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罗无影奸计就要得逞,耿彪忽地大喝一声:“你奶奶的”,转身一跃,跳在一旁。

  原来耿彪虽然鲁钝,却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向来以英雄好汉自居,从不肯做龌龊之事,今日没来由的成了罗无影的大好盾牌。这罗无影暗箭伤人,适才更是不顾他死活,着实可恶。因此他罢手跳出,要等罗无影与柳逢春分出胜败后再动手报仇,心想:“今日这厮打不还手,便是除去了他,也算不得好汉。大丈夫死则死矣,却不做此等事。”

  这一下事起仓促,罗无影惊愕之间,只觉眼前剑光一闪,手中剑已给柳逢春劈手夺去。柳逢春反手一剑。罗无影只觉左手腕一凉,一只左手飞了出去。他再顾不得伤敌,按住左腕伤口,惨嚎声中,身子向后翻出,只觉伤口并不十分疼痛,却是又麻又痒。他自来的阴狠毒辣,手下从不留活口,因此这剑上所粹之毒极是阴毒,且无药可解。他来不及多想,纵身扑向群雄,自一人腰间抢了一把戒刀,挥刀将左臂自肘部砍断。眼见见柳逢春并无乘机进攻之意,忙躲到角落之中,撕下衣襟,包扎伤口。

  耿彪见他二人已分出胜负,一声虎吼,挥大斧劈向柳逢春。柳逢春身子急退,反手向罗刹女刺出三剑。罗刹女举剑格挡,与柳逢春斗在一处。她与柳逢春斗了三剑,即知道自己绝非柳逢春对手,好在她剑法诡异,加之柳逢春似乎对耿彪颇为忌惮。她每逢险境,便将身子闪在耿彪之后躲避。一时间,柳逢春也无可奈何。

  柳逢春眼见严德天独斗黑衣人,一时难决胜负;严氏三兄弟背对背靠在一处,苦苦支撑。冯慕远化作一条白影,围着三人点、指、戳、打。严氏三兄弟心知只要阵势一破,再也不是此人对手,是以死战不退。然而时候一久,总归不是冯慕远的对手。

  柳逢春心中焦急,手下加紧。罗刹女见他来势凶猛,不敢硬接,将身子隐在耿彪身后。耿彪一柄大斧舞的风雨不透,又成了两人间一堵屏障。柳逢春一声清啸,展开身法,绕过耿彪,直取罗刹女。罗刹女咯咯娇笑,将身子一转,又躲在耿彪身后。

  两人围着耿彪滴溜溜转了数个圈子,突然各自向后跃出,反手各出两剑。群雄只听两声惨叫,一声惊呼,原来罗刹女连出两剑,刺中严德地、严德人。柳逢春这一剑却是刺向黑衣人。黑衣人正与严德天缠斗,不防备旁边有剑刺到,慌忙中疾退两步,让过一剑。柳逢春人随剑到,向黑衣人颈中抹去。黑衣人叫一声:“来得好!”使一个铁板桥。柳逢春剑尖自他鼻尖掠过,忽然下沉,复向上挑,将他脸上面纱挑落。

  柳逢春见了黑衣人的真面目,惊道:“怎么是你?你不是……”,仿佛见了什么可怕的物事。黑衣人狞笑一声:“我正是你剑下亡魂”,身子一矮,从严德天掌势中脱身而出,一掌印在柳逢春胸口。群雄之中也有人惊呼,原来这人竟是野狐岭断刀寨的冯铁掌。群雄只道二十八家山寨寨主俱被柳逢春杀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冯铁掌竟然现身此间。

  ;y酷匠H网1首发Yh

  冯铁掌一招得手,立时回身与严德天复斗在一处。严家三兄弟三伤其二,再不是冯慕远对手。冯慕远哈哈大笑,纵身上前,铁扇疾挥,只听啪啪两声,严德人双手俱被打断。冯慕远飞起一脚,将他踢了出去,铁扇一挥,点向严德天背后。

  却说柳逢春挨了冯铁掌这一掌,胸口如中大锤,身子向后便倒,但他心思转得极快,借势将手在地上一撑,贴着地面斜斜蹿出,便到耿彪身后,递出一剑,正刺中罗刹女小腹。罗刹女痛呼一声,一个筋斗向后翻去,她本是拿钱索命的杀手,岂肯为了冯铁掌丢了自己的性命?当下惨叫一声,双手打出六枚暗器,身子向后纵出,扑向大门。门口八条大汉正与严家门人缠斗。罗刹女怪剑连挥,瞬间有数人倒地,门口一片大乱,她趁乱冲出门口去了。

  柳逢春强提丹田之气,“嗖”地跃起,点住耿彪后心大椎穴,将他远远扔开。直到此时,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颓然坐倒。

  冯铁掌父子二人围攻严德天,顿时又占上风。只是守门大汉眼看抵敌不住,门外已有数人冲了进来,他父子二人心知若不能将严德天立毙于掌下,今日恐怕就要命丧于此,心中忍不住焦急。

  冯铁掌凭一双铁掌威震江湖,功夫端的了得,他和严德天同是刚猛一路,如今两人俱拼了性命,一时间拳气纵横。

  冯慕远突然看到严夫人双眼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对丈夫的生死也并不放在心上。他眼见严德天十分爱护这位夫人,心念一转,手中铁扇使一个指南打北,砸向严夫人。

  严夫人正自魂游物外。严德天大叫“夫人小心”,情急之下,一招“排山倒海”往冯慕远身上拍去。他心中挂念夫人,丝毫不顾及自己。本来此时冯铁掌只要轻轻一掌,便要了严德天的命,只是如此一来,冯慕远却也不免死在严德天掌下。冯铁掌老来得子,将这儿子视若掌上明珠。当下顾不上伤敌,伸手架住严德天左臂,运力推去。严德天掌势一偏,一掌打在冯慕远肩头,将他打出一溜跟头。严德天复回身与冯铁掌斗在一处。

  冯慕远从地上爬起身来,身上尽是尘土。他向来风流自赏,不想今日如此狼狈。他眼珠一转,身形一闪,绕到严德天背后,呼啸一声,按下手中铁扇机括,将扇中二十二根扇骨尽数射出。这二十二根扇骨中,有三根分袭严夫人上中下三路,另外十九根却是射向严德天,他算定严德天必要救援夫人,因此要他首尾不能兼顾。

  冯铁掌听到呼啸,心知其意,连拍三掌,缠住严德天不放。严德天脱身不得,心中暗道:“今日与夫人同死在此处,也不枉此生了,只是可怜了我那孩儿”,要救援夫人,那是万万来不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