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不过片刻功夫,四大高手中已有三人伤在鬼雪手中,各小帮派首领已在暗自琢磨该如何逃走了。

  虎婆婆不怒反笑,声振林木,惊起山中无数宿鸟。她虽然年迈,然而气概豪迈,端的不让须眉。

  虎婆婆笑声渐歇,沉声道:“老身身经百战,倒以今日之战最为痛快!

  鬼雪掩唇笑道:“母老虎果然名不虚传!”

  √1最g新r"章;#节上◇r酷匠网(√

  虎婆婆转头对殷、方二人道:“你二人替我掠阵,看我斗斗这个魔头!”

  殷、方二人俱是半边身子酸麻难忍,当下点头退后。

  虎婆婆伸手在虎头杖上摩挲,轻声道:“想不到有生之年,我还用得到虎尾杖法,杀千刀的,你在天之灵,看我为你报仇!”

  她夫妻二人当年号称刀杖双绝,虎头先生三十六路虎头刀法刚猛凌厉,虎婆婆这套虎尾杖法脱胎于疯魔杖法,又揉以杨家枪法,于大开大合中点戳崩刺,端的是稳准沉狠,前三十六路取守势,后三十六路取攻势。若遇强敌,他夫妻联手,刀杖合璧,首尾呼应,进攻退守,所向无敌。自从虎头先生遇害,虎婆婆感念先夫,便不再使这一路杖法。今日眼见仇敌在前,便打定主意要以虎尾杖法杀敌,以慰虎头先生在天之灵。

  虎婆婆身子一矮,缩成一团,呼地向前蹿出,一根虎头杖横劈竖挂,状如疯虎,威势惊人。

  殷得水见虎婆婆一根虎头杖将鬼雪身子笼罩其中,心中略宽,便盘膝坐倒,运功疗伤,排帮帮众上前将他围在当中。鬼雪红衣飘飘,展开身法,与虎婆婆斗在一处。虎婆婆力大杖沉,举重若轻,身子快捷灵动。鬼雪身法飘忽,与虎婆婆若即若离。

  方在渊仔细观瞧,便知虎婆婆虽一时占得上风,但呼吸渐沉,过了片刻,虎婆婆手中铁杖果然稍慢。

  虎婆婆心中焦急,使一个虎尾三鞭式。鬼雪见来得厉害,闪身躲过。待虎婆婆杖势稍颓,猱身而上,虎婆婆嘿嘿冷笑,忽的势子一收,将铁杖狠狠一顿,虎头杖顿时陷入地面尺余。虎婆婆双手握住铁杖,飞左足踢去。鬼雪咯咯娇笑声中伸玉笛点她足踝,虎婆婆叫一声好,左膝微曲闪过,右足又起,向鬼雪头上踢去,竟是双足凌空。一时间此曲彼伸,连环踢出二十余脚。

  鬼雪“哎呦”一声,身子向后便倒。场中群雄轰然叫好。虎婆婆却暗暗叫苦。鬼雪身子尚未及地,伸手一撑,身子斜斜纵出,手中玉笛点向虎婆婆腰间。虎婆婆大喝一声,双手较劲,身子借力陡地向上翻起,一个筋斗,站在虎头杖顶,忽觉腿上承山穴一麻,再也站立不住,倒撞下杖来。

  鬼雪一击得手,手中玉笛破空向虎婆婆头顶打去。忽然人影一闪,两根手指往鬼雪目中插来。鬼雪回笛敲去,那人缩了手指,伸手接了虎婆婆,一翻身退出三丈,落在殷得水身后。殷得水只觉后背一麻,大椎穴已给那人按住。他心中大惊,侧头去看虎婆婆时,只见她脸色惨白,浑身便似给人抽了筋般软软下垂。此时夜空中霹雳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亮那人脸庞,赫然是方在渊。

  方在渊看也不来看二人一眼,眯起眼睛笑道:“鬼雪姑娘!”

  鬼雪淡淡道:“哦?!”

  方在渊道:“不知在下何处得罪了姑娘,姑娘竟然要将我英雄会连根拔起!”

  鬼雪道:“便告诉你也没什么!在场众人于我并无仇怨。只不过各位俱是一方大豪,手下门人弟子各有数千。如今耗时两年,竟然连个英雄大会的影子也寻找不着,实在太也无用!”她眼光瞟过群雄,淡淡道:“杀了便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群雄见她眼波流转,说什么也不像个杀人如麻的魔头,只是给她眼睛在身上一晃,却忍不住出一身冷汗。

  方在渊呵呵笑道:“既是姑娘与在下并无冤仇,何不化敌为友呢?”

  鬼雪轻轻擦拭手中玉笛,道:“你要与我化敌为友?你配吗?”

  方在渊不由大窘,只是他向来面善心黑,尴尬笑道:“姑娘是仙女般人物,在下自然不配,只是”,他一指场中诸人,道:“姑娘武功卓绝,要打发这许多人,虽是不在话下,却难免脏了姑娘的玉手”,他脸上堆满笑容,道:“我英雄会中人向来识英雄、重英雄,如今上下人众见了姑娘这般人物,俱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若是姑娘肯率领本会。本会会众自当肝脑涂地,为姑娘寻那英雄大会!”

  殷得水忍不住破口大骂,他们排帮之人,俱是贩夫走卒,不管甚么恶毒的言语,只当做家常便饭一般。他先骂方在渊,再骂鬼雪,污言秽语滚滚而来,忽觉背后大椎穴上一松,真气运行已然无碍,他正待起身,忽然脸上“啪啪”挨了两记耳光,紧接着身子又是一麻,后背大椎穴上又给方在渊稳稳捏住。

  方在渊正色道:“殷帮主若是骂我方某人,方某人自然洗耳恭听,只是如今鬼雪姑娘乃是本会兄弟众望所归的首领,焉能容你辱骂?”

  鬼雪睁大眼睛奇道:“如此说来,你竟是要将这会首让给我当吗?”

  方在渊大声道:“这个自然,若是姑娘这般神仙人物做了我们会首,我们英雄会会众便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鬼雪咯咯娇笑道:“那也不错,我倒还从未做过什么会首,想来好玩得紧。你这人见风使舵,算得什么英雄了,分明是个狗熊!要我来说,你们这英雄会便改名叫做狗熊会罢了!”

  方在渊谄笑道:“姑娘既然说是狗熊会,那我们便改名做狗熊会也不妨,只是姑娘如花朵一般的人儿,日后江湖上传扬出去,说您是狗熊会的会首,只怕不太好听。”

  鬼雪媚眼如花,笑道:“你这人倒有趣的紧,言语也有几分道理。”

  方在渊点了虎婆婆与殷得水两人身上三处大穴,两人颓然倒地。虎头寨与排帮门下眼见首领被擒,虽有心救援,却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方在渊躬身道:“小人既已是姑娘属下,自然一切为了姑娘着想”,他将手一招,大声道:“自今日起,英雄会会首便是这位鬼雪姑娘,若是再有人喊我一声会首,便是和我方某人过不去!”英雄会会众轰然响应,一起喊道:“我等俱奉鬼雪姑娘为英雄会之主,若违此言,不得好死!”个个腆胸迭肚,喜形于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