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三个活宝

  孟不为微笑道:“各位俱是贵客,平日里请也请不来,这两年年景颇好,我这谷中倒还有些余粮菜蔬招待各位!”众人见他安排得当,心中这才放得宽了。几人闲坐饮茶,心中却俱在细细思量,唯恐出了纰漏。

  到了傍晚,孟语宗弟子开上席来,孟不为招呼空相和尚等人入座。法虚等人见席上俱是素菜,虽算不得丰盛,倒也清淡可口。空相和尚一张脸却如苦瓜相似。正郁闷间,忽有一孟语宗弟子将一包物事塞在他手中。空相和尚将那物事往鼻子边一晃,哈哈大笑两声道:“和尚我已吃饱了,如今要回禅房歇息去了!”大踏步便往外走,苦厄和尚微微摇头,法虚道人哈哈一笑道:“孟老宗主想得真是周到!”

  他话音刚落,只听外面腾腾腾脚步声响,孟不为眉头微皱。众人只见一条汉子肋下夹了俩人,肩上扛了一人,走了进来。孟不为斥道:“雁吉不可胡闹!”那人将三人放在地上,指着其中一人道:“师父,徒儿拿到一个奸细!”

  那人早已晕去,正是独孤踏雪。

  原来独孤踏雪挤在人群中,只听各派弟子议论纷纷。有说是魔教重出江湖的;也有人认定是兰方九便是凶手;更有人四处乱看,说弄不好人群中便有敌人安插下来的眼线也说不定。

  到了中午时分,便有孟语宗的弟子送来饮食。独孤踏雪留意查看,只见孟语宗弟子无事之时便围着台下众人打转,若是有人离群而去,孟语宗弟子便会上前查问阻拦。独孤踏雪心中暗暗叫苦,心知过了今夜,待各派元老商定对策,必然各率弟子离去。射仁台下虽也有俗人,也自与孟语宗相熟的。到时,射仁台下空空荡荡,只剩了自己一人,当真是瓜田李下,便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心中又忍不住埋怨大师兄,怪他竟然不来赴约。

  本来自他下山以来,靠了师父给的无忧丹,身上燥热之症并未发作,如今无忧丹已然失落,眼见时日已到,若是大师兄再不现身,恐怕自己便逃出天绝谷,也无命得见大师兄了。

  他心中思绪烦乱,便没什么胃口。到了晚上,才胡乱吃了两个馒头。眼见天色已晚,孟语宗弟子微有懈怠,于众人管束也不甚严。

  独孤踏雪仔细观瞧,见有数个无量观弟子离群而去,当即低了头,跟在那几人身后溜出人群。孟语宗弟子果然不加阻拦。待转了两个弯,独孤踏雪趁着夜色钻进树林,辨明方向,向来时爬过的山洞摸去。

  他越爬越高,眼见山下灯火渐行渐远,噪杂之声已不可闻,这才松了一口气,借着月光搜寻那被藤蔓遮住的山洞。

  月光如水银泻地,独孤踏雪抬头仰望,只见一轮明月只缺了一角,想必已近月半。他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那山洞,将身钻了进去。才钻了半个身子,忽觉两只脚腕一紧,已被人紧紧抓住。

  独孤踏雪大惊之下用力踢蹬,却无论如何也难以挣脱。外面那人用力拉扯,独孤踏雪只觉身子一轻,已给人从洞中拉了出来。

  独孤踏雪抬头看去,只见三个人将自己围在当中。他借着月光观瞧,他这一看不要紧,却忍不住扑哧一乐。本来他这年余以来,实在是忧多乐少,心上时时便如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无奈这三人生得俱都奇形怪状,滑稽非常,实在忍不住不笑。

  左边那人身材瘦小,脑袋倒是极大,像极了秧歌戏里的大头人。见独孤踏雪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指着右边一人道:“早说了如你这般难看的,便该躲在家里,不要出来逗人笑!”右边那人生了一个红红酒糟鼻,两只招风大耳又尖又薄,撇了嘴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这人见了我这般美男子,焉有不笑的道理?你说是也不是?”他晃起招风耳,一张又细又长的脸凑了过来笑,神色间颇有得色。独孤踏雪见他一脸谄笑,满脸雀斑便如一群跳蚤在他脸上来回跳动,虽知眼下给人擒住,绝无好事,却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招风耳脸色铁青,将手一伸,捞起独孤踏雪腿来。独孤踏雪只觉他手腕便仿佛铁钳相似,脚踝一阵剧痛,口中赶忙道:“不……不……,不是,在……在下不是笑你。这位英雄相貌如此奇特,想必将来定是大有作为之人。在下一眼见了,不由得心中欢喜,忍不住便笑出声来。”

  那招风耳撤了手上力气,得意笑道:“你看,我说如何?你脑袋虽大,却满是浆糊。如今这小子明明说见我英俊潇洒,这才笑得如此开心!”

  大头人怒道:“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相貌丑陋,世人皆知,这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可见不是好人。”

  独孤踏雪本不是油滑之人,然而见了这三人夹缠不清,到底是少年心性,忍不住便要调侃两句。见大头人一个瘦骨伶仃的身子,顶了一颗硕大头颅,便如筷子上插了一只馒头相仿,哈哈笑道:“这位仁兄相貌清奇,颇合天地至理!”

  大头人奇道:“咦?真的么?愿闻其详?”

  独孤踏雪道:“仁兄天庭饱满,一颗大好头颅,恰似青天无不覆盖;身子细长有力,却似厚土负载青山!如此相貌,古今罕有,在下有幸得见,幸何如之,该当浮一大白!”

  大头人转怒为喜道:“不错不错,你小子眼光虽时好时差,总有看对的时候!”颇为沾沾自喜。

  旁边一人挤了过来,挤眉弄眼,一副心痒难熬模样。独孤踏雪见他两个斗鸡眼挤在一处,样子甚是滑稽,哈哈笑道:“这位仁兄那就更不必说了,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与这二位一处厮混,自然是美男子了!这一对眸子炯炯有神,当真是目光如炬!”

  那人嘎嘎怪笑两声,打了两个空翻。大头人与招风耳笑道:“雁吉师弟,你若不是跟着两位师兄,可算得上美男子吗?”言下甚是得意。那叫做雁吉的道:“不错不错,以后我再也不离两位师兄半步。”踏上一步,站在招风耳两人身边,唯恐离得远些。

  大头人笑道:“咱天绝谷中,论武功,我童雁朔勉强排的上前十,论相貌嘛,前三那是当仁不让的!不然小师妹如何对我情有独钟?”

  招风耳“呸、呸”两声,叫道:“你这小子说谎,咱们小师妹何曾正眼看过你?你站左边,小师妹便往右看,你站右边,小师妹便往左看!”

  大头人幽幽道:“女孩家的心思你怎么懂得?那是害羞!”

  5x更*新最#快S}上酷匠网_W

  招风耳道:“依我看来,小师妹明明中意我多些!便在前几日,小师妹还夸我来着!”

  另外两人齐声道:“胡说胡说,她怎会夸你这丑八怪?”

  招风耳哈哈大笑,得意道:“那日天气炎热,小师妹望着我道:‘五师兄,要是我有你这般两个招风大耳,那该多好,便凉快的多了!’”

  独孤踏雪笑得肚子也疼痛起来,想是大头人与斗鸡眼俱心仪小师妹,听招风耳这般说,登时吵作一团。

  独孤踏雪见三人吵得热闹,便想钻进洞去。哪知他身子一动,只见眼前人影一晃,斗鸡眼挡在身前,笑眯眯道:“我看这位仁兄倒是个懂得道理的,咱们不妨听他说说,看看小师妹到底会喜欢哪一个?”

  另外两人齐声叫好,凑了过来,将独孤踏雪围在当中,道:“不错不错,咱们哥仨就信这位仁兄!”他三人均盼望独孤踏雪说自己句好话,是以言语上便客气了许多。

  独孤踏雪心中暗暗好笑,暗说这三个糊涂蛋,自己都未曾见过那小师妹,哪会知道她喜欢谁?看这三个活宝模样,恐怕那小师妹的样貌想必也不敢恭维,嘴上却道:“三位俱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倒叫在下好生踌躇,若是嫁了这位英雄吧”,他眼睛望向大头人,大头人一张脸笑得花儿一般,独孤踏雪道:“可又放不下这位”,他一指招风耳。招风耳眉开眼笑,道:“那便嫁我好了!”独孤踏雪装模作样叹口气道:“要嫁了你罢!却又舍不得这位目光如炬的英雄了!”那斗鸡眼听了这话,幽幽叹道:“两位师兄,你们如何忍心让小师妹为难?便是嫁了我也嫁得不心安!”脸上一副愁苦模样,仿佛小师妹真的已嫁了给他一般。

  大头人揪住独孤踏雪衣领道:“我不管,反正小师妹是要嫁给我的!”另外两人唯恐独孤踏雪一时受了胁迫,竟而答应,赶忙揪住独孤踏雪衣服,摆出一副凶神恶煞模样。

  独孤踏雪叹了口气道:“三位英雄俱是如此出众,可当真难为在下了!”一拍大腿,笑道:“有了,在下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管保三位英雄个个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