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言哉苦笑一声,左手一翻,自怀中取出一把短剑,往自己胸口插去。唐傻子叹道:“你这又是何苦?”手指轻晃,去夺他短剑,忽见贾言哉眼睛微眯,眼角下弯,露出一个诡异微笑,不由心中一惊。便在此时,贾言哉猱身而进,右手捏成虎爪,向唐傻子当胸抓来。唐傻子见那手爪中一股黑气涌现,叫一声:“好妖人”,左掌向贾言哉胸口打去。他这一下后发先至,打在贾言哉身上。贾言哉身子忽然一转,仿佛陀螺一般转了个圈,将他劲力尽都卸了。这一招却是墨语宗不传之秘“卸掌式”。本来唐傻子一招落空,手掌一转,便要去捏贾言哉脖颈,怎料他于这电光石火间使出本门绝技,不由一愣,手掌已在贾言哉咽喉之上,便捏不下去。便在这一滞之间,贾言哉左手剑起,将唐傻子左臂砍断,右手一掌,印在唐傻子胸口。

  唐傻子向后飞出,撞在一颗高大松树上,口中鲜血狂喷。贾言哉赶上一步,一剑插进唐傻子左胸,将他钉在树干上。

  独孤踏雪耳闻变故,睁眼看去,不由怒发冲冠。他自经历冥福楼之变,自己暗自回想,总觉报仇杀人之事实在无聊至极。到了此刻,心中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定要杀了此人,为师父报仇。

  他盛怒之下,凭着一股悍勇之气,竟缓缓站起身来,爬出雪堆,向那石台上走去。

  贾言哉万万料不到这石台之上复有他人。他为此事谋划已久,数月前他得知唐傻子居于此处后,便时常在山林间隐藏打探,只是唯恐打草惊蛇,不敢靠近石台,只是在附近树林中守候。几月之内,只见唐傻子一人进进出出,从未见过第二人身影,这才上山。他既已见到唐傻子武功盖世,如今再见到一个人影缓缓走来,心中如何不怕?只是他脑筋转得极快,片刻之间,计较已定,唐傻子既已落入自己手中,即便不能得偿所愿,想来脱身并不很难。待见独孤踏雪脚步蹒跚,更是心中大畅。

  独孤踏雪体内燥热之气左突右奔,身子便要炸开一般,他张口喊了声:“师父!”再也支持不住,一跤摔倒在地。

  贾言哉哈哈狂笑道:“唐潇啊唐潇,想不到你收的徒弟,个个如此脓包!”

  唐傻子身受重伤,心中痛苦却胜过身上百倍。他自接掌墨语宗掌门后,一心所念便是炼化魔王。眼看大事将成,悔不该一时妇人之仁,中了奸计。他久历江湖,也不知在鬼门关前转过几个来回,此时心知命不久矣,头脑中却在不断盘算,如何才能解此危局。

  酷7~匠网永V久_免费*)看小`说+c

  他耳听贾言哉所言,似乎知道自己大徒弟所在,心知若是出言询问,贾言哉必定闭口不言。他数月前便曾遇人偷袭却不肯离去,固然是要为独孤踏雪配药,心中也还存了念头,唯恐与大徒弟失之交臂。

  他心思电转,口中却闷哼一声,道:“他不过是我的记名弟子而已,若是我大徒弟在此,焉能容你放肆?”

  贾言哉仰天狂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道:“凌风葵吗?哈哈,他这几年都没有回来过吗?”他笑得前仰后合,连眼泪也流了出来,道:“可惜可惜”,他盯着唐傻子双眼道:“可惜你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不然,嘿嘿!”

  唐傻子听他话中有话,言下之意似乎凌风葵虽受重伤,却并未伤及性命。他对这大徒弟知之极深。知他一身功夫,已得自己七八分的真传,只要不是伤及性命,便无大碍。当下道:“从来正邪不两立,冰炭不同器。我墨语宗人,摩顶放踵以利天下,便是以身殉道,那也是死得其所。”他重赏之下,中气虽弱,言语间却自有一股威势。

  独孤踏雪伏地僵卧,听了这话,心中一凛,暗道:“师父赐我姓名时曾言到‘凡入我墨语宗者,注定孤独一生’,当日我不明其意,只道为乞为丐,孤苦一世也是情理中事。如今看来,果然另有深意,想师父他老人家武功盖世,也难免遭此暗算。大师兄想来功夫不弱,听此人口气,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看来身入墨语宗,便已卷入江湖恩怨,再难脱身了,只是不知道这人所图为何?”

  唐傻子嘿嘿一笑,牵动伤势,吐了口血道:“唐某纵横江湖数十载,却不料栽在你的手上。你明知偷袭暗算,俱都难以成功。因此以拜师为名,诱我动手,再以魔教妖术偷袭,诱我使出杀手,再于此时使出我墨语宗功夫,惑我心思,这才痛下杀手。心思何其缜密?心肠何其歹毒?”

  贾言哉哈哈笑道:“唐老儿,你此时方知,不嫌晚吗?”

  唐傻子闷哼一声,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要知我墨语宗门人极少,功夫向不外传,你从何处学得?”

  贾言哉哈哈笑道:“你墨语宗欠我颇多,你所言之事不必我来说,自有人来告诉你!”

  唐傻子道:“那是谁?”

  贾言哉嘿嘿笑道:“若是你不肯乖乖交出东西,一时三刻之后,等你下到阴曹地府,去问你那死鬼师父便知。”

  唐傻子惨笑道:“自入我墨语宗后,倒是从未有魔教中人见过此物,你且张大眼睛看清楚了!”

  独孤踏雪只见唐傻子眉心一闪,一团红光蓦然闪起,将整个山谷也照得红了。红光之中,凭空浮着一粒丹丸。贾言哉望了一眼丹丸,眼神立转狰狞。

  贾言哉转动手中剑柄搅动唐傻子伤口,狞笑道:“你这老儿端的奸猾,却想来骗我”,他手指独孤踏雪道:“你若再不老实,我便一剑将他杀了!”

  唐傻子伤口疼痛加剧,口中却嘿嘿笑道:“拜遍万山觅真佛,佛在眼前不自知!你费尽心机不过要得此物,如今它近在眼前,你却不识吗?”

  贾言哉脸上一红,不由大窘,好在轻纱蒙面,别人倒看不到他模样。他冷哼一声道:“魔元丹乃是天下至阴之气凝结而成,非金非铁,色黑而无光,你这丹丸通体鲜红,如何瞒得我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