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彪道:“说来惭愧。想我清水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便是平时也防卫极严,可即便如此,当年我家老大还是一夜之间丢了脑袋。当晚门外便有兄弟当值,却一点声音也没听到。后来兄弟也曾仔细查看,原来我家老大死前曾与人交手。更奇怪的是,桌子上竟有两只酒杯,显是我家老大当晚曾与人对饮。兄弟仔细查问,得知那晚我家老大曾派人去取了一壶好酒、两只酒杯。可当时房中再无别人,也绝无人进出。我清水寨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竟无一人见过那厮。”

  程二捻须笑道:“幸亏你们看不到,不然还有命在吗?可是却有人看到了”,他说着眼睛斜视,盯住一人道:“罗寨主,当初你家寨主遇袭的时候,你可是在场的。”

  群雄顺着他的眼光去看,只见那人头戴斗笠,身材极是魁梧,独自背对众人缩在角落当中。他在那角落坐了也不知多久,却无人注意到他。

  罗寨主闻言身子一震,并不转身,低声道:“不错,我确是见过那厮。”

  群雄早就听说,青衣杀手从来不留活口,如今听说这罗寨主竟然全身而退,不觉大奇。

  耿彪自是一心想将青衣杀手挖出来报仇,旁人却另有心思。原来这二十八寨之中,似清水寨姚寨主那般好汉不过数人,其余皆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杀人劫财自不待言,便是待手下兄弟也是心狠手辣。在此等人寨中安身,时刻要提一百二十个小心,一句话说错,即刻丢了性命。而混迹于在此等寨中的,也尽是些势利小人,老寨主不死,还要想着法的篡权。青衣杀手一出,江山立改。因此这二十八家山寨中,虽都喊着报仇,真正愿意出力的却没几家。只是便是此等人,听到罗寨主之言,也不由停下手中酒杯,心中却是在想:即便不去寻那厮报仇,谁知道那青衣杀手会不会再下毒手,那可是难以防备,且听听那厮有什么本事。

  那罗寨主转过身来。众人这才看到,这人不但头戴斗笠,脸上更是蒙了面,只露出一双眸子。

  有认得他的,不由心生疑问:“这人不是姓张的吗?何时改了姓罗?”

  快刀程二道:“在座各位便是未曾见过罗寨主,想必也听说过,自从蜀中唐门惨遭灭门之后,八臂哪吒罗无影算得上是使暗器的绝顶高手了。”

  群雄中便有人脱口而出:“竟然是他!”

  当年这八臂哪吒罗无影轻功暗器双绝,纵横江汉间无人能挡,一时风头无两,端的是名震江湖。后来不知怎么得罪了蜀中唐门。唐门派出唐门七英追杀,却被罗无影杀了两人,冲出重围,从此销声匿迹。众人中虽有人曾与他有过数面之缘,却也想不到他便是当年名震江湖的八臂哪吒。

  群雄中也有人见这罗寨主形容猥琐,心中颇不以为然。

  快刀程二道:“罗寨主何不将当日所见说与大伙听听?”

  罗无影转过身去,斟了杯酒,却不便饮,只将那酒杯隔着面纱在鼻前嗅了又嗅,这才转过身道:“各位若是肯听我劝,那日的事情,各位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报仇的念头,诸位也休要再提了!”众人听他说话声音低沉,含混不清,好似嘴里含了什么东西一般。

  耿彪性如烈火。这十二年来,他苦练武功。手中两柄开山大斧,当真有切金断石之威,听得罗无影这般说,不禁怒道:“你这厮好不爽快,吞吞吐吐作甚。那青衣杀手不过是下手偷袭,如今这许多好手在此,你又有甚好怕?便是报仇,也不劳你老兄出手,你只需说那人长的怎生模样,自有俺耿彪一力承担。”

  罗无影嘿嘿一笑。众人听他笑中满是苦涩,不知其中有何等伤心之事,都要听他说些什么。

  罗无影道:“这位耿兄义薄云天,实在是条好汉,叫兄弟好生钦佩,只是……”,他顿了顿道:“只是今生今世,耿兄要报这仇,却是无望!”

  耿彪怒道:“有望无望不是你老兄说了算,俺耿彪受姚寨主大恩。有恩不报,还称什么好汉?便是俺技不如人,死在那厮手上,也绝不怨你!”

  快刀程二笑道:“既是如此,依在下看来,罗寨主还是说说吧?”

  群雄都想听听那青衣杀手是何等样人,遂齐声附和。

  罗无影苦笑道:“既是如此,兄弟也只好从命了。”

  群雄齐声道:“罗寨主只管说,便是有什么事情,众家兄弟自不会见死不救。”

  Q4酷、)匠-网u…唯H一正Ae版$F,c其他x都}是…l盗Y版

  罗无影抬起头来,眼神中露出一丝恐惧,道:“兄弟年轻时,为人很是莽撞,在江湖上也略有薄名,想必大家是知道的了。”

  众人齐齐点头,却有人在心中暗想:所谓拳怕少壮,这人当年好大的名气,年纪大了却怕起事来,可见江湖传言,十九是假。

  罗无影继续道:“当年唐门七英联手追杀于我。我一路逃亡。那七人无论是武功智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然而困兽犹斗,终究被我杀了两个,逃了出来。”他说到此处,眼神中精光闪烁,显得很是兴奋。他稳了稳神,继续道:“可那唐门乃是江湖中出了名的辣手门派,门下能人辈出。我既杀了唐门中人,他们必欲杀我而后快。我思前想后,自觉在关内再不能立足,便隐姓埋名到了关外,投在苍龙岭无涯寨中,做了小喽啰。暗器功夫,那是一点也不敢露的。过不几年,葛老大见我老实可靠,手下功夫也还过得去,慢慢提拔我做了个小头目。这日子虽比不上当初逍遥快活,也还自在。十二年前,我得知蜀中唐门遭人灭门,这才松了一口气。可那唐门岂是普通的门派,保不齐便有漏网之鱼。因此我也不敢大意,暗器从不敢离身。又过了几年,那唐门在江湖上再无消息,想来是无人生还,兄弟这心才真正放到了肚子里。谁知就在十二年前,出了这一场大变故。”

  群雄俱知这无涯寨寨主葛云山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在他手中,无涯寨好生兴旺,隐隐与断刀寨、清水寨有分庭抗礼之势。自从葛云山死后,山寨势头便差了很多。众人见罗无影神色凝重,都知道他要说正题了。也有人听到此处,才发觉大厅中竟无断刀寨之人。

  罗无影继续道:“那日,有肥羊从我们地界上经过。那肥羊也知长白山中不太平,请了几个镖头护镖。山下的弟兄打探明白,报上信来。葛老大一声号令,点齐弟兄下山埋伏。那几个鸟镖头哪里是我山寨中弟兄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死的死,逃的逃,便只剩下肥羊一家老小。那肥羊是个卸任的狗官,着实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弟兄们捞到肉票,心中尽皆欢喜。”

  他说到此处,略微顿了顿,道:“葛老大将那狗官一刀杀了,又将那狗官家的小姐绑了。我等收拾了财物,哼着小曲回山。哪知才转过山口,便见路边大树上横躺着一人。”

  耿彪道:“可是那青衣杀手?他是怎生模样?”

  罗无影叹了口气,道:“不是他还有谁?那厮身子颇是单薄,说起话来老是咳嗽,好像个痨病鬼。至于面目,当日他也便如我一般,头戴斗笠,脸蒙面纱,着一身青衣。那厮见了我等,跳下树来,要葛老大将劫来的财物和那小姐尽数留下,否则就要将我们杀光。”

  群雄尽是此道中人,向来钱财入手,羊入虎口,岂有吐出来的道理?便有人心中愤慨,叫道:“这厮忒也无理,世上哪有这般好事?光天化日便敢行劫。”一语既出,才想起在座个个都是剪径劫财之徒,这一句不但骂了别人,连自己也给带进去了,好在无人留意。

  罗无影叹道:“当时我们弟兄也笑翻了好几个,心想不知道哪里的毛贼,竟然太岁头上动土,抢到强盗祖宗头上来了。可交起手来,才知大事不好。那厮连手指都没动过一根,我们寨中的兄弟已经倒下了几个,眼拙的弟兄只道那人会妖法。我却看出,这是很高明的暗器手法,我虽也办得到,却做不到那般无影无形。”

  群雄中便有人喊道:“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你们便该冲上去将他乱刀砍死,岂不干净?”

  罗无影叹了口气,道:“我等又何尝不是这般想法,葛老大见事不妙,一声招呼,几个山寨中手上功夫硬实的都冲了上去。我扛上小娘儿,与几个喽啰撒腿就跑。哪知道没跑出几步,然眼前人影一闪,那厮挡住去路。我心中一凛,情知葛老大手底功夫不弱,这厮脱身竟这般快。想来葛老大等人是交待了。那厮背着双手道:‘将人放下,滚吧’!哎!悔不该当时我眼睛一瞥,见那小娘儿貌美如花,一时色迷了心窍,动了将这小娘儿私吞的念头。”

  众人听他这样说,都暗自想:这两个用暗器的高手遇到一起,怕是一场恶斗。哪知道罗无影接下去道:“兄弟当时腿一软,扑通跪倒,大磕其头,请他饶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