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狗急跳墙
  n更新S最快k上酷匠V,网J

  柳逢春轻轻摇头道:“适才你对众人所言,我在帘幕之后都听了的。当年那人虽教了我暗器功夫,却与我无师徒名分。我也不知他老人家姓名。至于他是否为唐门中人,我更是不得而知。况且,那人曾对我言到,说暗器本身已不够磊落,再喂了毒,未免太过阴毒,是以他教了我暗器功夫,却并未教我用毒。我柳某人所用暗器之上,从不喂毒,至多只是些许麻药而已。”

  罗无影只道他不肯施救,这才找出诸多借口,哀求道:“先生过谦了,若是您老针上无毒,如何我这面孔至今不能愈合?”

  柳逢春听了此言,一双眸子盯住罗无影的脸庞,森然道:“罗寨主也是江湖中人,总知‘人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吧?”

  罗无影听了这话,一个念头自心底冒将出来,身子突然如同坠入冰窟,颤声道:“难不成?!难不成……”

  柳逢春点头道:“不错,我那针上只不过是些许麻药,只要两三个时辰,自然无碍,可你自己却吞食了三枚百毒丸。要知你那百毒丸本身便是毒药,虽是以毒攻毒能解百毒,若无毒可解又该如何?”

  罗无影一身冷汗涔涔而下。他为人狡诈、心肠歹毒,平素里最喜观看中毒之人死前诸般惨状。那人死得越惨,他便越是高兴,有时嫌中毒之人死的太快,看的不过瘾,竟然故意解救一番,再下毒药,便是为了看那人痛苦呻吟的惨状。只是他惜命如金,既要作恶,却怕报应降到头上,因此每每将大笔银两施于寺院,请诸多高僧替他超度亡灵,又历尽千辛万苦配制百毒丸。哪知机关用尽,却误了自己性命。一时间,过去死在他手中之人临死前种种惨状浮现在他眼前。他服了柳逢春所赐之药,全身巨痒本已轻了许多。这时心潮起伏,一条左臂又麻痒了起来。他心知这药丸只能治标,却不能治本。心念及此,不由吓得他体似筛糠,双腿一软,跪倒在地,连声哀求。

  柳逢春淡然道:“你我既无仇怨,也无交情。我不杀你,可也不会救你。刚才那一丸药,我是看在这孩子面上给你的。你心中休存妄想了吧!”说罢回身,寻张椅子坐了闭目疗伤。

  罗无影痛哭哀嚎,声泪俱下。在场群雄尽觉不齿,都觉怕死虽是人之本性,怕到这个地步,未免过分。

  罗无影眼见柳逢春紧闭双目,严德天等人也在运功疗伤,在场群雄面露鄙夷神色,远远避了开去,只有苦儿面带同情。他膝行两步,爬向苦儿,哀求道:“苦儿少爷,求您替老头子我说句好话,让柳先生救我一命!”

  苦儿红着脸道:“我可不是什么少爷”!他转过头去望着柳逢春。柳逢春也不睁眼,只是道:“苦儿,你忘了我刚才的言语了吗?”

  苦儿懦懦应了一声,他自幼随母亲生活,并不住在严家庄内,平时便靠给乡民放牛牧羊度日,母亲于他并不如何爱护。八岁那年,忽然来了一人,于他放牛之时教他读书写字,那便是柳逢春了。因此在他心目中,对父亲并无多少印象,却将柳逢春当做神人一般仰慕,向来不敢违逆。只是他心中可怜罗无影,不由好生踯躅。

  柳逢春暗暗叹气,心知这孩子心肠太软,恐怕终要吃亏,正沉吟间,忽听群雄叫骂,有骂“卑鄙无耻”的,也有骂“不要脸”的,接着身旁几声惊呼。他睁开双目,只见罗无影一脸阴狠神色,用断臂夹住苦儿头颈,将刀架在苦儿脖颈之上。苦儿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满是愤怒神色,竟然丝毫不怕。

  罗无影狰狞笑道:“诸位既然不肯救我,我便带了这个娃娃一同上路,想必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严德天急道:“兄弟,快救我孩儿!”牵动了伤势,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柳逢春道声:“严大哥放心!”本来他武功既高,又富计谋,极少感到棘手,今日虽身受重伤,若是一对一,倒也不惧罗无影,只是苦儿落在他手中,一时间投鼠忌器,顿觉束手无策。

  严德天心中焦急,不住声的催促,回头看时,却见严夫人强作镇静,衣袖嘴角却在不住颤抖。

  严德天轻轻拉住她手,只觉入手冰凉。严夫人叹了口气,却不再将手抽走,由他握着。

  柳逢春轻叹一声道:“罗寨主,你身中两种剧毒,俱是你自己亲自调配,如今却找我要解药,岂不可笑吗?”

  罗无影哈哈一笑,道:“我哪管你这么许多,适才我服了你那一丸药,身上爽利了许多,只是药量不够,毒性未能尽去,是以还得请柳先生帮忙!”群雄见他一边说话,一边扭动身子,显是痒得厉害,却不知他浑身上下,如同有几千只蚂蚁乱爬。与之相比,之前他每日所受痛楚却又不值一提了。

  柳逢春摇头道:“柳某人既不会制毒,那就更不会解毒了。适才你所服药丸,乃是当年教我暗器功夫的先生所赠,他本来赠我九丸,刚才你所服用的便是最后一丸了。”

  此言听在罗无影耳中,如同一桶冷水当头浇下,只是他老奸巨猾,脑袋中略一盘算,狞笑道:“柳先生如此说来,便是见死不救了,想我罗某不过烂命一条,只是可惜了这娃娃。”他伸出两指,捏住苦儿肩头,苦儿肩头一阵剧痛,仿佛被烧红的烙铁烫中。罗无影有心让他痛苦惨叫,以逼迫严德天、柳逢春就范。哪知苦儿甚是强项,一张脸涨得通红,偏偏一声不出。

  群雄见他下重手折磨苦儿,莫不觉此人为人已下作到家。严、柳等人见苦儿满脸通红,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淌落,兀自坚强不屈,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柳逢春缓缓站起身来,突然“啊呀”一声摔倒。过了片刻,才扶着椅子慢慢站起,叹了口气道:“罗寨主又何必为难孩子,我给了你便是。”说罢自怀中掏出两颗药丸扔向罗无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