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踏雪自与他相识以来,从未见他如此失态。唐傻子呆立半晌,松开他手臂叹道:“人力有时而穷,若是你大师兄在此,倒可助我一臂之力!”说罢颓然坐倒。

  独孤踏雪暗感惭愧。唐傻子自知失言,拍拍他肩膀道:“这事须怪不得你,不要说你如今阴魂已失,便是你身子如常,也不能修炼本门功夫。”

  独孤踏雪垂首道:“只恨弟子无用,不能为师父分忧!”

  唐傻子嘿嘿一笑道:“你不必放在心上,要知道凡入我墨语宗之人,头脑聪明尚在其次,身体强健与否也无关紧要,只是有一点最为要紧,你可知道那是什么?”

  独孤踏雪心中奇怪,暗想本门功夫倒也奇怪,头脑、身子俱不重要,却不知要拿什么来修炼本门功夫,当下摇了摇头。

  唐傻子道:“世间壮如牛者比比皆是,便是聪慧之人,又何时少过了,但要找一个有资质修习我墨语宗功夫之人,却是难上加难”,他双眼望定独孤踏雪,正色道:“世间邪魔外道,林林总总,却总是天地间阴气凝结幻化而成。我墨语宗除魔卫道,须得以阳克阴。因此欲入我墨语宗,须有极强的阳魂才行。”

  独孤踏雪道:“如今弟子阴魂已失,那便不是有极强的阳魂了吗?”

  唐傻子摇头道:“阴阳互根,动静相成。你如今阴魂已失,阳魂虽强,总是无源之水”,说罢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大师兄天资极好,人也聪明,只是年轻气盛,如今也不知身在何处!”

  独孤踏雪从未听师父提起过自己这位大师兄,心中很是好奇,只是他自小就少人关爱,向来不肯开口求别人做什么事情,因此并不开口询问。

  唐傻子沉默良久,忽然展颜笑道:“其实也并非无法可想,适才是我太过急躁,竟忘了这个法子。”说罢去石屋中取了笔墨纸砚,便在石头上铺开纸张,提起笔写了起来。

  独孤踏雪低头看去,只见师父曲里拐弯写下一行东西,似字非字,却一个也不认得。

  唐傻子笑叹道:“我墨语宗人向来不屑于画符镇鬼,哪知道也有靠它救命的一天。”他连画了十余张,裁好交给独孤踏雪,道:“晚间我若再犯失魂症,你便将这镇魂符贴在我背上,当可保我一夜安睡。虽然贴了这镇魂符,我十成功夫不免只剩下一成,但料理些许邪魔外道,想来也够了。”

  到了夜间,唐傻子果然又犯了失魂症,独孤踏雪将镇魂符贴在他身上,他便安然坐倒,沉沉睡去。山间风大,独孤踏雪见那符咒在风中飘摇,恐怕被风吹了去,便将那符咒塞进唐傻子衣领中。到天明时分,再将符咒揭去。这一夜唐傻子睡得安稳,只是不管独孤踏雪在石桥上爬上爬下,他却充耳不闻,总是端坐不动。想是那镇魂符的缘故了。

  如此过了两个晚上,唐傻子睡的虽好,人却瘦了下去,眼眶深陷。独孤踏雪心中焦急,却是无法可想。

  到了第三个晚上,独孤踏雪已十分熟练,唐傻子身子微动,他已将镇魂符贴好。这些日子,独孤踏雪身上燥热更甚,便是夜晚,也觉浑身燥热,不能入睡。他钻入雪堆中闭目行气。过了半个时辰,身上燥热之气不去反长,自觉身体中自己气息与燥热之气两下剧斗,激烈异常。

  正在此时,忽然一阵衣袂破风,那声音虽不大,但周遭万籁俱静,因此听来特别清晰。一个声音道:“晚辈久闻墨语宗唐老前辈大名,三年来走遍名山大川,冀一睹尊颜。今日有幸拜见,幸何如之!”独孤踏雪念想师父如今静坐,便与死去无异。若是这人心怀不善,那可是大大不妙,心中焦急,就要起身示警。不料这一念起,竟然勾起体内两股气息,只觉自己气息再也压制不住燥热之气。那股热气突地在他体内乱窜。独孤踏雪只觉全身如坠入火炉一般,偏偏身子竟是动弹不得。他张大嘴巴,睁着双眼,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身子虽动弹不得,耳目倒是无碍,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皎洁月光下,一个人影站在树梢。那树梢极细,却并不折断,只是略微下沉。那人脸上蒙一块面纱,做书生打扮,二十岁左右年纪。

  那人见唐傻子并无动静,一个纵跃,跳上石桥,拱手道:“晚辈山西贾言哉,自幼习武成痴,遍访名师。近几年来却再无进境,甚为苦恼,晚辈虽平庸鲁钝,如蒙老前辈不弃,收列门墙,自当勤练武艺,奉养师尊。”

  唐傻子依然端坐。

  那贾言哉走上两步,见唐傻子双目闭合,“咦”了一声,伸手去探他鼻息,却觉两股热气自唐傻子鼻孔中喷出,炽热非常。贾言哉退后一步,冷哼一声道:“在下诚心拜师。前辈若嫌在下资质鲁钝,言语一声便可,这般对我,不怕失了武林前辈的风范吗?”

  独孤踏雪听他语气不善,心中焦急,哪知越是焦急,体内燥热之气便越盛,身子却依旧动弹不得。

  贾言哉冷冷道:“在下一路行来,十个名师,倒有九个是绣花枕头。有道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世上欺世盗名之徒多如过江之鲫。今日前辈既是不肯开口,便接在下几招。若是前辈胜了,在下就此回头,绝不再来叨扰。若是在下胜了,嘿嘿,那你也不必再夸什么英雄好汉了”,说罢挥右手向唐傻子头顶劈去,带起一阵劲风。

  ./酷QO匠!网T#正iO版fA首s发

  独孤踏雪心中大喊:“师父快快醒来”,却连嘴唇也动不了一下。眼见贾言哉掌势使到一半,却忽然变势收掌,左拳向唐傻子面门打来。招式尚未使老,又收了拳头,纵身一个空翻,头下脚上,泰山压顶般一腿劈将下来。唐傻子依旧端坐不动,贾言哉伸手在地上一撑,翻身跳起,冷哼一声,使开身法,围着唐傻子前前后后,不断向他身上招呼,先前几招每到离唐傻子身子一尺左右,便改换招式,到了后来却越来越近,每次变招时,离唐傻子身子仅有一寸半厘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