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虽不懂乐理,也觉这曲子好听得紧,旁坐腐儒更是有人忍不住击节赞叹。

  冯慕远忽道:“小侄这里还有一点薄礼”,众人心中均想,不知这第二面锦缎之下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事,不由将眼光盯在那长条物事上。

  此时那罗刹女琵琶曲调再变,琵琶声中隐隐有风雷之声。琵琶声中,冯慕远双手抓住锦缎,呼地掀开,偌大块锦缎如风帆般鼓起,罩向严德天夫妇二人,露出锦缎下好大一口红漆棺材。

  冯慕远大叫一声,一脚蹬在棺材上,棺盖向严德天激射而出。棺中飞出一条黑影,脸罩黑巾,势如鹰隼,直向严德天扑过去。那八条大汉齐齐一声呼喝,自那罗刹女座下抽出兵刃,扑到大厅门口,三两刀砍翻守门人,将大门紧闭。

  便在此时,罗刹女双手紧拨,只听咔嚓嚓一声响,手中琵琶弦尽断,一蓬暗器自她怀中琵琶喷射而出,如影随形,紧随锦缎之后,射向严德天。严家三兄弟不防有此大变,身子未动,便觉颈上一凉,几把明晃晃的刀早架了上来。

  群雄见暗器、棺盖、黑影同时攻向严德天,心中俱是一般想法:纵是严德天有通天本领,也必定在劫难逃。

  便在电光石火间,一条灰色身影从后堂射出。那身影身子一抖,手中亮出一件物事,挡在严德天身前。群雄只听一声雷霆般暴喝,锦缎凸起,显出一个拳头来,劈在那棺盖之上,将那棺盖打得倒飞回来,直撞向空中黑影。

  黑衣人甚是了得,眼看身在半空,避无可避,伸手在棺盖上一按,借势纵起,凌空一掌劈下。他掌力本来雄厚,兼之居高临下,这一掌拼尽全力,要将严德天毙于掌下。

  严德天只觉罡风扑面,知这黑衣人确是劲敌。他处变不惊,错步拧身,使一招“举火燎天”,硬生生接了黑衣人一掌。两人双掌一接,俱是一惊。严德天心知今日敌人有备而来,若是露出半分败象,恐怕再难收场,因此这一掌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一掌接下,胸中血气翻涌,一口血险些喷了出来。黑衣人心中的惊骇却远胜于他。要知他为了今日一击,已操演多次,先以罗刹女惑人耳目,次用锦缎幕遮住严德天的视线,再以暗器偷袭、棺盖压顶,最后由自己施展这必杀一击,哪知却被严德天轻轻化解。

  他一击不中,抽身便退,借着严德天的掌力在空中连翻几个筋斗,轻轻落在冯慕远身边。

  直到此刻,那锦缎才徐徐落地。

  众人这才看清,严德天不动如山,将夫人护在身后。他身前却还站着一人,那人含胸垂首,戴一顶大斗笠,灰布遮面,右手持一柄雨伞,伞上钉满了暗器。这人左手抚胸,不断轻轻咳嗽,将手一抖,伞上暗器纷纷落地,看也不看众人,将伞收起,站在严德天身前。

  群雄见了,不由得大惊,回头去看那八臂哪吒罗无影时,只见他全身不住颤抖,血灌瞳仁,轻轻点了点头。

  .o看W正版章U节{上m酷lk匠网Vq

  群雄再无疑问,这眼前站的,便是那将八百里长白山中二十八寨寨主杀了个干干净净的青衣杀手。

  严德天扫视大厅,心中不由得叫一声苦,眼见几个弟弟俱已受制,座中群雄骚动,看来似敌非友。他庄中门人弟子俱在厅外,此时听得消息,拼命要抢进大厅,却被冯慕远手下挡在门外。

  快刀程二桀桀怪笑:“严老大,如今你满门俱落在我等之手,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说不定冯寨主心存善念,会放你一条生路!”

  严德天心知便是束手就擒,也是难逃一死,一念及此,将心一横。回头笑道:“夫人,想我已有一十六年未在你面前动武,今日借此良机,且看我的功夫与当年相比如何?”

  严夫人听了此言,身子一颤,喃喃道:“不错,已经一十六年了。”

  严德天伸手握住她柔荑,柔声道:“你便在此安坐,看你丈夫杀敌!”说罢转过身来,大声道:“今日要与严某为敌的朋友,都请站出来吧?”说罢双手一抖,脱掉身上锦袍,露出里面玄色劲装。

  他目光梭巡,从众人脸上看过去。群雄见他目光森然,纷纷转过脸去不与他对视,只有耿彪等两三人目光如火。严德天心知今日之事,主谋十有八九便是黑衣人,一双眼睛便盯在黑衣人身上。

  大厅之中出了如此变故,旁坐的群儒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一时间走又不敢走,留又胆战心惊,唯恐血溅到身上。一个个将身子贴在墙根,呆若木鸡。只有弗居道人安然稳坐,自斟自饮。

  黑衣人才嘿嘿笑道:“严老大是出了名的英雄好汉,在座各位又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与你为难,只求严老大高抬贵手,放咱们一条生路,大伙已是感激不尽了!”众人听他声音苍老,头发也已花白。群雄中有人觉得这身影好生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弗居道人听黑衣人嘴上谦恭,实是字字要命,轻轻几句话,便将座中群雄与严德天对立起来,成了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严德天哼了一声,道:“不错,二十八寨寨主俱是我严某人所杀,众位好朋友中有谁想报仇的,只管来吧,严某人奉陪到底!”

  群雄见他与青衣杀手站在一处,心中早已明了,如今听他亲口承认,还是一惊。

  青衣杀手忽然抬头道:“严大哥说哪里话来,那二十八人,都死在兄弟手上,何曾有一人是你所杀?”群雄见他眸子暗淡无光,说话之际不断轻轻咳嗽,仿佛垂死之人,若不是亲眼见他身法快如鬼魅,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便是传说中的青衣杀手。

  严德天伸手在他肩头轻轻一拍,道:“大哥这些年来亏欠你甚多,今日之事,交给我便好,你还是去吧!”

  青衣杀手摇头道:“我柳逢春这条命早就是大哥的了,只要大哥一句话,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他看着群雄,轻轻道:“哪个是你想杀的人,我留给你亲自动手!”

  严德天哈哈笑道:“你倒还记得这句话!”

  柳逢春一愣,猛然想到:“不错,这句话以前严大哥确曾对我说过。”一时间不由心潮起伏:“我本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个饱学的宿儒。我生来聪明,六岁能文,到了十四岁,已是名噪一时的神童。那一年,隔壁的陈财主看上了我家的地皮,说是什么风水宝地,给了父亲几两银子便将我一家赶出门来。父亲气不过,去县衙告陈财主。谁知陈财主早已买通官府,将父亲活活打死了。我与娘在寒冬腊月中寄宿破瓦寒窑,没过几天,娘生气上火,一病不起,身上的银子用光了,母子两个泪眼相对。”

  “那一日,最后一粒米也吃光了。娘把我叫到跟前,说完‘报仇’两个字就闭上了眼睛。我的眼泪往下流,一直流到娘的脸上,我把她放下,用稻草小心地盖在她身上。我跑出门,在人家柴火垛上偷了把柴刀。我三天没吃饭了,可是那晚,我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我爬过陈财主家的围墙,趴在房顶。过了一会,陈财主果真从我面前经过,我跳出去,还没到他面前,已被他家护院打倒。陈财主狞笑着,大声笑着,要他们将我往死里打。那时,我只恨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心里想,要是有人能杀了他,我情愿下辈子给那人当牛做马。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怜我,就在这时,墙外跳进了几个大汉,为首的正是严大哥。他们将陈家护院打得七零八落,又让他们一家跪在院子当中。严大哥听我说了,然后淡淡地说:‘过一会儿,哪个人是你想杀的,我留给你亲自动手’!对!就是这句话。”

  “那一夜,我看着陈财主被打得满地打滚,他哀求告饶,可是不顶用,最后还得把所有的银子都交出来。严大哥走到我跟前,把柴刀塞到我的手里。我盯着陈财主的眼睛,他怕得要死,我没有犹豫,我的刀挥下去。陈财主的血喷了我一身,我从此不再读书。”

  “分别时,严大哥分了一包银两给我安葬我娘,吩咐我尽快逃走,莫要惹祸上身。我回到瓦窑,发现我娘还有气。谢天谢地,她总算给救回来了。我带着娘远走他乡,买了几亩薄田。过了几年,娘死了。我卖了田,到处寻访高人。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给我找到了。我苦学了几年,总算有了点本事。我拜别师父,师父叹息着说我毕竟不是修道之人。”

  “我骑着毛驴回乡,在路上遇到严大哥,他那时正被人围攻,我出手救了他,他可不认得我了。我说了往事,他只是哈哈一笑,他依旧孑然一身。后来,他娶了妻子,我曾力劝他不要娶这个女人,可他偏偏不听。这个女人的哥哥可真厉害,我肺上的伤就是拜他所赐,直到如今都好不了”,想到此处,他目光扫视严夫人,只见她眼睛呆呆望着房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严大哥娶妻生子,日子过得更难了。当时八百里长白山中,各处山头都被强人占了,实在是没他立足之地。我想这正是报恩的时候,就潜入二十八家山寨,将那些强盗头子尽都杀了。那些强盗头子又有什么好人了。不对!清风寨的姚老儿倒算是条汉子,我本有心饶了他,可是他说,要是我杀光别人,却不杀他,他便是众矢之的,恐怕他山寨之中再无遗类。没奈何,也只是一刀。野狐岭断刀寨的冯老大,好大的名气,却是个草包,也给我一刀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