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取卵

  二太夫人笑道:“眼不见心不烦的人走了,咱们好好说说话儿。”

  母亲把李昭殊搂得紧了一些。面色无波,和静微笑,耐心等着二太夫人切入正题。

  二太夫人端起茶盅,徐徐地饮了小半盏,还没来得及把心里话揉捻成缠绕不尽的丝、织成缚人的茧,一个小厮火速来报:“顾家长兄到了。路上正好碰到了申婆子,他们主仆正一道儿往这边来。”

  “来得倒快!”二太夫人并没咽下刚入口的翠茶,而是轻轻地含漱了,吐到盂中,似乎想要消去处置顾氏那会儿涌起的秽气。

  “把顾氏松绑,看管好了,待会儿带过来。”二太夫人淡淡道。

  语毕,顾家长兄到了内堂,与二太夫人和大伯母行过礼,歉意道:“我娘原是要来的,但她身子不适,日后再见老夫人罢。她让我传话说,幼女失教,给亲家老太太、夫人,惹麻烦了。”

  二太夫人见他和气,唇角缓绽笑意,恢复了惯常的豁达慈祥:“要说起来,酿成今日之错,不全在你娘的缘故。与我疏于管教,也有莫大干系。”

  “哪里怨您?”大伯母拭泪道:“是我性子太懦弱温和了,素日纵容得她太过……”

  “亲家老太太、夫人都是明理的。既然如此,皆有过失,何不好好商量?”顾家长兄缓缓转圜道:“二位尊辈必然明白,一个被休弃的女子,出了婆家门,该怎样难立足做人。”

  二太夫人眼中精光一盛,故作惆怅道:“她虽犯下了不止这一桩事儿,我和她婆婆也想宽宥她,但她……不说也罢。我已当着族人的面,说过不要这个孙媳妇了,无可更改。”

  “又没请官爷作证人。当做一时气话,未尝不可。”顾家长兄以为二太夫人是因为不好食言的缘故,就给她找台阶来下。

  二太夫人摇头叹息:“不是我严苛……唉,把你妹妹带上来,你自己看看吧。”

  说完,两个婆子叉着蓬头散发的顾氏女,从隔壁房间走出来。

  顾氏呼哧呼哧大喘气的样子,像是刚被取出堵嘴的布,脸面上漾着窒息的通红。

  顾家长兄惊道:“就算遭了休弃,你们怎能这般待她?”

  顾氏一听长兄声音,回过神来,胆气一壮,嚎啕哭道:“哥哥,你可来了!他们把我关进茅房里,捆了手脚,还塞了嘴不让说话……”

  B酷Y匠网正版“…首#发

  顾家长兄努力抚平气息,直直看着二太夫人:“你们家老太爷呢?我可得问一问,这是什么意思!”

  二太夫人冷然变脸,哼道:“亏得你有种问!你妹妹不仅差点害得她婆婆一尸两命,还把我家老太爷气病了!没训斥她几句,她就要死要活,言语不干不净,辱骂宗室叔婶,不堪入耳,恶念歹毒,闻所未闻!在座的李家人,有必要全跟她一个过不去吗?你随便拉着老的小的问,哪个不能作证?你去见老太爷?顾家人不把他气死不甘罢休么?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大吗?你妹妹的作为,要是传了出去,一根白绫赐死她,都洗不净你家的门庭风气吧?”

  顾家长兄骇然睁圆了眼:“我妹妹不就是与她婆婆吵了几句?竟有这样严重?”

  顾氏尖叫道:“哥哥,你别听她们诬陷我!老太爷早就病着躺床上不起了,与我何干?我没动婆婆一指头,她就动了胎气,莫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或者是她气量太小了,禁不动几句话?!”

  看妹妹这样乱失了方寸,顾家长兄不禁皱眉。

  “你看,这就是她的品行!错到离谱,也断不肯自省的。”二太夫人言语凿凿:“我那雍二孙媳、韧四孙媳,比她更经常奉养着婆婆,怎她们俩在时就妥妥的,偏轮到她,就动了胎气啊?”

  顾家长兄无言以对。

  “你这倚老卖老的老不死,只要我有一口气在,绝不会放过你!”顾氏闹得愈发凶了。

  顾家长兄阻道:“妹妹,休得无礼!”

  “无礼?她懂得‘礼’字怎样写?”二太夫人捂着头道:“真是让人头疼!你给顾家老太太说,今后两家还是亲戚,若是想来坐坐,李家随时欢迎,但千万别让她再提你妹妹了。”

  顾家长兄沉脸不语。

  “发生了这种事,你妹妹就算在李家,也不会自在过活了。何况,诸房心里亦有耿介。”大伯母幽幽和婉道:“你妹妹的嫁妆,申婆子已收拾好了。你看一下,有无少了什么,择日安排几辆马车来,拉回去吧。”

  二太夫人皮笑肉不笑道:“你妹妹的形状……李家会为了顾氏的颜面,死死掖着。”

  顾家长兄知道气病老太爷、连累婆婆小产这两重罪名的厉害,心下又羞又惭,表面上装得再沉着,也学不了他妹妹的无知无耻厚脸皮,就道:“不值得再跑趟。烦劳太夫人用府上的轱辘大车,捡几件重要的,一车拉走便是。剩下的就留给府里用吧。”

  二太夫人假意说道:“那怎么行?你舍得,你妹妹却爱惜着呢。府里不缺那些物事,还是不要留下一针一线的好!”

  顾氏充满了毒恨道:“你是怕我的东西下了咒,用着心里不安!你要,我还不想便宜了你!”

  二太夫人淡道:“如此正好。”

  顾家长兄难堪启齿道:“那就……再多一辆车。”

  雍二奶奶看场面有些僵,提议道:“咱去筑爷的后院,瞧瞧嫁妆收拾得怎样了吧。”

  二太夫人道:“是该带顾家兄妹验一下。”

  出得一道窄门,绕过两座水榭,便是筑大爷的小院。

  走道上,门口边,到处堆放着杂七杂八的嫁妆匣子、箱柜、衣架等物。其中有好多是男方下聘时的彩礼。

  申婆子看见顾家长兄,道:“大爷,就这些了。”

  二太夫人哂笑道:“嫁妆混着聘礼,没落下一样吧?”

  顾家长兄听得脸热如烫。

  “赵管事,让车来拉吧。”二太夫人语含不屑。

  赵管事快步跑过来,作揖道:“回禀太夫人,轱辘车只剩下一辆,其余都去城里,运这月的米粮了。”

  “那怎么办?”二太夫人烦躁,对顾家长兄道:“算了,把这些封起来,还是你改天雇车子拉吧。”

  顾家长兄再不想来丢人:“那就只拉一轱辘车。”

  顾氏怒道:“没轱辘车,不是还有马车吗?虽然装得少,多几辆也够使了!”

  赵管事道:“府上一共三辆马车,一辆送四房的亲家嬷嬷去怀宁了,一辆送幺五老爷去往京城的渡口了,还有一辆,大老爷整天来回奔波要用的。”

  顾家兄长劝妹妹道:“就装一辆车吧。你挑些最舍不得的。”

  顾氏看看这件,望望那件,举棋不定。

  二太夫人和大伯母对视一眼,齐齐打了个哈欠。大伯母道:“顾家哥儿慢慢帮着挑吧。挑好了,自带走就是了,我乏了,恕不远送。”

  顾家兄长劈手夺过妹妹按着的铜盆,往地上狠狠一掷,拉住顾氏就走:“别丢人现眼了!”

  顾氏哭得跟掉了肉似的:“……那个能淘菜用……”

  顾家兄长把顾氏拖上车,扬鞭一阵狂抽,那驴儿撒蹄奔走了。

  二太夫人忙给李管事使眼色。

  李管事一溜烟跟去了。

  大伯母卸去心中块垒,轻松道:“原想着顾家好几代经商,应该有些家底,没想到气数尽到了这般地步,还养出如此眼皮子浅的闺女!”

  二太夫人呸道:“她嫁来没多久,我就看出来了!后来我听申婆子说,顾氏女的死爹,是个吃喝嫖赌的主儿,顾氏女出生的时候,她爹因为马上风死去了……家里头早被掏空了。她娘受了他爹的苦,怕再出来一个败儿,就给顾家哥儿请了先生,倒教出几分廉耻来。却无暇管女儿,顾氏就长成了这般无德泼妇!”

  雍二奶奶、韧四奶奶陪着婆婆,叹气数声。

  说了一会子话,李管事回来了。二太夫人问道:“没出什么岔子吧?”

  李管事声音慌乱道:“筑大奶奶……不是,顾氏刚出大门,想起忘拿了珠宝匣子和几匹绸缎,非要下来不可。顾家哥儿不让,把驴车驱赶得箭在弦上似的,跑了半里多地,顾氏眼看越走越远,急得从车子上跳下来了,摔得头破血流……”

  筑大爷听得呆滞如木头,低低啜泣起来。

  二太夫人呼吸一紧:“怎么样了?还有气吗?”

  “顾家哥儿一番问路,去附近找何大夫了。”

  二太夫人闭着眼道:“阿弥陀佛。何大夫医术高,不会出人命的。”

  李管事小心翼翼问:“咱们要不要派个人过去慰问一下?”

  二太夫人阴冷渗然道:“顾家爷儿都不回咱府里求助,你还想多管闲事吗!好不容易送走一个瘟神,岂有再去沾惹之理?让看大门的把大门闭紧,装作不知此事!”

  李管事低着头去了。

  筑大爷拽着二太夫人的衣袖,抿泣求道:“祖母,我去看看她吧。好歹夫妻一场,她又留下来这么多嫁妆,万一她死了,孙儿不成了千古负心人?”

  “你负她什么了!”二太夫人恼道:“她那嫁妆值几个钱?你不想留下用,就当她摔死了,给烧了吧!”

  筑大爷蔫住了。顾氏还没死,怎能给她烧东西?那不是咒她吗?

  大伯母插了句:“可是……顾氏说得那样难听,什么‘她的东西施了咒的’……还是别让筑儿用了。”

  二太夫人想了想道:“把能卖的卖了……不能卖的,给府中丫鬟婆子用,也能省些开支!”

  说罢,看了看日头。接近晌午了。

  二太夫人吩咐婆子让厨上做一桌子菜,并对在场的诸房道:“家宅不宁,万事艰难。如今发落了顾氏回娘家,约也能平静下来一段时间了。平时不逢着喜事儿,大家难得聚在一堂,今儿个就破例热闹番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