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借着月光仔细观瞧,果见枯枝落叶上一行浅浅脚印往山下行去,当下紧了紧腰带,顺着足印追踪而去。树林中月光尽被遮挡,黑暗异常,脚印时隐时现,他走了两个时辰,再也看不到半点痕迹,心中大是失望。忽听远处哗啦啦声响,仿佛湖水拍岸之声,情知前面不远便是落马湖,回想自己三日来上下求索,仍是白忙一场,心中忍不住沮丧。他朝着落马湖方向走去,忽然隐隐听到身旁树林中有响声传出,那声音断断续续,便好似有人抵受不住疼痛而痛苦呻吟,在这无边黑暗中显得极是瘆人。独孤踏雪心中一惊,想起幼时所听过山魈伥鬼传说,不觉毛骨悚然,转身欲走,总觉不忍,心中暗想:“自己将落马湖畔山岭搜寻已遍,仍然不见大师兄踪影。况且无忧丹已失,自己命不久矣,纵是遇上山魈伥鬼,却又有何惧?若那声音确是有人发出,必是遭了危难。想师父一生立志济世救人,自己临死前若能救得一人,也算告慰师父在天之灵了!”当下不再迟疑,快步向那树林走去。

  酷…7匠w|网永Z久免!费看Fb小i0说

  人未进树林,一股腥臭气扑鼻而来,独孤踏雪心中一惊,情知必是白尾怪蛇作恶。他曾亲眼看到白尾怪蛇毒性之剧,若是人被咬中,往往连哀嚎也发不出一声便已毙命,想来便是有人在林中,也难逃厄运。

  他正待回身,闻一阵沉重喘息之声,他又往里走了两步,更是大惊,只见树上林间血肉模糊,数十百条白尾怪蛇被斩做一段段在地上来回扭曲。不远处一人盘膝而坐,脸上满是黑气,面上肌肉紧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正是醉雨楼头的白衣大汉。

  独孤踏雪顾不得林中危险,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白衣大汉身边,伸手轻推两下,那大汉应手而倒,去探他鼻息,只觉炽热如火。

  独孤踏雪心知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负了大汉,踉跄向湖边走去,转过两个山坳,便到湖边。独孤踏雪将他轻轻放下,只见大汉脸上灰蒙蒙一片,不见一丝血色。独孤踏雪久在山中游荡,心知要救此人,须得将他伤口中蛇毒吸出。他仔细查看,见那大汉左手上横七竖八俱是伤痕,已然肿得黑亮,其上两个细细牙印,手腕以上倒无肿胀,只是一层淡淡黑气。

  独孤踏雪在拣拾石块磕砸,在碎片中找了片锐利如刀的,将大汉左手手背割开。伤口中流出数滴黑血,其色如墨。独孤踏雪一心要救此人,捧了他手掌在口中吸吮。那伤口中血液甚是粘稠,他费力半晌,连吸几次,伤口中终于流出红色血液。白衣大汉手上肿胀渐消,脸上黑气却依然不去。

  独孤踏雪掬捧湖水漱口,只觉口中颇有酸麻之感。他也不害怕,心中只盼能救了这大汉。

  白衣大汉呼吸渐渐平稳,伤口中鲜血一滴滴滴在湖边岩石上。独孤踏雪忽闻身后簌簌作响,回头一望,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原来树林中密密麻麻爬出数百条白尾怪蛇,昂首吐信,将他二人围在湖边。

  独孤踏雪跳起身来,扶起大汉向后退去,转眼已退入湖边浅水,群蛇纷纷俯首去****大汉滴落鲜血,乱作一团。过了片刻,蛇群中忽的安静下来。群蛇均伏下身子,将头贴在地面,蛇群从中间如波浪般向两旁分开,让出一条路来。

  只见一条小蛇徐徐游来,这小蛇与周围白尾怪蛇完全不同,通体灰白,尾部却是黑色,头上金灿灿一个鸡冠样的肉瘤。这蛇儿体形虽小,却仿佛在蛇群中有无限权威,蛇群中不乏体量大过它数倍的,也是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样。

  原来这白尾怪蛇乃是蛇中异种。别种毒蛇俱是身子愈大,毒液便愈多,毒性也愈强,只有这白尾怪蛇初生之时毒性最强,待身子渐长,毒性却越来越弱。待十三年后,蛇身逐渐变为灰色,白尾转黑,便再无毒性。但若这小蛇破壳而出时头上有一小小黑色肉瘤,则又是白尾蛇中的异种,号称金冠黑尾。这金冠黑尾出生后只长两年,便不再长,因此看上去不过是条小蛇,只是毒性却是越来越猛烈,专以天下剧毒之物为食,待其白尾转黑之际,头上肉瘤便由黑转紫、由紫转红、由红转金,到了这时,金冠黑尾便是天下群蛇之王,不管是何样毒蛇,见了金冠黑尾,俱都俯首称臣。

  独孤踏雪见这金冠黑尾蛇很是邪气,不敢掉以轻心,在水中摸起几块石块握在手中,双眼紧紧盯在金冠黑尾身上,须臾不敢稍离,唯恐它暴起伤人。金冠黑尾游走到大汉滴落血迹之处,周围怪蛇纷纷退让,那小蛇俯首吐信嗅了嗅气味,却不****,昂起头来,扭动身子,口中嘶嘶作响,显得甚是快活。

  群蛇见金冠黑尾不动,又纷纷去****石上残留鲜血,片刻便已舔光。金冠黑尾蛇一声嘶鸣,群蛇分为左右两路堵住二人两旁去路。独孤踏雪只见蛇头涌动,无数血红蛇信吞吞吐吐,样子甚是怕人。金冠黑尾低声嘶鸣,两旁怪蛇涌动,却不前进。金冠黑尾将黑色蛇尾打在地上,啪啪作响。群蛇乱作一团,向前游动少许,却不再动。金冠黑尾电般冲进蛇群,往诸白尾怪蛇身上咬去,群蛇见它近身,竟不敢动,其中几条被它一口咬过,翻转几下,便露出白色肚皮僵死。

  金冠黑尾昂首嘶鸣,群蛇奋勇上前。独孤踏雪心知蛇群凶猛,若是向前,绝无逃命之机,若是负了大汉泅水,或许便有一丝生机。当下再无犹豫,一步步向湖中退去。

  白尾怪蛇本来生性畏水,此时却游下湖水,向二人追来。

  独孤踏雪手托大汉,向湖中泅渡,黑暗中也看不清方向,只求离怪蛇远些才好。他回头望去,只见身后不远处,水面上蛇头攒动。金冠黑尾跟在群蛇之后下水,一颗金色蛇头左顾右盼,仿佛指挥群蛇兜剿二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