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正待离开,忽然一阵“呃、呃、呃”的声音传来,回头看时,却见严德人双手扼住自己的喉咙,一张脸红得猪肝相仿。他一双胳膊适才俱被冯慕远打断,按说便是要动上一下也是不能,此时却似有千斤之力,严德地与严德众执住他两手拼命拉扯,却毫无用处。严德天叫声“闪开”,大踏步上前,双手抓住严德人双手,叫一声“开”。严德人一声惨叫,双臂齐齐脱臼。

  众人见严德人脖子上青紫一片,指痕尚在,如不是亲眼所见,万不能相信竟是他自己所为。他两手虽被拉开,那指痕却越来越深,不过片刻功夫,竟然陷入肉中。严德人一张脸憋得发紫,仿佛给一双看不见的手扼住了喉咙。他双脚不断踢腾,渐渐不动了。

  严德天仰天大恸,声震屋顶。他四人早年丧父,这三个弟弟俱是严德天一手带大,如今弟弟惨死,他心中焉能不痛。严德地、严德众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几个女眷低声抽泣。严夫人远远站立。众人听他弟兄哭得伤心,俱不敢出言劝止,有那胆小的,生怕受池鱼之殃,便想偷偷溜走,转念一想,却觉得如此一来,难免显得做贼心虚,一个个又停下了脚步。

  严德天收了哭声,伸手在严德人胳膊上抚摸。他一摸便知,严德人双臂早已折断,这等伤势,莫说扼死活人,便是动一动也痛彻骨髓。他尚不甘心,将严德人身子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却再无伤痕。

  他望向柳逢春。柳逢春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枚银针,在严德人口唇、咽喉、胃肠等处刺了几针,银针雪白锃亮。柳逢春摇了摇头道:“不是中毒。”

  严德天自幼便在江湖中闯荡,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今日虽迭遭大变,心思却不乱,心中默想片刻,料定是冯铁掌余孽所为。一双眼睛在厅中众人身上扫过,群雄给他看的心里发毛,均知此时便是一个眼神不对,给严德天兄弟认作仇人,那可是天大的祸事,心中俱都惴惴不安。

  大厅之中一片寂静,只有那老丐躲在角落中喝酒吃肉,酒肉香气飘来,火炉中柴禾哔啵作响,炉中火焰左右晃动,照得众人脸上阴晴不定。众人均觉此事说不出的诡异。弗居道人微微冷笑。

  严德天怀抱严德人身子站了起来,只觉手中身子越来越冷。他心中悲愤,大声道:“我严某人今日发誓,不管是谁杀了我家兄弟,我定要杀他全家!”

  群雄见他身上衣衫无风自动,凛凛神威,均知他此时如同箭在弦上,随时准备暴起伤人,不由连连后退,心中却都想到:别人杀了你兄弟,你便要杀人全家,可不知二十八寨寨主又该找谁讨命?

  严德天沉声道:“严某一生杀人无算,要报仇的便站出来,不要使阴谋诡计”,说罢飞起一脚,将身旁桌子踢得粉碎。

  最*M新x&章节…上E酷E匠网

  那桌子本是硬木打造,却被他一脚踢得七零八落,群雄见他重伤之余还有如此威势,尽皆心惊。

  严德天劲力灌满全身,忽觉肩头上给人轻轻一拍,身上力道自然而然顺着那力道反击出去,随即一招“穿心脚”倒踢出去。只听“扑通”一声,结结实实踢中一人。他顺势俯身,将严德人尸身放在地上,转身蹿出,一把捏住那人咽喉。只觉下手之处其硬如鼓,他用力捏去,竟是捏他不动。

  他心中不由大惊,要知人身之上,咽喉乃是最柔弱的所在,便是练习“金钟罩”诸般硬功绝技的高手,也难以将咽喉练得如此坚硬。

  待他抬头看去,更是愕然,原来他手中所捏之人,竟是严德众,不由心下大骇,顿时松手。心中却又惊又喜。惊得是他素知自己这胞弟手上功夫虽然过得去,却从未练过护身硬功。何以今日自己一抓,却坚硬如铁?喜得却是若不是他咽喉坚硬,适才自己这全力一抓,他哪里还有命在?严德天向来将几个弟弟看得极重。这一惊一喜之中,倒是喜的成分居多。

  他正待开口询问,却见严德众将身子一缩,嘴里大喊:“有鬼……有鬼……!”

  严德天自来不信鬼神之说,今日之事虽是诡异万分,心中却认定是有人暗施毒手,心中想道:“这个兄弟今日给吓得傻了,说此胡话,当真丢人现眼!”大声喝止,将手一挥,他手下两个得力弟子应声上前,抓住严德众手臂,往内堂拉去。

  严德众口中狂叫,神色似笑非笑,叫声恐惧绝望。群雄顿觉一股寒气自脚跟直冲到顶门,都忍不住激灵灵打一个寒战。

  严德众状如疯虎,力大无穷,那两个弟子给他左右一撞,竟然倒飞出去,待爬起身来,两人一起指着严德众颤声叫道:“鬼,鬼,真的有鬼……”

  严德天抓住一人,问道:“你说什么?哪里有鬼?”

  那人见严德天脸色铁青,颤声道:“四庄主……四庄主的手脚……”

  严德天脸色一变,急去看严德众,只见他身子缩成一团,嘴里念念有词,去拉他手,只觉触手之处极为柔软,宛若无骨。正惊疑间,严德众身上“啪啪”声响,衣扣尽数崩断,身躯隆起。严德天情急之下,双手一分,将严德众衣衫撕开,一眼望去,只见严德众四肢已有大半缩入体内,半截外露的白白嫩嫩,便似初生婴儿一般。饶是严德天向来胆大,也不由得心生恐惧,愣在当场。

  柳逢春耳听严德众口中喃喃有声,凑过身去。他脸上蒙着面纱,众人看不到他脸色,只见他瞳孔不断缩小,显是极为惊骇。也不知严德众对他说了什么。

  突然喃喃声断,在众人目瞪口呆中,严德众的身子发出一阵“咔咔”响声,仿佛身上的骨头寸寸折断一般。五官扭曲成一团,头颅拼命扭动,仿佛要挣脱什么束缚,喉咙中发出“嘶嘶”怪响。过了片刻,声声息渐消,严德众一个大好头颅和四肢俱已缩入身体,成了一个大大的肉球。

  严德天手模肉球,眼角流下泪来。他一生之中不知遭遇多少大风大浪,都硬挺了过来。可今日之事,却着实摸不着头脑,他空有一身武功,却无用武之处,一时间不由万念俱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