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万鬼千魔

  他心中乱作一团,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正在此时,忽听又一个声音哭喊道:“当初建房时候,我们严家并不曾少了哪位匠人的工钱银两,招待更是周到,到底是谁如此歹毒,定要我严家满门尽灭方才罢休?”严德天不必回头,已听出是严德地在叫喊。严德地爬到严德天的面前,哭泣哀求道:“大哥,咱们这就搬出去吧,一把火烧了这座见鬼的宅子。”

  群雄见他痛哭流涕,却无一人觉得是他胆小无用。

  严德天转过头去看柳逢春。柳逢春摇头叹道:“没用的,除非能将这厌胜之物除去,否则……”

  严德地哭道:“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办法了吗?”

  柳逢春摇头道:“并非没有,只是很难”,他凝望严德天道:“只需将那设了此柱之人找出来,便有办法!”

  严德天叹了口气,缓缓道:“建这一座楼,前后三五年,所用工匠不到一千,也有几百人。这仓促间,哪里找得到!”

  柳逢春眼睛盯着严德天,道:“那倒不必,这巨柱于这房屋之中最为重要,乃是承受全部重量之所在,安放此物,必有一人从头至尾经手,不能假手他人!”说罢将眼睛望向严夫人。

  严德天闻言身子一震,脑袋里一片空白,忽的灵光一闪,转过身盯住他的妻子,产生道:“夫人,这巨柱之上,并无你的名字,为何你会狂笑不止?”

  《.酷匠,L网。.正版首Fo发@

  严夫人渐渐收了笑容,恢复一副冷冰冰的神色。

  严德天继续道:“当年先母去世后,我求你与我和好,你言到要我盖一座明福楼给你作为生辰贺礼。还说楼成之日,便是你我一家三口团聚之时,这明福楼的工程图样,也尽是你一手设计”,他声音不断颤抖,显是心中极是愤慨,“夫人,你告诉我,这事情不是你做的,你说,只要你说不是你做的!”

  他心中爱这位夫人至极,自成婚以来,从不敢拂了她的意,此时心如刀绞,却仍然希望听他夫人说一句“此事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句话,哪怕死了也不枉。严夫人并不言语,只是喟然长叹一声,叹息声中,尽是幽怨之意。众人见她花容月貌,神情哀婉,仿佛柔肠寸断,心中俱都惊疑,不信是她下此毒手。

  严德天以手抚胸,踉跄坐倒,怆然道:“夫人,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下此毒手?自你我相识以来,是我对你不好?”

  严夫人摇头道:“自你我结为夫妻以来,我的话你每一句都听,我要的物事,就算再难,你也会弄来。还记得那个冬天,我怀了咱们的孩子,我说要吃葡萄,那时我们日子过的还苦,当夜你便骑马去了省城,千辛万苦买了些葡萄给我吃。那葡萄虽已有些蔫了,却是我今生吃过最甜的!”众人听她叙述往事,眼睛中流露出温柔的神色。

  严德天嘿然道:“那是我家人待你不好?”

  严夫人摇头道:“我自来到这个家,你的兄弟们都很尊重我。娘更是将我视作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爱,我自幼丧母,随父兄一起长大,从未受过娘亲疼爱,因此我把她当做自己的娘亲一样。”

  严德天心知不假,他娘亲去世前,卧病在床数年,全靠自己这位夫人床前尽孝,当下颤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做这等事!究竟我严德天犯了什么弥天大错,要你如此报复我?”

  柳逢春缓步走到他身前,黯然道:“适才严四哥在我耳边说的话只有四个字!”他一字一顿道:“十、六、年、前。”

  严夫人森然道:“你可想起来了吗?”

  严德天目瞪口呆,他自以为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万万想不到早已被她发觉。

  他沉默半晌,才道:“你是何时发觉此事?”

  严夫人道:“十二年前我已经知道了。”

  严德天奇道:“十二年前?我露了什么破绽吗?”

  严夫人道:“你我成婚之后,你对我百依百顺,可是每当我要你帮我报仇,你虽答应的好,却总不见有下文。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枕边人会不知道吗?因此我才上了心。十二年前,这人,”他一指柳逢春,继续道:“这人将长白山二十八寨寨主尽数杀光,你一时得意,在密室中设宴慰劳他,却不知道我在门外偷看,”她望着柳逢春,恨恨道:“若非此人,当年我大哥何至于身死异乡?我又岂会认他不得?”

  严德天叹道:“原来如此,当初我做了这件事,生怕败露。当年围攻你兄长的,乃是我手下功夫最好的几个。我一狠心,将他们一个个杀了,只有柳兄弟很少在我身边。何况他与我义气相交,我对他下不了手。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少见他,这七八年来,他便是教咱们孩儿读书识字,也是这般蒙脸。”

  严夫人嘿嘿笑道:“严德天,我且问你,眼看自己兄弟一个个横死眼前,你心中做何感想?”

  严德天垂首道:“你便是要我受你那般痛楚?”

  严夫人咯咯笑道:“不错,我要你看着亲人在你面前一个个死掉,最后才取你的性命!”

  严德天道:“既然你十二年前便已知道,何以等到今日?”

  严夫人道:“我几次有心杀你,只是我自幼孤苦,你娘她视我如己出。你严家虽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她老人家实是无辜。我不忍她受老年丧子之痛。因此我一直隐忍,直到她老人家西去!”

  严德天嘿嘿笑道:“严某足感盛情!”

  严德地大吼一声:“当年咱们杀得了你兄长,今日便杀得了你”。他本来瘫倒地上,此时却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双手在地上一撑,向严夫人扑去。

  他身子已在半空,严德天、柳逢春阻拦不及,眼看严夫人就要被他毙于掌下。忽的他身子一顿,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仿佛有根看不到的绳索将他悬挂在半空中。众人见他额头上青筋暴起,双掌拼命伸向严夫人,相距不过一寸,却如千里之远,无论严德地如何嘶吼挣扎,终究触不到严夫人身子。他的身子慢慢升高,整个人浮在空中,四肢伸展,手脚笔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