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胖大和尚道:“孟老兄请了,和尚我最爱看人打架。不垢和尚又不爱看打架,晚来便晚来了,有什么相干?”他中气极足,嗓门又大,说起话来便如半空中一个炸雷,震得在场诸人耳朵嗡嗡直响。在场众人皆识得这和尚乃是妙香山正果寺罗汉堂长老空相和尚。

  孟不为笑道:“五年不见,空相大师风采依旧。”

  空相和尚哈哈笑道:“好说好说,这五年来和尚打架无数,只是碰不着对手,总是不快意。早听说你老兄调教有方,几个徒弟都是厉害角色,可惜和尚我不能下场动手,只能干看,过过眼瘾。当真让人心痒难熬!”转过头对身边小和尚吼道:“你们这些小秃驴给我听清楚了,一会上台都要卖力,谁打输了回来,我老粗的禅杖伺候。”说罢哈哈大笑。他身边和尚听他在大庭广众下大叫“秃驴”,却不敢顶嘴,个个如霜打了的茄子,再也神气不起来。

  忽然一个声音道:“你秃我秃,秃者非秃,秃驴非驴,是诸法空相。”这声音极细,于空相和尚大笑声中,如一柄锥子透囊而出。空相和尚笑声虽大,却盖这声音不住。

  说也奇怪,空相和尚听了这声音,啐一声:“老家伙又来捣乱”,竟不再言语。

  孟不为笑道:“空相大师天不怕地不怕,却只怕了苦厄禅师!”

  t'酷@匠P网m正版首发8

  东北山丘上,那昏睡老僧睁了迷离睡眼道:“空相和尚怕过谁来?他不过是怕老和尚念经罢了。上次他非要缠着我打架,我刚刚将般若波罗蜜心经诵了一半,他早飞一般逃走了!”

  空相和尚啐道:“听你念上一句,头也要疼上半天。你也是佛门中人,须有些菩萨心肠才是。你看看身边那些小秃驴,想必给你念的饭都吃不下一口,个个黄皮拉瘦。如此下去,只怕不过三年,你大明山无上禅寺便全体去见了佛祖罢。”说到此处,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孟不为手捋胡须,哈哈一笑道:“不知静虚、同尘二位道长意下如何?”

  西向山丘上一位道长站起身来哈哈笑道:“不知空相大师禅杖够粗否,若是不够,我三清观中这里倒有现成的,不妨借给大师使用!我道士最喜看人打和尚。”说罢打个哈哈,众人认得这人乃是百王谷三清观法虚道人。

  北向山上同尘道长念一声“无量天尊”,道:“客随主便,我沙积山无量观全凭孟老宗主安排!”

  南向山丘上众位俗人早已等得不耐烦,各个高叫道:“这便开始罢了!”

  孟不为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好在这射仁台上,乃是切磋技艺的所在,并非寻常江湖上所说擂台,各位俱是当世高人,同为武林正脉,同气相连,出手切莫伤了和气!”

  他正色朗声道:“何为射仁?”

  他身后六位年轻弟子齐声道:“仁者如射,发而不中,反求诸己!”

  孟不为将手一挥,那六名弟子躬身退下,复有人搬了三张椅子摆在射仁台一侧。独孤踏雪只道是为孟不为与两名老者准备,不料那两位老者竟然也退下台去,孟不为自居中坐了,身旁两把椅子却都空着。

  过了片刻,竟然无人上台。空相和尚急得抓耳挠腮,左手突伸,揪住身边一名小和尚。那小和尚法名无得,口中刚“诶呦”一声,屁股上早挨了一脚,身子打着滚飞向射仁台。

  独孤踏雪见空相和尚举动出奇,心中忍不住好笑。无得在空中不住翻滚,眼看便要撞倒射仁台上,忽的身子一挺,稳稳站住,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众人心知他定是怕打输了回去挨揍,再看空相和尚,已是眉开眼笑,自怀中掏出一只肥大狗腿在口中乱嚼。

  万事只怕开头难。台上既有了人,便有人上台挑战,却是沙积山无量观的弟子,道号唤作静胜的。无得和尚功夫得自空相传授,全是刚猛一派。无量观乃是道家正宗,讲究以柔克刚、以弱胜强。无得脸上一副愁苦模样,出手却如鹰击虎噬,大有堂皇气象。静胜衣袂飘飘,负阴抱阳,悠然有出世之姿。射仁台上两条人影闪转腾挪,如穿花蝴蝶般甚是好看。

  台下各派弟子仔细观瞧,将台上二人招式与自己所学互为印证。有人自视甚高,本欲在此次大会上一鸣惊人,见无得一掌打出,心中便想,若他对面之人是我,我该如何应对?待见静胜并不迎击,只退后一步,心中又想,若是无得和尚此时上前一步,先以虚招攻静胜下盘,再趁其躲避时攻其右肋,便可取胜。待无得和尚变掌为爪,向静胜脸上抓去,心中不免大叫可惜,对台上二人便存了轻视之心。待见静胜侧身躲过,露出右臂曲于体侧,便似一头雪水当头淋下,一股傲气尽化作乌有。原来静胜道士后退一步乃是诱敌之计,若是无得和尚向他右肋下攻去,静胜便可出手擒他左臂,趁势反击。

  独孤踏雪无心观看,一双眼睛只在四处梭巡。他一个人孤零零在山丘之上,并无一人上前搭话,他有心再到人群中寻找,却总怕自己一旦走开,大师兄却会一眼望上来。

  他搜寻半日,莫说无人理睬,便是兰方九的影子也没看到。台上之人走马换灯,无得连胜三人,却败在第四场上。

  到了中午时分,自有孟语宗弟子抬来粥饭在射仁台下供众人饮食。好在各派弟子众多,便是俗人也有不少,并无人来盘问他。独孤踏雪拿了几个馒头,自到偏僻处找了一棵大树,在树荫下坐倒,口中塞了馒头乱嚼。他心事如麻,当真是味同嚼蜡,忽听得头顶树荫间有声音传出,仿佛有人在吞咽口水。他抬头去看,只见一个小和尚愁眉苦脸,望着自己手中馒头口水大流,正是无得和尚。原来无得深知空相师叔性子暴躁,若是被他见了自己,恐怕难免一顿禅杖打来。因此下了射仁台不敢归本队,只混在人群中,找个机会纵跃上树,隐藏起来,只盼空相和尚气消。眼见有人分发馒头,本想上前拿上几个,无奈寺中师兄弟俱在人群之中,因此强忍了饥饿在树上苦撑。此时见了独孤踏雪手中馒头,忍不住食指大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