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安庆府潜山县梅城镇的李氏,祖上是以种雪湖贡藕起家的。李昭殊听老一辈的人说,她的高祖父在当地乡绅的荷庄上做过佃农,由于踏实本分,性子憨厚,几年后升成了庄头,娶了这家乡绅夫人的近身丫鬟为妻。

  乡绅夫人娘家姓毕,坐落在潜山毗邻怀宁县,是世代耕读的书香人家。这丫鬟与昔日主家情分深厚,常有来往,连带着李家与毕家从此结下渊源。李昭殊的曾祖父七岁时,得以陪乡绅老爷之子一起到怀宁毕家私塾读书。

  曾祖父很通透,乡绅之子记不住的知识,他能过目不忘。以至喧宾夺主,甚得私塾先生青睐。

  高祖父想让儿子考取个功名,光宗耀祖,是以农忙时节,从来不指使他干活,只求他关起门来一心一意读书就行了。自己却更加早起贪黑的卖力,争取为儿子攒下足够富裕生活三十年的私财,不让儿子为生计问题发愁,影响了学业。此举明智与否,等到儿子过了而立之岁,前途就能大致见分晓了。

  每年仲春池水尚寒时高祖父下塘种藕,深秋浅冬又要到阴凉的水中挖藕,一干起来没日没夜,积久累月就患上了风湿,逢阴雨天气关节钻痛得苦不堪言。再加常年赤脚裸腿在淤泥里劳作,蚂蟥、尾蚴等吸血虫,寄附身体表里,无药可治,身子骨早瘦成了空架子,没等看到曾祖父中榜那一天,高祖父就带着遗憾一病归西了。

  曾祖父后来果不负父望,考得进士及第。为了赡养老母,本能留京为官的他,上书请回故乡,做一方为民谋福的县丞。

  据说曾祖父幼时极其爱吃藕。高祖父去世后,曾祖父再也未吃过一次,更勒令家中人不许食藕。无论是蜜汁藕,还是青椒藕丝炝锅小炒,一概都不许吃。这个禁令,直到李昭殊这一代才解除,每当看到那些粗肥好比嫩婴手臂的藕,洁白如玉,甘脆鲜甜,汁水生津,她就忍不住遥想起了曾祖父。他是以怎样坚定的意志,抵挡住了九孔十三丝的致命诱惑!

  不管怎样,曾祖父算是出人头地了。

  高祖母为他求娶了乡绅老夫人已故弟弟的庶出小女儿为妻,即李昭殊的曾祖母。

  这是李家与李昭殊外家第一次正式结下了姻亲。

  曾祖母秀外慧中,知书达理,曾祖父在毕家读书时就对她有好感。及成亲后,二人感情深挚和睦,曾祖父终身没纳妾。

  曾祖母为李家添了两子,长子李勖,次子李勉,皆是一表人才的俊儿郎。曾祖父对他弟兄俩寄予厚望,悉心栽培,还舍老脸请了当年同窗、在翰林院任职的章学士点拨。

  李昭殊的祖父李勉比较走运,那年的命题恰恰是在他押注范围之内的,有备而来,自然得心应手。伯祖父李勖,比祖父大八岁,却没祖父考中得早。

  祖父是甘乾十八年的进士,二甲第十六名。伯祖父是甘乾二十一年的进士,二甲最末,差点儿被挤进同进士的行列。

  祖父从詹事府主簿做起,一路青云,很快擢为正四品少詹事。娶了一位正房郝氏,另有三位侍妾柳氏、纪氏、钱氏,共育四子一女,儿孙还算兴旺。

  伯祖父就没这么意气风发了。他不仅没有弟弟中第早,也没弟弟生子早。他的妻子孟氏,体弱多病,偏伯祖父对她痴情重义,除了她一个,连通房都不愿收。

  随伯祖父外放期间,孟氏生下了一孱弱儿子。

  这时祖父的儿子都三岁半了。

  伯祖母因生二伯父李思诫,差点丢了命。伯祖父再也不肯让她生,又过了将十年,孟氏在人参、燕窝的滋养下逐步恢复元气,才添了女儿李诗乔。

  伯祖母孟氏是个药罐子,名贵药材一副副吃下去,仅靠俸禄的伯祖父渐渐入不敷出,他担心孟氏在穷山恶水之地旧疾复发,于是辞官回了潜山梅城,碌碌无为靠祖产过活着。

  哪想在他晚年,二十三岁的独子先他一步撒手人世,留下了一个六岁孙女和五岁孙子。

  孙女叫李昭晏,生在正月初一。孙子叫李愿,生在翌年腊月三十。其父李思诫亡故后,其母秦氏思念成疾,不到半载,也随夫而去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伯祖父自然是大恸。

  而祖父这一支,四个儿子中已有三个成家立业了。伯祖父作为哥哥,却受着弟弟的恩惠,兼有弟妹碎碎叨叨、讽言冷语,伯祖父未免抑郁在怀,就主动提出了分家。

  祖父官大财粗,把顺德街南的李家宅留给了哥哥,装修重葺一番。算是尽了兄弟间的情分。

  祖父则在街北另辟新府,在京城还有一栋不大的别院。

  没过几年,伯祖父竟没熬过整天在床上半死不活嗯哼的伯祖母,与世长辞。伯祖母遭受此打击,中风瘫在床上,街南李氏这支彻底败落下来。

  伯祖父的女儿却极能干,独当一面,一边照料重病老母,一边抚养失怙失恃的侄女和侄子长大成人。

  终于在建武三年时来运转了。

  十八岁的新皇选妃。在姑姑李诗乔的打理下,刚过及笄的李昭晏入宫为嫔。过了三年,即在李昭殊离奇重生的这年早春,圣上隆恩眷宠,晋封李昭晏为容妃,赐长春宫。妃弟李愿被擢为吏部左侍郎。

  泼天富贵滚滚而来。街南李氏拆墙动土,把宅院进一步扩张兴建。

  李家南北两座府邸,把整个顺德街占了大半。

  而此时祖父致仕了,四子中又无特别拔尖的。官职最高的大伯父,不过是个工部营缮清吏司员外郎。

  。`酷#:匠网!C永t久免*v费fj看、小c说F:

  风水轮流转,倒是街南李氏开始荫庇街北李氏了。

  伯祖父那一支只有李愿一个。如果没有族叔伯兄弟作后盾,势力过于单薄。

  祖父这支,目前急求荣耀头衔。有了显赫名望,哪怕能为诸子捐个不大不小的官当当也是好的。

  各有所需。分了家的南北李氏,渐渐又如一家亲了。

  小厮所说的愿三爷,就是伯祖父李勖的独孙,容妃的亲弟弟李愿。孙子辈中排行老三。

  “大姑太”是指伯祖父的长女李诗乔,容妃和愿三爷的姑姑。

  再说祖父李勉。一妻三妾各生一子。

  嫡祖母郝氏生的是大伯父李德望,柳太姨奶生的是三伯父李始固,祖母纪氏生的是父亲李存羲。大伯父擅人际,三伯父专经营;老四的父亲总算爱读书,却读得杂,一答考卷就勒不住缰绳,离题万里。

  还剩五叔父李崇峻。

  他是钱太姨奶所出二胎。钱太姨奶生的头胎,是个性格相当怪的闺女,小名乐游,二十二岁老龄了还抵死不肯嫁人,喜欢到处赏山玩水。

  这位五叔父是父辈中最小的,年仅二十,下人习惯称之为幺五老爷。他也像他姐姐一样,博览群书,特立独行。去年杏榜高中了第九名,不急着谋差事,而是先到许多地方游历,结交贤士,考察风土民情。一年多了,在祖父一封叠一封的家书催骂下,终迟迟归来了。

  他是李昭殊父辈这代的唯一进士。目前是,很多年之后仍然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