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个时候赵飞正独自在后排桌子上把玩一块玉佩。

  玉佩通体绿,发出淡淡的光晕,一看就价值不菲。此玉佩还是赵飞在四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的,确切地说他得到的是一个陈旧的铁皮箱子,里面装着一本黑色古书,几张书皮,还有就是这个玉佩。

  赵飞好奇,当他翻开古书后才发现,原来是一本道家修炼法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他真成功打开了修真的大门,不过还得感谢有那几张书皮单方的功劳。

  “这块玉到底有什么用处呢?”赵飞心里想着,他绝不认为这块玉是普通的玉,因为前几天一次聚会中,他拿出玉来展览,却没想到引来杀身之祸。

  “从那两个人的身手来看,只是古武者,并不是道家修真之辈,为什么他们要夺这块玉?而且还下死手,要不是我成功感悟天地灵气修炼到炼气一层,恐怕死的就是我了。”赵飞越想越觉得这块玉有什么秘密,只可惜那晚太突然,以至于来不及问清楚。

  赵飞对古物虽然不是很懂,但身为富家公子哥儿,对古玩还是有一定接触,但他还是看不出这块玉出自什么年代,整块玉半张巴掌大小,上面刻着稀奇古怪的符文,起初赵飞以为是法器,但他注入灵气到玉中,却丝毫没有反应。

  “或许等哪些人再次来找我的时候或许就清楚了,不过,如果我敌不过对方怎么办?把玉给他们,他们就能放过我吗?我想没那么简单吧。”赵飞好像拿着一块烫手山芋,但又舍不得放弃,“还是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很快,下课铃声骤然响起。

  赵飞收起玉佩起身,这时杨乐儿跑到他面前小声说道:“我问了同桌,下午没课,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商场,刚到燕京,我还需要买点生活用品。”

  赵飞诧异,“家里不是都有吗,如果需要什么你叫蔡姨帮你购置就行了。”

  “可是我想自己去买!”

  “那你叫赵九开车送你去,我自己坐车回去。”

  “反正下午都没课。你就陪我一起去嘛,我刚来燕京对地方又不熟悉。”杨乐儿装作一副可怜的模样,两个眼睛瞪得老大。

  赵飞心里一阵无语,女人都是善变的吗,开始还一种对人距之千里,一会儿又小鸟依人,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过去,更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或许只是单纯的逛商场,女人真是猜不透啊。

  “好吧,陪你去。”

  没有办法,赵飞只好答应,因为你无法拒绝一个美女楚楚可怜地要求你去帮她做事,而且这件事还是陪美女逛街。

  赵飞和杨乐儿刚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几辆警车拉着警笛从远处的大道上快速地行驶过来,不急不缓地正好停在赵飞面前,接着从警车上下来七八名手持枪械的警察。

  “你就是赵飞吧?”一个肥胖的便装中年对着赵飞沉声问道。

  “我就是。”赵飞淡淡地回答道。

  “抓起来!”便装中年大手一挥呵斥道,随即两名警察上前,准备把赵飞拷起来。

  “赵飞。”杨乐儿此时一慌,拉着赵飞的手臂喊道。

  赵飞推开杨乐儿的手说道:“没事的,你去等赵九,他知道怎么办。”

  “可是...”

  “没关系,不必担心,只是现在暂时不能陪你逛商场了。”

  杨乐儿急了。赵飞一阵感动,他没想到才认识两天不到的杨乐儿会如此紧张他。

  “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

  杨乐儿还待说什么,赵飞拉住了她,轻声的:“我又没犯法,我想他们不会为难我,就跟他们走一趟,你去等着赵九。”

  “说的不错,法律是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便装中年旁边一位年轻的男子上前说道,拿出手铐拷在赵飞手上。

  警笛再次响起,赵飞刚坐上警车,便衣装中年就用眼神示意后边坐在赵飞旁边的警察,随即那个警察从背后抽出了一根警棍,快速朝着赵飞的腰通了过去。

  噼噼啪啪一阵响声过后,赵飞身体一抽,下一刻就轰然晕了过去,二十万伏的瞬间高压,虽然赵飞炼气一层有罡气护体,但是毫无防备下硬是被击倒了。

  “队长,我们这样做没问题吧?他怎么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一个警察低声向便装中年问道。

  “他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你看他把陈云打成什么样了,得罪了厅长的儿子,有几个活着出来的,不过这小子也算有种。”便装中年冷笑着回答道。

  “是啊,敢打陈公子倒是少见。”

  “你们说,他姓赵,会不会是京城赵家的人?”

  “不可能吧?听说赵家公子留学国外,一直都没有回来。”

  “哪有那么巧的事。”

  车上四人个有心事地交谈着,浑然不知抓的赵飞就是京城赵家长子。

  ep酷o匠o网首/发b

  警察厅审讯室里。

  赵飞被两个警察架着放在了铁板凳上,随后将他的手臂分别拷在特制的板凳扶手上。

  噗!

  一盆冷水直接泼在赵飞的脸上,赵飞打了一个冷禁,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赵飞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四周看了一圈,他发现,这肯定是在审讯室里。

  赵飞动了动双臂,发现被拷在板凳扶手上了,扯了一下,拷卡不禁卡得更紧,赵飞脸色一变,对着面前的便装中年吼道:“我犯了什么事,至于这样对我吗?”

  便装中年冷笑一声,摇摇头对身边站着的一名警察说道:“小李,去把摄像头关掉。”

  那个小李一惊,为难道:“队长,这不合规矩吧?上次上面来视察就明文规定审讯犯人必须全程监控。”

  “小李啊,我说你怎么不懂得变通呢,看来这方面你还有待加强啊!”队长眉头一挑,接着又说道,“你这是觉得领导做事有问题还是有其他意图啊?如果还是这样,你升职与提升的空间也就到此为止了”

  看在小李的诚实和忠心也有干劲,队长还算重视这个初生牛犊的新人,所以有意无意还是敲打一番。

  小李也算上道,明白队长的用意后,连忙跑出去把审讯室的摄像设备关掉,完事还不忙抹了头上的冷汗。

  这时队长面色阴沉下来,对着坐在对面的赵飞说道:“小子,本来是一件小事情,不过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么再小的事也变成了天大的事了。”

  赵飞这下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陈云,他没想到陈云办事效率那么高。

  “你说的是陈云的事情吧?我不过打了他一顿,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哈哈,不过打了一顿?说得好轻巧,不过,陈厅长说了,要你死。”

  “一个小小的厅长,就能一手遮天了?”

  “小子,一手遮天难,不过,我想,在我这儿,要让一两个人消失,还是没有任务问题的,遇到我们算你倒霉吧。”说完,队长拿起了一张纸放在赵飞的面前。

  “在纸上按个手印,你该知道怎么做的。”

  赵飞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早就想好了给我定罪吧?”

  原来纸上写的是定罪状,上面罗列了多起案件,杀人,强奸,每一项落实,都是死罪。

  赵飞想了想,“你以为我会照着你们的意愿做吗?”

  “我知道你不会,就算是换做我,我也不会。”队长站起来走到赵飞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头在他耳边说道:“所以我给你带了点好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