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乱云飞渡

  严寿拉着独孤踏雪道:“今日得见少主人,真是喜煞我等了,如今江湖险恶,少主人要去何处,便带了我四人随行便是。我等功夫俱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不管什么山贼强盗,还是豺狼虎豹大狗熊,俱都不在话下,至于搬运东西,那更是个中好手。”说罢向严福使一个眼色。严福点头,作色道:“如今苦儿少爷既已回来,我们四人便唯你马首是瞻,只盼你取出庄主所留宝藏,重振严家庄声威。”他用眼角瞟向独孤踏雪,见他神情冷漠。严喜、严禄早将行李打开,一件件翻找。包袱中除了两件破旧衣物外竟是空无一物。脸上不由露出失望神色,一起望向严寿。

  严寿料想独孤踏雪乔装改扮,纵然身上无有银两,包袱中也多少该有些散碎银两才是,待见了严喜、严禄眼神,跳将过去,将那几件破衣从头到尾仔细摸过,只怕在衣缝中有什么纸张地图。他搜了两遍,仍是一无所获,心知独孤踏雪并不知晓什么宝藏之事,便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这才想起独孤踏雪与严德天向来疏远,回想适才自己与严福一唱一和,丑态百出,不由恼羞成怒。

  严福见他一张脸拉得老长,心中早已明白,脸色一沉,反手一掌将独孤踏雪打得直飞出去。四人一拥而上,将独孤踏雪按在地上痛打。

  独孤踏雪忍住身上剧痛,紧咬牙关,任凭四人拳脚落下,绝不出声。他眼角瞥见旁边一块山石,扑上前去,一把抢在手中,往那四人腿上砸去,一双手却早给人抓住,动弹不得。严禄、严喜二人将他从地上提起,严寿狞笑道:“少爷,你若是知道什么,便早些说了出来,免得皮肉受苦!”

  独孤踏雪一口鲜血吐在他脸上。严寿嘿嘿笑道:“我也不来和你一般见识,自有人想与你攀攀交情!”哈哈一笑走开。严福早已等得不耐烦,怪叫一声,跳上前来,抽了独孤踏雪两个耳光。独孤踏雪只觉愤懑欲死,全身却动弹不得。

  严福抽出腰间单刀,挥刀向独孤踏雪头上砍去。忽然人影一闪,严寿笑嘻嘻挡在身前,道:“严福,好歹苦儿也是咱们少爷,怎好动刀动枪?再说这长夜漫漫,也没只肥羊送上门来,你这一刀砍了下去,叫兄弟们下半夜守着尸首发呆吗?”说罢回手一拳,打在独孤踏雪肚子上。四人围住独孤踏雪,一顿痛殴。独孤踏雪只觉自己是汪洋大海中一叶扁舟,在狂风骇浪中上下起伏,也不知哪个浪头大了,便要将这小船打入海底,再也没办法露头。

  他觉得越来越晕,眼睛越来越模糊,眼前四人幻化成无数人影,那是严德天兄弟、是柳随风、是自己的娘。这些人一齐跳出来,按住小船,要把小船按到海水深处去。

  最新√章节GC上)酷L匠…)网

  迷迷糊糊中,忽然一阵“叮铃”、“叮铃”的响声传来,那声音仿佛颇远,并不甚清楚,却来得好快,伴着一阵马蹄声密如骤雨。

  严寿低声道:“有肥羊上门,先料理了这小子,开门迎客。”

  话声才落,那马蹄声已到近前。独孤踏雪恍惚中只见刀光一闪,向自己劈来,自忖必死。不想那刀光劈到半路,便“当”地一声响,飞到半空中去了。半空中一道鞭影闪过后,严福一声惨叫。独孤踏雪睁眼去看,只见一匹烈马狂嘶,人立而起,两只碗大马蹄飞出,正踢在严喜胸前。严喜惨叫声中倒着飞出,口中鲜血狂喷。严禄见势不好,撒腿便跑。那马上骑士白衣胜雪,衣襟上一朵老大牡丹鲜艳夺目。那骑士双手撑住马背,人借马势,双腿扫向严寿。严寿一把揪住独孤踏雪挡在身前。白衣骑士哈哈一笑,硬生生收回双腿,左手抓住马鞍,身子一翻,右手自马腹下穿出,手中一道淡淡青光闪起。严寿松开双手,倒退两步,喉头发出“呃、呃”的声音,摔倒在地。严禄正自狂奔,只恨爹娘少生了几只腿脚给他,耳听背后马蹄声响,回头看时,只见冥冥晨曦中,一道青光一闪而过,他只觉脖颈间一凉,一颗大好头颅已飞了出去。

  那匹骏马更不停留,如飞而去,只留下笑声在山谷间来回激荡。

  独孤踏雪缓缓环顾四周,严喜、严禄尸横就地,严寿双手扼喉,不断扭动,鲜血自他指缝间喷射出来,过了片刻,松了双手,蹬了蹬脚,死了。严福被那骑士一鞭抽在双眼之上,两眼俱都瞎了,在地上打着滚的哀嚎。

  独孤踏雪弯下腰,拾起一块大石,一步步走向严福,严福听到声音,大声哀嚎:“你是谁?你是谁?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便杀了你!”独孤踏雪听他声音虽大,其中却都是恐惧之意。独孤踏雪将手中大石砸向严福,严福将头一偏,那大石便砸在大腿之上,登时将他腿骨打折。严福哀求道:“苦儿少爷,我家中还有老母幼子,求求你,求求你,求你饶我一条狗命”,独孤踏雪又拾了一块大石,这一次,正砸在严福头上。严福哀嚎着倒地,独孤踏雪捧起大石,一下又一下,鲜血迸溅出来,溅得他满身都是。严福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双手仍然不断作揖,摆出哀求的姿势来。他的哀求是真的,正如他的心狠手辣也是真的一般,只是不管他如何哀求,都打动不了独孤踏雪。夜空中一声霹雳响过,暴雨倾盆而下,将独孤踏雪身上的血迹俱都冲刷干净。独孤踏雪仰天大叫,仿佛一头受伤的野狼。严福已经面目全非。独孤踏雪筋疲力尽,喘息着放下手中石块,冷冷的看着严福。他的眼中不再有怒火,他端详自己双手,分明看到这双手已经染满了鲜血。

  也不知过了多久,雨霁天青,东方一缕曙光射了出来。独孤踏雪缓缓起身,身边四具尸体横陈,独孤踏雪犹豫了片刻,终究不忍让这几人曝尸荒野。他将几具尸体拖进树林,拣拾枯枝落叶将四人掩埋。他合十默祷,心中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正沉吟间,忽听林中有些动静。他钻进树林,却见四匹高头大马拴在林间,想来是严福等人坐骑。他检视马匹,在马背行囊中找些清水干粮吃了,又翻出些散碎银两来。

  遥望西方,前途漫漫。他将四匹马缰绳解了。自骑了一匹,拖着另外三匹马沿着官道缓缓行进。中午时分,来到一座集镇,便当街叫卖马匹。镇上之人见他衣衫褴褛,只道这马定是他偷来的贼赃,便往死里杀价。独孤踏雪也不还价,随便卖了几十两银子,顺便打听贤儒镇与义气岭,却无人知晓。

  独孤踏雪找了家客栈住下,在房中吃了些干粮,又出门买了几件换洗衣裳,回到客栈时已是黄昏时分。他吩咐店小二烧了好大一桶热水。他自离开严家庄后便没洗过澡,此时人泡在热水中,只觉得浑身舒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