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踏雪重生

  既是不能上山,他便寻下路下山,却不由得叫一声苦。原来上山容易下山难。他一眼望下去,但见皑皑一片,再无路径。山石戟立,锋刃如刀。他尚不死心,连试几次,手脚俱都划破,却都是不成。

  这一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看陷入绝境,他心中反而平静。放眼望去,只见天地间白白一片,渺无人踪。心中暗想,若是死在此处,远离了人间烦恼也是不错。

  他回转石屋,想起那个老丐,想来这石屋必是他的居所,自己两次打扰于他,却从未道谢。眼见墙边木柴已所剩无几,心想便是死了,也要死得干干净净,了无牵挂,自己再不欠这世上之人什么,这世上也不必有人想起自己。一念及此,忍住心中伤感,踏雪爬冰,在石屋周围树林中拣拾木柴。

  他转到石屋之后,低头拣拾树枝,忽见身边雪地上,浅浅一个脚印。这石台之上,积雪盈尺,他一脚踩下,往往没到膝盖,这脚印却浅浅浮于积雪表面,深不过一二分。他心知这是那老丐留下,至于为何如此之浅,却懒得动脑琢磨。

  到了晚上,柴门一声响,老丐又来到石屋,这次却背了一只好大獐子。老丐酒足饭饱后仍然离去,两人还是相对无言。

  老丐这一去却有两日不来了。

  第三日晚上,苦儿仰卧在床上,眼睛盯着屋顶石板,无论如何不能入睡。他自跑出严家庄那刻起,便四处游荡,脑子昏昏沉沉,身子更是疲惫不堪,往往见个山洞,钻进去倒下便睡。这几****无处可去,身子将养的好了,往事却不断浮上心头。

  他小小心灵中最敬爱的两人便是娘亲与柳先生,哪知这两人却个个想取他性命。他不知人间恩怨,却被纠缠其中,他想不通人世间为何诸多仇恨,到了后来,心中烦闷,起身出了石屋。

  此时明月在天,万籁俱静。他独自在雪地中漫步,见不远处一块巨石仿佛一截断桥向外伸出。他攀着岩石爬将上去,只见脚下是万丈悬崖,只要失足滑倒,便是粉身碎骨。远处空山寂寂,老大一个山谷在月光下显得清冷寂静,浑不似人间景色。他长出了一口气,只觉若是葬身此处,便再无任何烦恼,心中想:“若是妈妈与柳先生知道我死了,是不是会伤心难过?不会!不会!他们多半会拍手欢笑!”想到此处,只觉这世界上再无可恋之处,他紧闭双目,踊身一跃,向山谷中跳去。

  他身子一轻,向下坠落。忽觉脖颈一疼,已经被人揪住。接着一股大力涌来,又将他提上石台。

  只听耳边一人朗声道:“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

  他睁眼去看,果然是那老丐。

  他粗通文墨,却不懂老丐在说些什么,喃喃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老丐道:“这意思是说:天地不过是个大熔炉,造化就是掌炉的铁匠。阴阳是炉下的炭火。人与万物在这世上,就如炉中的铜水被熬炼那么苦恼。炉火不停,铜水便在炉中不停翻滚搅动,就好像人既不能改变自己的过往,又无法预知将来!”

  苦儿细细品味他语中之意,只觉自己当真便如炉中铜水,在这滚滚红尘间翻滚沉浮,不管自己如何哀哭嚎叫、痛苦挣扎,都毫无用处。旁人爱他杀他,半点也随不得自己。

  他只想放牛牧羊,听柳先生讲故事,回到家里娘亲脸上能有笑容。可是柳先生终究想杀了自己,娘亲也是。

  他想到此处,只觉这苍茫世界不过是一个大的牢笼,不管自己如何挣扎都逃脱不开。心中不由一阵冰冷,颤声道:“如此说来,除了随波逐流,竟然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老丐道:“你且回头看看!”

  酷匠)网唯☆一,正=版,D(其J他J#都是盗版#

  苦儿转过身,只见身后空空荡荡,再无一物。

  老丐沉声道:“低头!”

  苦儿缓缓低头,只见雪地上一行脚印,自石屋一直延伸至自己脚下,那是他一路行来留下的痕迹。

  老丐道:“你懂了吗?”

  苦儿茫然摇头。

  老丐道:“你再看前面!”

  苦儿心有所悟,却又朦朦胧胧地说不出来。

  老丐放开他脖颈,道:“你之所以能站在此处,是因你一步步的走了过来,那每一个脚印都是你的过往。你既已站在此处,过往便改变不了”,老丐手指眼前山谷道:“若是你刚才跌下山谷,那便万事皆休,可是”,他低头望着苦儿道:“若是你现在换个方向迈出脚步,那便有了新的脚印。”

  苦儿颤声道:“抹不掉过去的脚印,却能决定自己往哪个方向迈步?这样就可以吗?这样就可以吗?”

  老丐哈哈笑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孺子可教也!”

  苦儿惨然道:“我自小随娘亲度日,她虽不如何管我,却总是我娘,后来柳先生教我识字读书,我很是开心,可是到了后来,他们却都要杀我”,说到此处,心中悲伤,忍不住流下泪来。

  老丐伸手抚摸他头发。他再也忍不住,伏在老丐怀中放声大哭,只觉所有委屈,所有伤心难过都随着泪水一起流淌出来。

  老丐轻声道:“好孩子,男子汉立于天地之间,只求问心无愧,若是别人做了对不起咱们的事,咱们是毫无办法。可咱们若是和他们一样,便是自己的不对了!”

  苦儿哽咽道:“我敬爱我娘,尊敬柳先生,可是他们都不要我,这个世界上,再没一个人在乎我!”

  老丐轻轻抚着他的头发,道:“孩子,现在你的身边不是还有我吗?”

  苦儿抬头,见那老丐样子虽然骇人,眼神中却满是温柔神色,忍不住又哭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在乎我?我只是你在山中遇到的人罢了,或许过了今日,你我就要分别,我还是孤孤零零的!”

  老丐轻拍他肩膀,默然不语。过了一会,老丐然道:“孩子,你愿意做我的弟子吗?”

  苦儿身子一震,道:“真的吗?你愿意收我做你的徒弟吗?”他并不在乎老丐能教他什么,只希望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愿意关心他,在乎他,他就什么都不在乎,哪怕只能跟着老丐一辈子讨饭也是心甘情愿。

  老丐笑道:“傻孩子,你还不跪下磕头吗?”

  苦儿收了哭声,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