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罗无影

  听到此时,群雄均觉得出乎意料,想这罗无影也是江湖中成名的英雄,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江湖汉子,砍头是小,名声是大。

  只有快刀程二拍手道:“罗寨主这招很妙啊!”

  耿彪哼了一声道:“妙他奶奶,咱二十八寨的名声都给他败坏光了。”

  快刀程二笑道:“名声固然重要,却总比死了来得好些。那厮又不知罗寨主竟然就是名动江湖的八臂哪吒,若是乘机发难,未必便不能成功。”

  罗无影苦笑道:“当年我一人独挡唐门七英,还能杀掉其中二人,固然是兄弟有两把刷子,也确是靠着随机应变!”

  群雄听他这般说,心知当初他不知使出什么样无耻的手段才逃得性命,只是这伙人俱是江洋大盗,向来将仁义道德看的连屁都不如半个,十个中倒有八个在暗中挑大拇哥。

  罗无影道:“那厮见我跪地求饶,也不将我放在心上。他自然不知,这许多年来,兄弟身上保命的家伙片刻不敢离身。当下暗中一按机括,射出一十八只紧背低头弩,双手发出三种二十四只暗器,同时头也不抬,双手一撑,抱了那小娘急退。当年我正是凭了这一手功夫才杀了唐门七英中的唐断。”

  快刀程二道:“罗寨主与那厮相距既近,他又未尝将你放在心上想必重创了那厮!”

  罗无影长叹道:“兄弟何尝不是这般想。哪知道只听叮叮咚咚几声响后,那人‘咦?’的一声,想是极为意外。兄弟向后一纵三丈,这才抬头”,他说到此处,语音极是低沉,显得很是沮丧,众人听他接着道:“我只道那厮身上必定多了几个透明窟窿,即便不成,兄弟的暗器上都喂了极厉害的毒药,只要在那厮身上擦破油皮,也包送他西去。可我这一抬头,却见那人仍旧背着双手,只是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神色。面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暗器。”

  白额虎耿彪惊道:“难道那厮竟毫发无损?”

  罗无影苦笑道:“正是如此,兄弟见状,心里也是一般的惊骇。当时保命要紧,什么也顾不得了,双手连抓,将身边几个喽啰连同那小娘儿掷了过去。那厮却不慌不忙,轻轻躲过,只将那小娘儿接住放在一边。我趁此机会,使出全身解数,将身上所带暗器一股脑的打了出去。那厮见势,左手一扬,打出一蓬银针,将兄弟的暗器尽数击落地。他这招漫天花雨一出,可将兄弟吓了个肝胆俱裂。原来,原来……”

  众人听他讲到此处,声音不住颤抖,眼角不断抽搐。只听罗无影继续道:“他这一出手,我就看出来了,原来这厮竟然是唐门中人。我只道自己泄露了行踪,以致唐门中人追杀而来。我与唐门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厮若不是绝顶高手,则路边林中必定另有埋伏,当下再也不敢与他交手,撒腿便跑,只顾得逃命。”

  快刀程二道:“照罗寨主所言,那厮功夫确是不凡,不过若是我二十八寨兄弟齐心协力,要杀他却未必无望!”

  罗无影摇头道:“兄弟的事情可还没说完,当时我展开身法,只顾逃命,再也不敢回头。只听那厮在我身后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兄弟听那声音越来越远,好像并未追来,长舒了一口气,也不敢走大路,只往那山高林密、荆棘丛生之处逃走,只盼他不要追来。我这般跑了不知多久,直到精疲力竭才停下脚步。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这厮真取我性命,实是易如反掌!”

  他也不待群雄发问,缓缓抬起手来,将脸上面巾摘下,群雄俱是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此时看了他这张脸,也不禁胆寒。旁边坐着的腐儒,更是有人怪叫一声,晕了过去。

  那脸上除了一双眸子精光四射,竟再无完整皮肉,脸上横七竖八布满伤痕,肌肉翻了出来,有些伤口尚未愈合,左脸颊上一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里面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罗无影从桌上抄起酒壶,将壶盖抛在一边,仰起头来咕嘟咕嘟喝了下去,脸涨得通红,脸上肌肉不断抽搐,十七八道伤痕仿佛一条条红色的蚕在他的脸上翻滚扭动。烧刀子混合着血水、脓水从他腮上洞中汩汩流出,群雄见状都忍不住反胃。

  罗无影饮罢壶中酒,长长叹了口气,手腕轻抖,将酒壶抛向半空,众人只见他手指微弹,“啪”地一声,酒壶在空中已爆成碎片,接着又是“叮叮”声响,酒壶碎片不降反升,“哆哆”声中,酒壶碎片尽皆钉在了屋顶横梁上。

  群雄凝神去看,每片碎片中都有一点银光闪烁,显是这罗无影将酒壶抛上半空后,发出暗器将其打碎,又用银针将碎片钉在了房梁之上。可罗无影一直端坐未动,连头都未抬,不要说指力,便是这听风辨音之术,已是骇人听闻。

  本来群雄之中尚有人觉得这罗无影多半是个浪得虚名之辈,或者根本是冒名顶替,这时见了他这手功夫,才知自己手里的玩意,给罗无影提鞋都不配。白额虎耿彪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罗无影见群雄再无言语,伸手将面巾重新戴好,嘿嘿笑道:“兄弟这十二年来,日日轻纱蒙面,不敢露了出来,杯中之物更是一滴也不敢沾了,这烧刀子,还真是够劲。”

  群雄听他话音发颤,情知那烧刀子从伤口中流过,必是极疼。

  快刀程二道:“在下还有一事不明,得向罗寨主请教!”

  罗无影道:“不敢,程二哥请讲!”

  #*酷匠~网.'永久免f●费u看小说

  快刀程二道:“刚才罗寨主言到那厮并未追来,则罗寨主这伤势又是从何而来?”

  罗无影叹了口气,一字一顿道:“我脸上的伤嘛,那是我自己割的!”

  群雄又是一惊!

  罗无影继续道:“当日我惊魂未定,一路狂奔,直到停下来才发觉,我这脸已经麻了半边了。我心中大惊,伸手去摸,心中叫声苦也,原来那厮虽并未追来,却打出一枚金针,那金针细如牛毛,一来当时兄弟心神慌乱,二来那针太细,如不在意,便如给蚊子咬了一口。想那厮发针之时,离我五丈开外,何况我并未回头,可那厮竟然用一口金针打进我的面门。这等手法,即便是当年唐门七英,也未必及得上他了!”

  群雄听他这番话,俱是动容,心知那小小金针,要是掷出一丈远,在座众人都办得到,可是要打出四五丈远,却又不失准头,却难上加难,何况罗无影当时并未回头,这一口金针显是在空中转了老大一个弯才击中他,这等神技,当真是闻所未闻。

  罗无影继续道:“想我八臂哪吒也是用暗器的高手,心知这口金针上必是喂了毒。我这一路跑来,毒性已经渐渐发作,嘴脸已肿了起来。有道是毒蛇噬手,壮士断腕。到了这个关节,说什么也是保命要紧。当下狠了心,抽出腰间尖刀,横七竖八在脸上划了这许多刀,将腮边这块肉整个剜了下去。又服了三颗百毒丸,这百毒丸是兄弟走遍八百里长白,取山间诸般厉害毒物调制而成,以毒攻毒,能解诸般恶毒。这许多年来,也不过制成三颗,这次一股脑吞了,才保住一条性命。可是那针毒端的厉害,自中毒迄今,兄弟寻找各种解毒药物,至今伤口都不能愈合。”

  众人见他脸上惨状,心中均想:这人手挺尖刀,在自己脸上剜肉切割,实是凶悍之极。

  快刀程二心思细密,突然问道:“既是对头如此厉害,罗寨主何不故技重施,以避祸端,为何反而以真名行世?”

  罗无影狞笑一声,道:“兄弟这张脸,各位都是亲眼看了的,试问做人做到这般田地,还有何趣味?当日我死里逃生,回到寨中,寨中兄弟群龙无首,便推我坐了第一把交椅,兄弟一则无处可去,二来受此重创,非将养个一年半载才行。兄弟那时担惊受怕,生怕那厮再找上门来,直到三个月前,才想通其中的关窍,这才回复本名!”

  群雄见他说到此处咬牙切齿,却不知他所指的关窍是什么。

  罗无影恨恨道:“莫说蜀中唐门乃是用毒的大家,便是兄弟囊中暗器,一旦打中人身,不过片刻,便叫那人七窍流血而亡。当日兄弟面目上中了这一口毒针后,又提气狂奔半晌,毒气愈发散得快了,居然未死,众位想想看,那是为什么?”

  群雄听他讲到此处,心中隐隐也有些头绪,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冒出来。

  快刀程二叹了口气道:“杀人不过碗大个疤,那厮的手段,也确是太辣了些!”

  罗无影缓缓点头道:“那厮便是要我日日受此腐骨之毒,于每日一饮一食间都要受这刮骨酷刑!”

  群雄适才见他饮酒,直痛出一身冷汗,只觉做人到此地步,实是惨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