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渊阁是天风城的一个文士聚集举办各种文会的地方。据说是由一位现在已为十二阶文仙的文士在五千多年前建来专门供他与一些文友举办文会的地方。

  但是后来那位文仙成就文仙前往了天道城进修,这座文渊阁便被那位文仙留在天风城的后人经营成为一座专门作为文士举办文会的文阁了。

  而且那位文仙还会隔个五十年回来一次文渊阁同一些尚在人世的文友一起举办文会和怀念那些已不在人世的文友。这也是一个诸多天风城文士倾听文道的大好机会,要知道那些现在还存活的文士至少都是九阶的文士,就算是十阶乃至十一阶文士都有。

  当然,这次早春文会只是普通的文会而已,并没有那些存在的参加。

  说到早春文会就要说到早春文会的来历。

  春天是一个极好的时节,代表万物萌发,代表辞旧迎新,代表着一个更好的开始。

  早春又是整个春天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候,春雨更是春天的一个重要代表,春雨也和农作物的生长息息相关。

  当然,阴影界其实很少有雨,农作物也并不需要春雨的浇灌。不止是雨,阴影界的时节其实并不是很分明。

  其实说白了,早春文会只是借了一个早春时节的名头举办的文会而已。这也是阴影界大部分文会举办的来历,只有很少一些文会是真的按照文会的来历举办,比如祭天文会、清明文会、庆祝文会等。

  到了文渊阁后,孔思过拉着林皓径直上了三楼。

  一到三楼,林皓便看见整个大厅中坐着大概有二十多人。

  见到孔思过上楼,人群中迎出来三个人向孔思过问好。

  孔思过回了一声好后,拉出林皓向三人介绍道:“林皓,我的朋友,也是孔文哲族叔收的弟子,你们不是一直想要见一见吗?我给你们带来了。”

  被孔思过拉出来后,听完孔思过的介绍,林皓再度行了一礼,并向三人问好:“林皓见过三位。”

  三人看了看林皓后,其中一个身材消瘦、个子高高、活像一根竹杆的青年说道:“既然是思过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找我苏志鹏。”

  苏志鹏说完,旁边的一个比苏志鹏矮一些且有一些胖的青年也道:“志鹏说得对,思过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有什么事,我帮得上的一定帮。”虽然他没有说名字,但孔思过在一旁介绍他叫李晨。

  最后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看上去有些普通的青年对着林皓有板有眼地行了一礼后才说道:“在下付天择,见过林兄。”

  看了一眼付天则后,林皓又看向孔思过。

  见林皓看向自己,孔思过耸了耸肩,一旁的李晨则解释道:“天择就是这样的,做事有板有眼,过段时间就熟悉了就好了。”

  随后,五人走向了人群中。

  这次,那些人有些是孔思过介绍,有些是自我介绍,虽然看上去和孔思过一副很熟很亲密的样子,但林皓清楚只有苏志鹏、李晨、付天择三人和孔思过是真正的朋友,其他人最多就是点头之交而已。

  相互介绍后,便各自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登候之后的人。

  林皓、孔思过、苏志鹏、李晨、付天择五人围坐着一张桌子,讨论着文道。

  虽说是讨论,但只是孔思过、苏志鹏、李晨和付天择四人在讨论,林皓在倾听而已,只是偶尔有一些不懂的问一下而已。

  也正是因为五人的文道修为差不了多少,林皓对于其他四人讲的比孔文哲讲的要更容易弄明白一些。

  又等了一段时间,来了五个人后,估计是后面不会再有人来,作为这次文会主持者的拥有四阶文士修为的孟修平启动了文渊阁第三层的封闭结界。

  封闭结界是文渊阁专门添加的用来避免各楼层之间的相互打扰以及避免文会中途有人闯入打断文会的进行。

  启动了封闭结界后,孟修平先是向在场的人行了一礼,才开口道:“诸位,这次早春文会正式开始。”

  宣布了文会的开始后,孟修平继续说道:“虽然这次早春文会只是借早春的名义,但这次文会的主题还是以早春为题,题材仅限于诗和词,限时一柱香,请各位开写吧。”

  说完,孟修平点燃了一柱普通的香,便坐了下去,拿起笔来在纸上开始写,显然孟修平早就有了腹稿。

  看到孟修平开始写,其他人也开始行动,没有想法的开始默默的构思,有了想法的则在纸上写着。

  孟修平由于早有腹稿,便很快写完了。

  停笔后,孟修平便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最先写完,便拿起纸再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或可以修改之处。

  孟修平写完不多久,孔思过也写完了,之后陆续有人写完停笔。

  一柱香烧完,便没有人在动笔,或者说全都写完,毕竟,这次的要求很简单,就算是林皓也写了一首五言诗。

  看众人都停笔了,孟修平便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好,既然都写好了,那么谁先来?”

  孟修平说完后,并没有人站起来,全都坐着,有些人还看了看其他人,显然没有愿意最先来。

  等了一会儿,正当孟修平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人站了起来道:“既然没人来,那我便抛砖引玉。”说着,这人便念出了他的诗。

  一种暖风至,千花尽争艳。

  寸草并柳烟,长是恩抚先。

  这人念完后,孟修平便点评道:“此诗是仿写的阳界地球的华夏国唐代诗人——李中的《早春》,但是仿写得有些没什么改变。”

  孟修平说完,那人便坐了下去,连文气都没测。因为连林皓都可以看出这首诗估计没什么文气,他自己也知道便没有测文气。

  有了第一个人的出头,后面的人便一个接一个的念自己的诗文。

  当只剩下孟修平和孔思过的时候,前面的那些人中除了三人的诗文没有文气外,其他人都有至少出县的文气,更有五人的文气达府,其中就有付天择,至于林皓的诗文则只有出县。

  看到只剩下自己和孔思过,孟修平笑着对孔思过道:“孔兄,这次我先来。”说完,孟修平便念出了自己的诗文。

  良夜岁应足,严风为变春。

  遍回寒作暖,通改旧成新。

  秀树因馨雨,融冰雨泛苹。

  韶光不偏党,积渐煦疲民。

  (ps:这首是唐代诗人周朴的《早春》,实在想不出来,便以此填空,望各位见谅。)

  听到孟修平的诗,孔思过没有作什么评价,而是直接念出了自己的诗。

  运行元化不参差,四极中华共一时。

  正气才随灰律变,残寒便被柳条欺。

   冰融大泽朝阳觉,草绿陈根夜雨知。

  不信风光疾于箭,年来年去变霜髭。

  (这首也是唐代诗人方干的《早春》)

  1酷C匠☆Z网》7唯}F一正版Z,zs其他“都wY是4盗版

  两人念完诗后,其他的人没有,也不想或者说不敢作什么评价,只是看着两人。

  对视了一阵后,两人都对自己的诗文进行了文气测试。

  这一测,两道文气从两首诗文上冒出,一寸,两寸,三寸,之后便不再上升,但孔思过的文气要比孟修平的长一些。

  很显然,孔思过写的诗要比孟修平的诗更胜一筹,虽然只是很短的一筹,但也是证明孔思过的这一篇诗文要比孟修平强一些。

  看到孔思过的诗文比自己强,孟修平叹了一口气道:“孔兄还是略胜一筹,在下甘拜下风。”

  孔思过笑着道:“孟兄没什么,这次只是运气好而已。”

  随后,孟修平继续主持文会,进行后面的事情,比如品鉴诗文和论文道。

  就这样,文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才结束,众人也满意地离开。林皓更是觉得自己要不了多久便能突破到二阶文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逍遥文生说:

求追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