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德地于四兄弟中心思最是缜密,他见柳逢春身子不住颤抖,想必是听到什么,便道:“柳先生,我四弟刚才说的是什么?”

  柳逢春默然良久,望着严德天叹道:“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今日之事,我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严大哥周全。”

  他嘿嘿冷笑道:“这一点木工厌胜之术,能耐我何?”

  他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又是一阵骚动。有人对木工厌胜之术多少有些耳闻。据说哪家动土起房时,拖欠了木工工钱,或是怠慢了木工,若那木工是无良之辈,便会在所起房屋中埋下厌胜之物,借以诅咒房主。轻则要房主破财,重者便弄一块白巾,裹在砖头上偷盖入墙体,谓之“戴孝砖”,要房主一家年年戴孝,死绝为止,端的十分狠毒。因此民间起房上梁,俱是好酒好菜招待木工,从不敢违了他们的意,便是这个道理。只是这木工厌胜之术,往往见效缓慢,且多是使房主一家运气变差,多出事故,却从不曾听说如此邪法。况且这明福楼颇是气派,墙体中若有这样一块砖头,仓促间如何找得到?

  弗居道人进楼之前,便觉得这明福楼邪气的很,却未曾看得仔细,待到此时,心中一动,暗道:“哎呀,原来这座楼竟是冥福楼,想不到世界真有人会行此邪术!”心中也不禁佩服柳逢春的见识。

  柳逢春一声清啸,自伞中抽出长剑,强提一口真气,展开身法,直奔厅中群雄。群雄只道此间事了,不想变故突生,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却见柳逢春手起剑落,“噗”的一声砍下,砍在厅中一根立柱之上。众人惊疑不定,却见柳逢春剑随人走,身形如电。众人只见一条灰色身影在人群中穿梭,伴随“噗噗”声响,他手中剑已在数十根支撑房屋的柱子上砍出了深深的剑痕。转眼一圈完结,众人目光随着他眼睛一同盯在大厅正中那根三人合抱的巨柱上。

  柳逢春快步上前,借炉火仔细观瞧,见那巨柱虽是下粗上细,纹路却是上疏下密,显是有人将巨木下端削细后倒着树立起来。他心中一喜,原来建房之家最忌倒用木柱,只因建房如树木,植必取生气,须根立于下而梢树于上。魇者倒用,使主人家不能长进,做事颠倒。他既找到症结所在,顿时有了破解之法,抬头正见严夫人望将过来,仍是一副不冷不热的神态。

  柳逢春嘿嘿冷笑一声,招呼下人准备雄鸡、柳条、净水。不过片刻,东西已准备妥当。他俯身拾起耿彪所遗巨斧,缓步来到柱前,朗声道:“倒好倒好,住此宅内,世世温饱!”念罢挥斧斩了鸡头,将一腔鸡血尽洒在木柱上,大喝一声:“破”,一斧劈向木柱。

  “当”的一声巨响,众人耳膜俱被震得生疼,柳逢春手中巨斧已被崩开了一个缺口,那巨柱上却连斧印也没留下一个。柳逢春闷哼一声,恨恨道:“既然你这般绝,休怨柳某人心狠手辣”,转身取了柳枝,蘸了净水洒满巨柱四周,口中朗声道:“木郎木郎,远去他方,作者自受,为者自当,所有魇镇,与我无妨”,拔剑在手,咬破舌尖,大喝一声:“破!”一口鲜血喷在手中剑与巨柱之上,巨柱受了这一口血,纹理中透出一阵鲜红血气。那血气似有灵性,在木头纹理间来回流动。他手中剑体色变暗红。柳逢春闭目默祷,忽地睁开双眼,奋力一剑往那巨柱磔去。

  只听“当啷”一声,他手中剑断为两段。巨柱上也被砍出老大一道伤痕,那木柱纹理间血气略显凝滞,颜色变得暗了。

  柳逢春面色一片惨白,想起当初下山之时,先生曾经言到“剑在人在,剑忘人亡。”他环顾四周,心中忖道:“众山寨寨主,并无一人是我对手;罗无影既已伏诛,想来那唐门中人必已离去;我与严家并非血亲,也不是这宅子的主人,这厌胜之术纵然诡异,却又与我无关。”他望向严夫人,继续想到:“她一个女流之辈,又能把我如何?我倒要看看,今日有谁能杀得了我?”

  他思绪未绝,忽听得大厅中一阵笑声响起。那笑声也不甚高,声音也甚是柔和,只是笑得极是缓慢,拉得又长又慢,仿佛寂静寒夜中水滴不断滴落,滴在众人心头,让人听了说不出的凄凉难受。大厅之中炉火熊熊燃烧,厅中群雄却只觉遍体生寒。只有弗居道人安然稳坐,那老丐却已酒足饭饱,趴在桌上鼾声如雷。一时间,鼾声与笑声混在一起,飘荡在大厅各个角落。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严夫人手掩樱唇,一个身子轻轻抖动,仿佛极力忍住,却又忍不住发出笑声。她口中虽然发出笑声,脸上神色却极是凄厉,眼神中满是怨毒神色。苦儿拉着她手哭喊:“娘,你是怎么了?你是怎么了?”一双眼睛却望向柳逢春,满是哀求神色。严德天本来呆呆站在一旁,此时身子一震,抓住他妻子肩膀,连连摇晃,喊道:“夫人,夫人”,声音中充满绝望。

  严夫人后退两步,将身子从严德天手中挣脱,戟指严德天,嘿嘿笑道:“严德天,今日你满门老小都要死在当场,你快活否?”

  看:正=◇版章节:上~酷\c匠j网

  严德天心如刀绞,他一日之中眼见两个兄弟不明不白惨死,如今妻子又语出癫狂,眼看必是那厌胜之术发作,一时血气上涌,狂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那巨柱跟前,弯腰拾起巨斧,发疯般乱砍了起来。

  也不知道砍了多少下,他才喘息着停了下来。厅中众人只觉耳朵之中嗡嗡作响,眼见严夫人笑容诡异,却听不到半点笑声。严德天手中巨斧已崩出许多缺口,那巨柱之上却仍是只有柳逢春砍出的那一道痕迹。

  严德天不住喘息,盯着巨柱中血气,那血气本来在柳逢春剑砍之后,已略显凝滞,此时却又转鲜明,在巨柱纹理间隐隐有流动之势。

  他定睛仔细观瞧,突然发现,在那剑痕之侧,隐隐有几行小字,他聚神去看,不觉冷汗涔涔而下,只见写的是:倒植此木,封以阴魂。千魔万鬼,杀此生人:严德人、严德众、严德地、严德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