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炷香时间后拍卖会开始了,总共要拍卖掉十件。第一件是一瓶一品的气血丹,起价10铜钱,虽然品阶低但很实用便被很快以50定下来。第二件是黄级下品的武技也被很快交易掉。按照常规拍卖方一般会把重头物件放在最后所以叶瞳并没有叫价,因为他要的是更高阶级的。之后的都是些二品低级灵丹、黄级中品武技、功法却都没有入叶瞳的眼。直到第七件时令叶瞳动心了。“黄级极品的功法淬体术”叶海几乎是喊出来的,全场一阵沸腾都在谈论着淬体术。

  “起价1000铜钱”拍卖员叫价后,全场又是一阵沸腾。

  “1100”

  “1300”

  人们开始紧张的叫价,黄级极品功法也值得抢抢。叶瞳也加入了叫价;“3000”

  “天啊,那人什么来头,一出价就是3000,这可是我的底线了”

  “恩,是啊我也就出到2000,那人一下就报那么高,有钱”

  会场的一些人纷纷收手,停止了报价。

  “3500”雷馆长咬了咬牙,虽然是黄级极品但好像有点不值。

  “4000”叶瞳跟价,之后便没人再出了。叶瞳叹道“黄级极品看来也不是那么珍贵吗。”

  “4000一次4000两次...成交,请这位先生会后去后台缴纳拍金,领取物品。就这么叶瞳的高阶功法有望了。

  第八件是三品黄阶级丹药锻体丹,虽然是三品但对于叶瞳来说已经是很常见的了,便没有叫价,等待着下一件期出现的会是什么。很快第八件也易主了。之后的物品也没什么好的,叶瞳只拍下了玄铁石,用来打造他的灵器。……

  “振奋人心的时刻到了,第十四件即将展出究竟是什么呢,大家先休息一下准备好自己的铜钱,打起精神吧”说完便离开了,但拍卖员的一句话让全场的人精神绷得很紧,根本不能放松,都在猜测着会是什么呢。叶瞳也睁大眼睛期待着。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拍卖员重新回到会场,宣布拍卖继续。灯光被遮住了,只有会台上还有淡淡的微光,只见幕布揭开后是一个用朱红漆过的木碟,上面放置一本武技,看起来很平淡,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不就是本武技吗,用得着这么神秘吗?”没等拍卖员说这本武技的等级,看台上一人便叫到。

  “恩?是吗,若我告诉你这是玄级中品的武技,你还会这么说嘛?对了,你可能都买不起”拍卖员对那人的话很不满,讽刺道。

  “什么玄阶中品我没听错吧”

  “是啊,这怎么可能呢?”

  众人有纷纷议论起来,都表示不信。

  “安静”,拍卖员喊道,“这本是神动八荒的残卷八荒掌,玄级中品。据说这神动八荒全卷等级为玄阶上品。起价4000铜钱”。这句话让众人是又喜又气,喜的是这八荒掌竟是玄级中品,心里都在嘲笑刚刚那个人,笑他的无知,气的是起价就是4000铜钱,这可是他们很多人的底线,黄级极品的功法最后也只是以3000易主的,但他们都没离场,都想看看这八荒掌花落谁家,买不起难道还看不起吗?

  “4100”钱馆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赶快报价。

  @K最(T新☆章@(节上酷)=匠●;网%e

  “4300”雷馆长本就和钱馆长不和,所也他也不甘落后。

  “4400”胖少报了价“5000”叶瞳也赶紧叫价,玄级中品的武技不容错过“5500”很快有人出的价便压住了叶瞳,谁能想到叶瞳是太子,难道来这点都拿不出啊来吗?

  “6000”叶瞳补了一句,也看向了和他相对的高级看台,正是那胖少和段家庄的庄主段峰在和他争。

  “7000”对方还是不收手继续叫价。

  “7500”叶瞳继续跟。

  “8000”段峰就不信了了这邪,又加了价。

  “嗯?有意思,那就1万块下等铜钱”叶瞳叫价后瞪了胖少一眼,他再有钱量他也不敢出这么多。此时蓝泽正好从一旁经过叶瞳便叫住他,“我想托您办件事。”叶瞳贴在蓝泽耳旁说了几句悄悄话,蓝泽连忙点头,答应下来,便离开了。

  “一万铜钱,这可不是小数啊”那胖少和段峰面面相觑,是啊1万铜钱不是小数了,在怎么有钱也不能这么烧钱啊,但这口气谁能忍了,等着对面这两个带着面具的人,段峰嘴唇动了动,想要继续竞价,但被胖少制止了。“段庄主,我觉得不用再叫价了,等会派人找到他,把新账旧账一起算了,然后把东西抢过来,对段庄主来说不费出灰之力”那胖少早已经咬牙切齿了,在大街上被他侮辱,在拍卖会上又对着跟他干,决不能放了叶瞳,便想出了这鬼主意。“恩,有理,好依你”段峰也觉得这样可行,便停止竞价。

  “1万一次,两次...”拍卖员有条不紊的报着价。

  “等一下,我出一万二千”就在拍卖员的檀木锤砸在桌子上时,一声在会场炸开,人们都在寻找声音的来源,这是来自高级看台的另一个房间。是个古庞国的人都知道,那声音的主人便是二王爷的小女儿叶霄儿,年纪不过15便已经是锻体六重,在同龄女生里面就属她天赋最高,姿色到也挺动人的,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差不了多少。洁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而她淡静的眼睛里恍如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感情。她看向叶瞳他们,但因为千丝面具的原因没有认清是谁,“可能是我听错了吧,瞳哥怎么会在这呢?”叶霄自言自语道。

  “她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人们对她的出现很惊讶,皇室的人竟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