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猎户的养女柳翠翠对爹爹点点头回答:“是的,爹爹。”,说完,父女又向摩崖洞走去,一瞬间,他们走进了摩崖洞东北军军官躺在的洞里青石板傍,看到这东北军军官还在昏迷,老猎户孙仲阳着急说:“女儿,我们赶紧给他取出大腿上的子弹吧,他这样昏迷不醒也不是办法,来,我们一起把他的手脚绑起来。”。

  老猎户孙仲阳对养女柳翠翠说完,父女一起动手,瞬间将这个东北军军官的手脚用打猎用的绳子捆绑起来,柳翠翠对老猎户说:“爹爹,这下绑好了可以做手术了吧!”,老猎户孙仲阳回答:“可以了。”。

  “你快把我的那瓶上等高粱酒给我拿来。”,老猎户孙仲阳说,养女柳翠翠动作麻利地把青石板上的高粱酒递给了他,老猎户接过女儿手中的高粱酒,打开酒瓶子闻了闻自言自语说道:“不错,是原度酒,一点也没有勾兑过,消毒麻醉伤口,这酒最好!”。

  说完,他将酒瓶拿起,直接将酒倒在抱有布的伤口上,或许由于酒的刺激,这个东北军军官的脸上做出了一副难受的表情,他的嘴里慢慢发出微弱声音喊:“我口喝,水水,我要喝水!”。

  老猎户对养女柳翠翠喊:“翠翠,快去把我的人参汤拿来,在我的包袱里保温瓶里,用勺子慢慢喂他一小点儿,注意,千万不要呛着他,他这样虚弱,呛着,会窒息而亡。”,柳翠翠回答:“是,爹爹!”。

  不一会儿,她端来了人参汤,舀起一小勺子汤,用手拿着勺子,慢慢喂到这东北军军官嘴里,在吃了几口参汤后,这个东北军军官睁开了眼睛,他看到老猎户父女,眼睛里噙着泪花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

  老猎户孙仲阳赶紧对他微笑:“小兵哥,不要怕,我把你的大腿上的子弹取出,修养半天就会走得路的,我有上等的专门治疗枪伤用的云南白药和我家祖传用的治疗猎枪枪伤的中草药配方中药,我都随身带着的,你将眼睛闭上,我要解开包扎你的枪伤的布条,开始用小刀取出你的大腿上的子弹了。“。

  xW酷。匠o网首b发。

  东北军军官听后,他自觉地闭上双眼,老猎户孙仲阳将白酒打湿了包扎伤口的布条,轻手轻足小心翼翼解开,老猎户看了看这东北军军官大腿上的枪伤,他心里暗自惊讶:”是条东北汉子,这黑洞洞的枪伤,白森森的大腿骨头都能看见。”

  他赶紧把祖传的麻醉中药水倒在了这东北军军官伤口上,过了一会儿,他用小刀轻轻的划了一下伤口,他微笑对他问:“小兵哥,疼吗?”,这东北军军官回答摇摇头说道:“不疼!”,这时,老猎户孙仲阳明白,这是他家祖传取子弹的麻醉药水,喷在枪伤上起来麻醉作用了。

  瞬间,他将消了毒的小刀,在枪伤上划了个小口子,用镊子夹住这东北军军官大腿上的子弹尖子,往身边用力一拽,一个沾满鲜血的子弹尖取了出来,可能是刚才太钻心疼痛,这东北军军官又躺在大青石铺的鬼子皮衣上昏迷了过去。

  老猎户孙仲阳赶紧在他取出子弹的伤口上,洒满了止血止痛的云南白药,在养女柳翠翠的协助下,迅速将这东北军军官的伤口包扎好了,他吩咐养女柳翠翠花解开了捆绑这东北军军官的手脚上的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shi1966427说:

 欲知后事?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