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十余年来,尽是暗中保护严德天,从不露面。纵是有事,也只是暗中打发掉了。今日之事,他也知自己一旦现身,必然引起更大的麻烦,然而迅雷不及掩耳,容不得他多想。但他心思转得极快,片刻之间便已看出,今日场中执意要与己方为难的也不过黑衣人等寥寥数人,如能将这几人杀掉,局势尚不致不可收拾。

  大厅之内剑拔弩张。群雄见双方黑衣对青衣,蒙面对蒙面,正是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之际,突然一条人影高高跃起,一柄大斧直劈向柳逢春。原来白额虎耿彪眼见柳逢春亲口承认,再也按捺不住。他自知不是柳逢春对手,但想暗器上之毒药再厉害,也不至于即刻毒发,因此把心一横,使出“烂柯斧法”。所谓木尽柯朽,这套斧法只求伤敌,不求自保。他双手握斧,凌空劈下,正是第一式“见心伐性”,名字取得虽雅,却是要挖人心肝、夺人性命。

  当年姚寨主教他这一路斧法时,他并未放在心上,等到姚寨主遇害,他痛定思痛,心知那人能于无声无息间刺杀姚寨主,自己决不是对手,因此才想起这一路斧法来。这几年间,他日夜苦练,此时盛怒之下,威力更添三分。

  ?酷/匠◎网永‘X久免6费Z看'小kA说!

  群雄心中均想,想不到此人看起来粗鲁,这一斧倒极有法度。

  他这一斧,便如在火头上浇了一瓢滚油。

  黑衣人一声呼喝,连同冯慕远纵身扑向严德天。罗刹女咯咯一笑,将手一翻,自琵琶中抽出一柄怪剑上前夹攻。罗无影早在手心扣满暗器,见势心中暗喜,他也不管耿彪死活,扬手将暗器打向柳逢春。

  群雄见耿彪这一斧威势极猛,料定即便不能奏效,也必定逼得柳逢春闪身避让,只是如此一来,他背后的严氏夫妇则必遭灭顶之灾。

  哪知柳逢春不退反进,抢入耿彪怀中,只一伸手,便抓住耿彪胸前膻中穴。耿彪身子一软,大斧脱手而出,砸向黑衣人。

  黑衣人听得耳后金风袭来,身子一扭,让过大斧,身上空门大开。严德天趁势而上。罗刹女见状,刷刷两剑刺向严德天。冯慕远绕到严德天身后,手中铁扇点向严德天背后大椎穴。罗刹女手中剑到半路,突如毒蛇吐信,昂然而起,直奔严德天面目刺来。严德天叫一声好,将身子一缩,双掌拍向罗刹女,罗刹女不敢硬接,飘身后退。哪知此乃虚招,严德天双掌一收,运气于背,硬挨了冯慕远一招,他反应奇速,便在铁扇着身之际,身子一侧,便让开了大椎穴,饶是如此,也觉眼前一黑。他借势前扑,一双铁掌当头罩住黑衣人。只是被冯慕远与罗刹女二人一阻,黑衣人破绽已失,门户防守极为严密。严德天心中焦急,双掌一带,排山倒海般拍向黑衣人。黑衣人闷哼一声,举双掌来迎。“嘭”的一声巨响,二人各退两步,心知对方功力与自己只在仲伯之间。严德天心中一沉,只道自己今日定要命丧于此,忽听当啷啷几声响,三条人影一闪,敌住冯慕远,却是他三个弟弟脱困前来相助。

  原来耿彪虽然受制于人,耳朵却还管用,只听身后一阵风起,知是有暗器打来,心中一寒。眼看自己就要成为柳逢春手中的挡箭牌,只有闭目等死,忽觉身子一震,给一股大力直甩出去。他功夫本就不错,身子一得自由,双手在地下一撑,翻个筋斗,双脚牢牢钉住地面,却见罗无影双手不停挥动,发出暗器。柳逢春右手撑了怪伞,挡住诸般暗器,左手微动,只听快刀程二等人数声怪叫,手中钢刀落地,想是中了暗器。群雄见他于百忙中仍能发出暗器救人,均觉得此人实是厉害。

  耿彪虽纳闷自己如何化险为夷,却不及多想,心中虽愤恨罗无影,总觉报仇事大,伸手从腰间又拔出一柄大斧,虎吼一声,再入战团。他心知这人功夫委实太高,虽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却不敢造次,攻少守多,将大斧轮得风车般相仿。

  说也奇怪,初时柳逢春力抗耿彪与罗无影二人,尚有余力解救严德地等人,如今见了耿彪大斧,却左闪右避。围观群雄也是一头雾水,眼见柳逢春要杀耿彪实是易如反掌,却不知他为何将耿彪掷了出去。如今更是左闪右避,倒似怕了耿彪一般。

  罗无影忌惮柳逢春厉害,并不敢靠近,只躲在群雄身后打出暗器。群雄大骂罗无影缺德,慌忙逃走。罗无影却如附骨之蛆,跟在群雄身后。这人极是狡诈凶残,本来并不将耿彪生死放在心上,此时一见柳逢春着意躲闪耿彪,虽不明就里,倒知道这傻大个是个绝佳盾牌,心念及此,胆子便大,纵身上前,躲在耿彪身后,将暗器自耿彪腋下、脖颈间打出。

  他一来只攻不守,二来暗器既是从近处发出,便更是难防。柳逢春左支右绌,连连后退。

  只不过几个回合,柳逢春已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

  罗无影几次想下杀手,怎奈左右俱是墙壁,耿彪偌大身躯挡在自己面前,反而无从下手。

  他有心让耿彪让开,转念一想,若不是这傻大个在身前遮蔽,自己如何是柳逢春的对手,一时间倒拿不定主意。

  耿彪早知罗无影没安好心,他虽想报仇,却极为厌恶罗无影这种下作之人,眼见他紧贴在自己身后,忍不住心中有气,大吼一声,大斧向后磔去。

  罗无影一惊,亏得他狡诈多变,身子疾闪,让开大斧,心中却冒起个歹毒念头来,伸手抽出长剑,朝耿彪背上刺去。此时耿彪与柳逢春相距极近,这一剑若是从耿彪胸口穿出,当真是出其不意,任那柳逢春武功再高,也难以躲过。罗无影唯恐这一剑直接要了柳逢春的性命,自己逼问不到解药,便免不了一世受苦,因此这一剑对准耿彪后心,斜着向下刺去。那剑上闪出蓝幽幽的光芒,显是喂了剧毒。群雄眼见那剑上蓝光映照下,罗无影扭曲狰狞的面目直如地狱中的修罗恶鬼,忍不住脊背上发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