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鬼洞怪人
  f酷匠K网RP正版“首发

  独孤踏雪暗暗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想必适才洞中所见,便是这群蝙蝠。”心中却知,适才身前闪过之身影颇大,绝非蝙蝠,况且自己逃跑之时,那鬼哭狼嚎的声响亦绝非蝙蝠所能发出。他犹自胆战心惊,忽闻幽谷洞中簌簌作响,便似一头猛兽脚踏枯骨,缓缓走出洞来一般。独孤踏雪后退两步,背脊紧贴洞壁,双手握紧牛角,往洞中看去。

  此时天色已暗,那幽谷洞中现出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来,却不知是什么野兽。那野兽便在洞内,并不出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在嚼着什么一般。

  独孤踏雪双手已然汗津津的,后背更是已被汗水打湿。忽然洞中飞出一物,独孤踏雪闪身躲避,那物事啪嗒一声落地。独孤踏雪用余光扫视,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原来那东西血淋淋的,竟是一只蝙蝠,已给啃的只剩骨架。

  独孤踏雪暗自戒备,唯恐那野兽冲了出来。幽骨洞内磔磔怪笑,一个声音道:“小娃,你从哪儿来?”声音甚是生涩,便好似从嗓子中挤出来一般。

  独孤踏雪心中松了口气,既知洞中不是野兽,而是一个人,便不似之前害怕,却也知道此人既给囚禁在此处,想必是穷凶极恶之徒,因此并不答话。

  过不多久,月光渐明,自头顶照落下来,余光射入幽骨洞中。独孤踏雪借着月光看去,只见洞中一人盘膝而坐,身上披着兽皮,用草绳左一道右一道捆在身上,阴暗中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眼睛幽幽泛着绿光,身旁放着一个圆球。

  那怪人也不来瞧独孤踏雪一眼,手中握了一只老大蝙蝠,正吃得津津有味。独孤踏雪见他满口中俱是鲜血,连胡须头发上也是血淋淋一片,样子甚是可怖。怪人见独孤踏雪盯着他看,双手轻轻一分,撕了半只蝙蝠扔了过来,啧啧道:“味道妙得很!”独孤踏雪见那蝙蝠犹未死绝,半个身子仍在翻腾挣扎,忍不住阵阵恶心,倒也知他并无恶意,想必已在这洞中囚禁多年,只靠了洞中蝙蝠为食才支撑至今,心中忍不住觉得此人甚是可怜。当下拾起地上包裹,掏出两块干粮远远扔去。怪人一把接了,眼中绿光大盛,垂涎道:“几十年没吃过五谷了!”三两口吃完,又道:“还有没有?”独孤踏雪将剩下干粮都扔了给他。怪人却不就吃,自怀中掏出一块兽皮,将干粮细细裹了,放在怀里,道:“你这小娃良心倒还不错!如何到了我这洞中?”独孤踏雪恨恨道:“我是给人扔下来的!”那怪人奇道:“是不语宗吗?”独孤踏雪道:“不语宗已然一分为三,现下是墨语宗、孟语宗、荀语宗了!扔我下来的,是孟语宗的人。”那怪人嘿嘿笑道:“偏偏这么多花样,牛皮吹得天大,老子还以为当真是铁板一块,还不是勾心斗角?”

  独孤踏雪道:“你也是给孟语宗的人囚禁在此吗?”那怪人切齿道:“嘿嘿,老子可不知什么孟语宗,只知道不语宗。这五十年来,老子给关在这洞中,受饥寒交迫之苦,只有每月月圆之夜,趁着阴气极盛之时,方能得片刻自由,却出不得这幽骨洞!”

  独孤踏雪见这怪人至多六七十岁年纪,却已在这洞中被囚五十年,觉得世上悲惨之事无过于此。他本来对孟语宗之人极是敬佩,便是童雁朔三人将他扔进洞中,也只觉这三人任性胡闹,并不如何怨恨,此时见了个怪人,却觉得孟语宗行事未免太也毒辣。

  那怪人道:“顾无衣、叶藏锋与孟守拙三个老东西死了没有?”独孤踏雪道:“在下从没听过这三个名字!”怪人听了放声大哭三声,切齿道:“你三人将我打伤,害我受这数十年牢狱之苦,我恨不得食你三人之肉、寝你三人之皮。日日夜夜所想,便是有朝一日出得洞去,手刃你这三个老贼。贼老天,你何不让这三贼多活些时日,让我亲手报仇!?”说罢又是仰天大笑三声,道:“这三个老贼修为至深,若是当真还在世上,岂有我辈立足之地,哈哈,哈哈,看来我出世之时不远矣。”

  独孤踏雪见他疯疯癫癫,心中暗想:“此人想必是个疯子,才给孟语宗关在这地洞之内。”

  那怪人忽的安静下来,两眼咕噜噜乱转,侧耳倾听。独孤踏雪听力颇好,只觉万籁俱静,天地间并无半点声音。那怪人忽地拍手笑道:“好造化,好造化!”独孤踏雪只听头顶一声鹰啼。那怪人举起手来,向空中遥遥招手。他手臂摆动一下,空中老鹰便啼叫一声。那怪人手臂连连摆动,空中老鹰不住低鸣,叫声中颇有惊慌之意。独孤踏雪知老鹰乃是猛禽,向无天敌,忍不住抬头观望,只见一只老鹰在头顶天空中盘旋,过了片刻,那老鹰竟是飞的越来越低,一双翅膀却是拼命扇动,仿佛竭力逃脱一般。那怪人哈哈大笑几声,声音直如猿啼狼嚎,那老鹰一声哀鸣,竟然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划过独孤踏雪身边,飞入幽骨洞中,落在那怪人手臂之上。

  独孤踏雪见那老鹰甚是雄健,毛羽鲜明,鹰喙宛如铁钩,在那怪人臂上俯首帖耳,不敢稍动,口中却是不住低鸣,其意甚是哀伤。那怪人哈哈一笑,伸手抓住老鹰头颈,只轻轻一扭,已将鹰头揪下,将嘴凑到老鹰脖颈间用力吮吸,咕咕有声。那老鹰扑腾几下,渐渐不动。独孤踏雪瞧得胆战心惊,不知那怪人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隔空生擒老鹰。那怪人抓住两只鹰爪,向两旁一分,将鹰尸撕做两半,大声咀嚼。

  独孤踏雪见他吃得起劲,心中甚是恐惧,隐隐又觉得此人被囚禁在这洞中甚是可怜。

  不过片刻,那只雄鹰只剩下一地毛羽,那怪人抹抹嘴巴,伸手将身旁圆球拾起。独孤踏雪见那圆球上黑洞洞几个窟窿,竟是个骷髅,心中大骇。那骷髅给那怪人摩挲得久了,已然甚是光滑。怪人将骷髅拿在手中细细把玩,双眼盯着独孤踏雪,放出莹莹绿光,道:“老子流年大利。每逢月圆之夜,老子便翘首以待,只盼能抓个人来,这四五十年,算上你也不过三个。人肉太酸,当年老子看都不看一眼,如今却馋得直流口水。本来你这娃娃良心不错,孝敬我老人家干粮,何况我在这洞中几十年来,并无一人陪我说话解闷,本不该吃你,只是你既入了这洞中,想来再难脱身。数日之后,依旧免不了一死。到了一个月后,肉臭也臭了,暴殄天物,未免太煞风景!”说罢抬起左手来,向独孤踏雪招了招。

  独孤踏雪听了他话,不由肝胆俱裂。他自出了冥福楼,便已知命不长久,可是便是夜间睡不着时头脑中所想,不过是自己在某僻静无人处,全身燥热、经脉崩裂而死,万想不到竟然有人甘愿给自己做个棺材。

  他心中恐惧,转身便逃,哪想到刚一起身迈步,却发现自己竟然向幽骨洞中一步步挨了过去。他此时在心中恨恨诅咒那怪人,只想拼着一头在洞壁上撞死,也要煞一煞这怪人的风景。哪料全身上下竟是半点也不听使唤。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步向那怪人走去。

  那怪人端坐洞中,身上尽是淋漓鲜血,绿莹莹的眼珠中露出垂涎的神色,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上尚沾着几根鹰羽,一条血红舌头在嘴唇上不断舔舐。那怪人手臂连招了三下,独孤踏雪便又向前走了三步,眼看再走几步,便要落入魔掌。独孤踏雪在心中狂喊:“万万不能再向前走,万万不能!”偏偏身子不听使唤,依旧一步步迈过去。他头脑中忽觉一阵恍惚,眼前浮现出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柳先生、罗无影几人身影,个个面目可憎,只觉这世上再无可恋之处,眼见洞中怪人向自己露出微笑,只觉自己身子倦了、心中只想走过去,死在他手上,安安静静,再不为世间苦恼缠绕,实在是美事一件,脸上不由露出微笑。那怪人哈哈笑道:“不错,不错,世人尔虞我诈,纷纷扰扰,又有哪个存了好心?这肮脏世界又有什么好留恋?”

  独孤踏雪缓缓点头微笑道:“不错,还是死在你手里的好。从今往后,跳出万丈红尘,便在这山间,长伴清风明月,秋去冬来,实在惬意得很哪!”说着缓步向前,心中欣欣然,却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忽然头顶一阵剧痛,头脑中一个声音喊道:“醒来!”独孤踏雪激灵灵打一个寒战,心中闪出唐傻子洒脱不羁的模样来,便觉这世上并非一无是处。一愣神间,神智便已恢复,只觉体内气血翻腾。他蓦然想起当初与唐傻子隐居山间之时,每次燥热之症发作,只要静坐行气,便可慢慢平复,当下深吸一口气,盘膝坐倒,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径自用起功来。片刻过后,只觉灵台清明,脑袋却疼得厉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