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听了她这句话,心中俱是一凛,俱是一般想到:“若是敌方已然潜入药圈之中,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众人眼光在场中来回扫视,场中各帮派群雄俱是男子,只有虎婆婆一人是个年老婆婆,被围镇民之中俱是老弱病残,并无一个年轻女子,当下不约而同将目光聚集到众歌姬身上。虎婆婆等俱是心思缜密之人,既听罗刹女喊出“姐姐”二字,便一个个的看过去,只见群歌姬中,红衣少女俏然独立,年纪较之罗刹女还小了一些,其余歌姬俱是半老徐娘,个个面无人色,体似筛糠,莫说动手杀人,便有只老鼠蹿了出来,只怕也要吓得晕过去了。

  虎婆婆与殷得水、方在渊对望一眼。殷得水伸出手来,比了个砍的手势,虎婆婆微微点头。他二人虽不愿多造杀孽,到了此时却再顾不得了。虎婆婆沉声道:“一个不留!”

  她话音未落,殷得水手中已起了一片刀光,向众歌姬头上罩去。众歌姬正待逃命,四周却早已被围住,无处可逃。眼看众歌姬就要命丧黄泉,忽然“叮”的一声响,殷得水手中刀被两根手指夹住,原来却是方在渊出手。殷得水用力回夺,那刀夹在方在渊两根手指间,便如生了根一般。殷得水身子瘦小,力气原非其所长,他手中一百单八路银河快刀,讲究的是羚羊挂角、水银泻地,重轻灵机变而短于横劈竖砍,对敌之时,往往一路刀法使完,毙敌于刀下,手中快刀尚未与敌人手中兵器相交。他这一刀斩出,眼见斩的不过是一群寻常歌姬,不过使出三分功力,即便如此,眼见方在渊竟然仅靠二指便夹住他手中快刀,心中仍是大为惊骇。

  虎婆婆见是方在渊出手,极是诧异。

  方在渊哈哈一笑道:“诸位老大多虑了,兄弟这十多天来住在这醉雨楼,这诸位,嗯……姑娘方某都是见识过的,实在无一人身上有半点武功,你我虽是江湖中人,总不好多造杀孽,不如便放他们一条生路罢!”

  群歌姬听了他言语,顿觉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人,没口子的哀求。虎婆婆望了一眼殷得水,殷得水也是一脸的糊涂。

  殷得水哼了一声道:“既是方老大讲情,那便算了。”

  方在渊转过身来,冲着众歌姬笑眯眯地道:“我等俱是粗人,这十余日来,实在对各位姐姐多有得罪”,他一挥手,一名帮众上前听命。他道:“去师爷处,给每位姐姐支上十两银子!”那帮众应了一声自去。

  虎婆婆与殷得水面面相觑,不知方在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众歌姬于鬼门关上绕了一圈,哪里还奢望什么银两,只觉这英雄会会众虽然粗鲁,好在老大倒是个通情达理的。那绿衣歌姬刚刚转醒,摸摸项上头颅仍在,便哭哭啼啼拜倒。

  方在渊笑嘻嘻将绿衣歌姬扶起,伸手去擦她眼角泪水。绿衣歌姬乃是欢场老手,怎不知在这节骨眼上定要将这群煞神伺候的服服帖帖,顾不上脸上早已涕泪横流,忙不迭摆出一副笑脸相迎。

  方在渊伸出手指在绿衣歌姬脸上擦了两下,忽然反手向身后戳出,他身后正是那红衣少女。他演了这许久的戏文,便是为了这一指。这一下事起突兀,离得又近,虎婆婆等人只觉眼前红光一闪,方在渊竟然戳了个空。

  红衣少女咯咯笑道:“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是要趁奴家看不到的时候动手动脚!”

  方在渊哈哈一笑,听音辨位,身子纵出,在半空中翻了个身,使一个鹰爪功,十根铁指罩向红衣少女,口中却道:“鬼雪姑娘天生丽质,当真是我见犹怜。方某寓居醉雨楼十余日,却缘悭一面,今日见了,自然舍不得放手了,姑娘莫怪!”

  鬼雪道:“你这么凶巴巴的,奴家见了心里怕得紧,只好逃了。”闪动身形,在人群中来回躲避。

  她一路逃过去,身子闪过之处,已有七八条大汉哀嚎倒地。只是她身手极快,纵是虎婆婆等人,也没见到她是如何出手。

  方在渊当真了得,鬼雪左闪右避,尽往人群中躲去,却始终脱不了他指影笼罩,十根手指距鬼雪背上十数处大穴上不过毫厘。殷得水向来自负轻功无双,此时见了方在渊的身法,心中也自愧不如。

  方在渊心中却别有一番滋味。他已拼尽全力要将鬼雪毙于指下。数次脚下加力,只道必能如愿,可惜他快一步,鬼雪便也快上一步,竟是始终差了那么一点。他初见鬼雪之时正在气头,后来略一沉吟,便知她绝非醉雨楼中歌姬。他料想鬼雪敢孤身一人潜入,想必身手了得,为求一击必中,才假意阻拦虎头寨大汉。他那一指距离既近,发难又促,本是十拿九稳,没想到竟给她避了开去。他两人在人群中追逐,鬼雪左闪,他便只能向左追,自然是鬼雪占了先机,只是鬼雪至始至终并未回头,显是并未将他放在心上,叫他如何不心惊。

  忽然鬼雪身前刀光闪烁,原来是殷得水一刀斩来。鬼雪身子一顿,停住脚步。方在渊心中大喜,右掌凝聚毕生功力往她背上印去。鬼雪身子向左一晃,让过这掌,又是一阵劲风袭来,一根老粗拐杖迎面砸到。鬼雪咯咯娇笑,伸笛在那虎头杖上一点,身子借势向后纵出,伸足向方在渊下身要害踢去。方在渊前冲之势甚急,止身不住,便仿佛将身子向鬼雪脚上送去一般。眼见躲避不及,方在渊大喝一声,左掌打出,打在身旁一名英雄会会众身上,那会众口吐鲜血,身子向后飞出,眼见是不活了。方在渊借力倒纵而出,身子甫一着地,力从脚下起,纵身扑上,又入战团。

  酷◇3匠网永'~久!…免}a费G看5小,说“Y

  虎婆婆连声咆哮,左手连伸,将左近英雄会会众抛了开去,手中虎头杖使得开了,大开大合,虎虎生风。殷得水一柄快刀,如跗骨之蛆,刀刀不离鬼雪要害。方在渊双手点戳按打,尽往鬼雪身上大穴招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