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困兽犹斗

  独孤踏雪心中一紧,心知这二人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当下举目四顾,身边却只有稀疏树木,若那二人走来,必定会被发现。他心中慌乱,料想若是在此处不动,定无幸免之理,若是逃走,或许还有一丝生机,当下举足欲逃,觉腿脚碰到一物,他不由一惊,才见身旁泥水中竟然伏着一人。那人全身裹满泥巴,只露一双眼睛紧紧盯在自己身上。独孤踏雪坐在此处吃了三条白尾蛇,竟然一无所知。那人轻轻摆手,示意独孤踏雪不要出声。独孤踏雪微微点头,心中唯恐受池鱼之灾,悄悄挪动两步,也学那人一般将身子缓缓浸入泥水之中,只露出口鼻。他已在泥滩上躺了大半个晚上,头面早已俱是污泥,倒也不易被人发觉。

  独孤踏雪将头伏在树根处,只听蹄声渐近,过了片刻,竟然停住,离独孤踏雪不过三数丈远。

  只听罗刹女道:“对付这几个败军之将,小妹出手也便够了,劳动姐姐大驾到这泥泞之地,这几人当真该死!”

  鬼雪并不答话,只是“哼”了一声。

  罗刹女笑道:“敢是姐姐怨小妹昨夜未曾出手吗?小妹武功低微,唯恐给姐姐添乱,况且这群白尾异蛇乃是神君苦心培育,自要悉心照料。如今这十万尾白尾异蛇仅存十之一二,姐姐自然无碍,只怕小妹难免挨罚!”说着叹了口气道:“其实姐姐何必如此辛苦,只要祭出百斩符,便可将他们一网打尽!”

  鬼雪冷冷道:“你不必抬出神君来,我做事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不必知道!”

  罗刹女笑道:“小妹怎敢?!”

  鬼雪俏脸含霜,道:“你又有什么不敢了”,冷笑两声:“你听清楚了,我既能救你,便能杀你。”

  酷*匠网首.{发

  罗刹女悚然道:“属下不敢!”她本来与鬼雪并肩而行,此时见鬼雪发怒,便一夹坐骑,上前两步,道:“这几人甚是奸猾,属下一路紧随,竟然还是给他们逃了!”

  鬼雪淡淡道:“我有些倦了,咱们走吧”,她一勒马缰,向来路走去。罗刹女道:“姐姐便先请回去,白尾异蛇培育不易,待属下四处召集,随后便来。”鬼雪并不答话,哼了一声,绕过树林向东去了。

  罗刹女自背后取出琵琶,铮铮弹奏起来,声调急促,并不连贯。树林间沙沙作响,数十条白尾异蛇蜿蜒游来。那些蛇儿身上沾满泥浆,甚是狼狈。又过片刻,已聚了数百尾白尾怪蛇。罗刹女伸手在身旁灌木上取了条怪蛇把玩。那怪蛇在她身上蜿蜒行走,显得甚是温驯。罗刹女握住那蛇,在蛇头上轻轻一吻,口中冷笑三声,道:“泥水里很舒服吗?你还是乖乖出来受死吧!”手腕轻扬,手中怪蛇向独孤踏雪藏身处激射而来。

  独孤踏雪只觉泥水震荡,身旁那人早已窜起。手中刀光一闪,将白尾怪蛇斩为两段,那怪蛇死而不僵,张口咬来。那人横了长刀向蛇头拍去,半截断蛇反向罗刹女飞去。罗刹女嘿嘿一笑,手指轻弹,又射出一条白尾怪蛇,两条怪蛇在空中相撞,缠绕在一起。白尾怪蛇性情暴躁凶悍,便是同类也要相食。两蛇甫一相撞,便在空中互相撕咬,待落了地,更是波及其他,蛇群中一阵骚动。

  那人嘶吼一声,将人带刀合身向罗刹女扑去,地上怪蛇虽多,却并不敢上前扑咬。独孤踏雪见这人身形瘦小,手中长刀映日,便知他是殷得水了。

  罗刹女并不下马,自琵琶中抽出剑来与殷得水斗在一处,他二人剑法武功本来只在伯仲之间,只是殷得水既受重伤,夜来夺命狂奔,又在泥水中潜伏许久,功夫已大打折扣。罗刹女居高临下,一剑剑劈将下来,殷得水连接数招,身法渐显迟滞。转眼罗刹女又是一剑劈下,殷得水举刀抵挡,罗刹女咯咯一声笑,剑路忽变,该劈为削,向殷得水肋下攻来。

  殷得水不及躲闪,身子一矮,扑在地上泥水坑中。罗刹女一提手中缰绳,喝一声“起”,胯下坐骑人立而起,两只碗大马蹄向殷得水踢去。殷得水滚动身体,手中刀光一闪,那马儿一声悲鸣,两只后腿已被斩断。殷得水沉声喝道:“动手!”罗刹女身后泥水四溅,泥坑中跃出两人,一人手中提一根铁杖,另一人摆一双肉掌,杖掌齐施。正是虎婆婆与沈以澄二人。

  原来他三人被困醉雨楼,与手下帮众奋力抵挡,怎奈白尾怪蛇如潮水般涌来。若在平时,虽有鬼雪与罗刹女催动,怪蛇也未必如此听话,偏偏当晚雨倾如注,醉雨楼外平地尽为泽国,白尾怪蛇生性怕水,不要命的向醉雨楼上爬来,到了后来,他三人与剩余弟子被迫跳楼逃生,这才摆脱怪蛇追击。哪知鬼雪与罗刹女一路追来,他三人一路逃命,到了这泥滩时,手下人非死即散。他三人略一商议,只觉天地虽大,却再无容身之处,只能决一死战。好在泥滩上遍地泥泞。他三人便伏身在泥水之中。本来他三人俱是江湖上有名的大豪,平时说什么也不肯躲在泥水污秽之中,此时心感门人弟子俱灭,自己一生心血付诸东流,心中均是一般想法,便是要与鬼雪等人拼个你死我活方才罢休。眼见鬼雪独自离去,他三人虽未商量,也知此乃天赐良机,要将二女各个击破。

  罗刹女处变不惊,双足在马镫中轻轻一点,身子凌空而起,头下脚上,手中怪剑瞬间攻出九招,迫退三人。她胯下骏马哀鸣倒地,罗刹女身子落下,双足一沾马腹,虎婆婆等三人又已攻到。

  沈以澄身受重伤,内力不济,此时使出落花拳法,避重就轻,以快打快,十拳中倒有七八拳乃是虚招。虎婆婆力大杖沉,每一杖打出,隐隐有风雷之声。殷得水使出全身解数,刀光闪烁。

  罗刹女心中暗暗叫苦,她与鬼雪策马来时,已瞧见有人躲入泥水中,她自然不知那人是独孤踏雪,只道是虎婆婆等人设下埋伏。鬼雪既未提到,她便也不点破。她料想三人俱是败军之将,有心要杀这三人回去请功,因此才将鬼雪支开,哪知三人困兽负隅,死战不休,几十招一过,竟然频频遇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