脸靠了过来。

  独孤踏雪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不见了那怪人踪影,只觉如饮醇酒,迷迷糊糊中转身向洞外缓缓走去,临到洞口,心中不知怎地,竟然生出一股惧意,却不知自己怕的是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迈出步子,走出幽骨洞,仰头上望,只见一轮明月在天,心中又不知怎地一阵狂喜,仰天狂笑起来,自己却也觉诧异,这声音高亢凄厉,分明不是自己的声音。他缓缓低头,只见自己手掌中缓缓聚起一团黑气,那黑气慢慢散去,剩下一柄乌黑无光的剑来。独孤踏雪心中既觉欣喜,又是奇怪,眼睁睁看着自己抬起手来,挥舞手中剑向洞口悬挂八卦砍去。只听“轰”的一声响,一团火光过后,那八卦碎做两块。忽觉脚下大地震颤,幽骨洞中传出轰隆隆的声响,一股烟尘扑来,原来那洞中岩石坍塌,转眼间幽骨洞已不复存在。

  独孤踏雪抬头仰望夜空,举步落在洞壁上,一步步向上走去。那洞壁光滑无比,日间他手脚并用也上不得分毫,此时竟是如履平地,一个身子横在半空,便这般直挺挺的走了上去。独孤踏雪心中暗想:“一生所做之梦再无比今晚这个更加离奇,想必我已给那怪人吃了,我此时所见,不过是临死时候心中的幻想罢了。无论如何,我也出不了这幽骨洞了!”念头一闪而过,心中糊糊涂涂,也不知是喜是悲!

  酷匠cJ网X#首◎发☆$

  忽觉身子已在地绝洞外,洞旁一个女子晕倒在地。那女子十六七岁年纪,一身水绿色衣衫,模样清丽脱俗,堪称绝色。独孤踏雪心中迷糊,却也想到:“这女子莫非便是霍雁奴,她可美得很呢!”眺望山下,只见天绝谷中亮如白昼,数百人执了火把,便似一条长龙正往山上涌来。人群之中几道剑光似流星经天,向山顶飞来。

  独孤踏雪只觉身子一紧,忍不住缩成一团,全身剧烈疼痛,仿佛有人抓了活活将他身子撕成两半,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子里被人抽走一般,他张嘴欲叫,却出不得声,身子一软,瘫倒在地。神智却倏地清醒过来,只见那怪人站在身前,仰天狂笑。

  独孤踏雪挣扎起身,又“扑通”一声摔倒,身子竟然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那怪人转过身来,嘴角流出绿色血液,一双绿色眼珠盯住独孤踏雪,狞笑道:“想不到老子运气这般好,今日竟能救得魔王出世,且看风云再起,咱魔教再战江湖!”说罢伸手向独孤踏雪抓来。忽然身后三道劲风来袭。那怪人哈哈一笑,道:“老子今日重披战甲,正要祭旗!”闪身躲过。独孤踏雪只见三道剑光一闪而没,剑光后现出三个人来,宽袍大袖,衣带飘飘,正是孟不为、任非侠、龙无咎三人。

  孟不为见了独孤踏雪,“咦”的一声。他昨日不见独孤踏雪踪影,只道伤愈自去了。今日一早,林雁阵等先后回山禀报:天绝谷外并无敌踪。孟不为召集各派耆老议事,定于明日清晨,由孟语宗开路,其他各派在后尾随,一共出谷,各归本处。不料突闻一声巨响,孟不为听出这是本门示警的烟火,声音正在正东。自无量观道众遇袭后,他心中便有隐忧,这一声烟花声响,听方位正是本门禁地。

  孟不为与两位师弟对视一眼,三人心意相通,无须多言,齐齐脚下发力,向地绝洞奔去。林雁阵大声呼喝,招呼各派门人点起火把,随后进发。空相和尚跳出房来,拎了老粗禅杖,如风般向山上卷去。法虚道人与苦厄和尚两人不忙不慌,与各派弟子一同上山。

  孟不为心知独孤踏雪不但身无武功,更兼恶疾缠身,莫说捣乱生事,自顾尚且不暇。只是他与兰方九两人来的奇怪,去的更是蹊跷,如今又现身在这禁地之中,饶是他向来心胸坦荡,也不由心生疑窦,眼见一个怪人身披兽皮,光头赤脚,仰面朝天,傲然而立,摸不清是什么来头。地绝洞旁一人晕倒,依稀便是自己徒弟霍雁奴,当下叫道:“雁奴,醒来!”

  忽然身后风起,童雁朔自他身后跃出,一掌向独孤踏雪劈去,口中喊道:“你这妖人害了小师妹性命,要你偿命!”独孤踏雪身子酸软,便是开口辩解也是不能。眼前黑光一闪,那怪人挡在身前,伸手向童雁朔面门抓去。孟不为等人见了他这一抓,心中暗叫声不好,却来不及出手,眼见那怪人手上五只指甲便如五把钢锥,透出淡淡黑气,三人心中俱是一凛,对望一眼,面如死灰。

  眼看童雁朔便要命丧当场,忽然两道劲风直袭那怪人两肋,那怪人哈哈一笑,“嘭、嘭、嘭”三声巨响,三条人影飞出十余丈,远远跌落。原来孟语宗联络所用烟花,俱是童雁朔一手造办,他虽喜欢胡闹,却极是聪明伶俐,他于制造烟花之时,在小师妹的烟花中加了特制火药,是以小师妹所持示警烟花,不但爆炸时绚丽非凡,便是响声也与他人所持烟花稍有不同。旁人虽听不出来,童雁朔却自然明了。因此天上烟花甫一爆炸,童雁朔便已冲出屋子,向山上奔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