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城!凤倾城!快起来!凤倾城!”一个丫鬟站在凤倾城的房外,一脸嫌弃的拍打着门。

  “吱呀——”穿戴好的凤倾城冷漠的开了门,冷冷的盯着门外的丫鬟。

  那个丫鬟似乎被凤倾城冷漠的眼眸吓着了,往后退了几步。

  却又回过神来,理直气壮的说道:“你是猪啊!我叫了那么久,嗓子都快哑了,你这时候才开门!”

  “呵,你是个什么东西?莫不是狗?在本郡主的房前乱吠乱叫的,也难怪嗓子会叫哑。”凤倾城冷漠的讽刺的。

  “你!你个死丫头!你说什么?!”那个丫鬟恼羞成怒,想要向前推扯着凤倾城,还未等凤倾城动手,澜天就把她的手截拦下来,往后一推。

  那丫鬟的身手自然没有澜天的敏捷,这样被澜天一推,自然重心不支,摔倒在地。

  “凤倾城,你竟敢使唤别人推我!她是谁?!你竟敢私自带外人到长公主府上来!”那丫鬟站起身,扶着腰恶狠狠的叫嚷着。

  在凤倾城眼中活脱脱像个跳梁小丑。

  凤倾城也懒得和她折腾,直接进入主题,问道:“说吧,来我这院中,有何事?”

  对啊,她来,此次还有任务在身呢,也不知道圣上的眼睛是出了什么毛病,为什么处处袒护着凤倾城?现在还不能惹怒凤倾城,得罪她还好,但她身后可是圣上。

  想到这,那丫鬟一改之前凶恶的嘴脸,微带着讨好说道:“郡主,刚才是奴婢不懂事,无礼惯了,还望郡主多多见谅,能原谅奴婢的无心之过。”

  无礼惯了?无心之过?呵,说的当真是好听极了。

  “无碍,本郡主也不是个爱惩罚奴婢的人,既然是无心之过,也就罢了。”凤倾城勾了勾唇,淡然道,能让她一下变了之前的嘴脸,来讨好她,必定有什么事情。

  “多谢郡主大人不计小人过,郡主,奴婢前来还有一事。”

  “说吧。”

  “圣上因宴会之时见过郡主,后十分想念,特此,宣郡主进宫面圣。”那丫鬟说道。

  “哦?本郡主知道了,你退下去吧。”凤倾城摆了摆手,看也不看她,便招呼着澜天进屋。

  “是,奴婢告退。”

  见那奴婢退下之后,凤倾城轻抿一口茶,对澜天说道:“皇帝宣我进宫,对此,你有何看法?”

  “此事必定不简单,但我也看不出端倪,还是处处小心为妙,东冥皇帝绝非是个简单的角色。”澜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还用你说。”凤倾城淡淡的瞥了一眼澜天。

  “哼。”澜天冷哼一声。

  “到时,你便与我一同前去。”凤倾城站起身,叫澜天与她一同去皇宫,并不是因为她害怕,之前那丫鬟看到了澜天,如果她一人去皇宫的话,那么,夏承志定会派人来,只怕日后又要出不少的麻烦。

  “我知道。”澜天应了声,便向她的小屋走去,不理会凤倾城。

  还独自站着的凤倾城微微眯了眯眼,不管这个澜天之前对原来的凤倾城如何,但,如今换成了凤倾城,那么,侍女就是侍女,她就应该知道给主子甩脸色,不是她一个侍女该做的事。

  正当凤倾城要出发的时候,夏承志一行人匆匆忙忙的赶到凤倾城坐的马车前。

  “倾城,你可知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若是说错一句,哼,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之地。”夏承志带有威胁的语气对凤倾城说道。

  “哦?那什么话是当讲,什么话是不当讲?恕本郡主愚钝,不知夏丞相说的是什么。”凤倾城冷笑道,不当讲?呵,之前如此对待那原来的凤倾城致死,如今还敢叫她别乱说,欺辱凤倾城之前,可知一天会自食恶果?

  “你自己心知肚明,好知为之吧你!”夏承志说罢,便带着莫姨娘等人和夏雨嫣、夏雨荷进了府。

  站在原地的凤倾城冷笑,她当然不会说,她还不想游戏早早收场。

  皇宫。

  “诶,倾城郡主,圣上只请你一人进去。”御书房外的太监拦住了凤倾城身后的澜天,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便在外等我吧。”凤倾城对澜天说道。

  “是。”澜天应了一声,便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站在御书房外。

  凤倾城抬足,踏进了御书房。

  只看到正在批改奏折的东冥皇凤敖。

  “拜见圣上。”凤倾城微微行个礼。

  f;酷匠网H永#久免un费9看小Q)说$☆

  “倾城来了?快,坐吧!”东冥皇凤敖闻声抬起了头,放下奏折。

  “圣上折煞了,我还是站着好了。不知圣上找我来,是有何事?”凤倾城淡淡道。

  凤敖心里有些不悦,在他面前还敢自称我,是不知礼数,还是给他示威?

  虽心里不悦,但表面还是乐呵呵的。

  “也没什么大事,朕此次叫你前来,只是看看你过的如何,那夏承志可有对你不好的地方?你不用害怕,与朕说,皇舅定为你做主。”凤敖一脸关心的对凤倾城说道。

  “圣上真是多虑了,他是我父亲,怎会对我不好?”凤倾城说道。

  “也罢,只是若真受了什么委屈就跟皇舅说,别什么苦水都往肚子里咽。”凤敖笑呵呵的说。

  只是眼中的算计,凤倾城看得一清二楚,心中冷笑,若是真为自己的侄女打抱不平,会等到现在?

  “多谢圣上。”凤倾城淡淡说道,她倒要看看这个皇帝要玩什么花样。

  “唉,自从皇姐辞世后,你就无依无靠,连个门都不敢出,朕这个当舅舅的也未尽到该尽的责任,对你有愧啊。”凤敖一脸愧疚和痛心疾首的对凤倾城说道。

  “圣上国事当前,又怎敢劳烦圣上操心。”凤倾城反驳道。

  “好了,不谈这个了,你母亲生前可有留下什么遗物给你?”凤敖带着些许试探的问道。

  “遗物?圣上问此有何用意?”凤倾城心中冷笑,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她早就看出这皇帝对她如此关心在意,必然是她身上有什么他可以得利的东西。

  “咳,朕也只是随便问问,只是心中甚是想念皇姐,所以,朕便想,皇姐必定有留些遗物或是什么东西交于你,便找你要一样,用于怀念而已,若是没有,也就罢了。”凤敖当然不可能把实话实说给凤倾城,便找了个借口遮掩。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母亲倒是有一物给我。”凤倾城说道,若是说没有,凤敖必定是不信,所以,说有,让他来找,也好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若是她没猜错的话,老皇帝找的定是澜天口中说的藏宝图,这张地图似乎很重要,不仅是澜天都显得很紧张,而且当年“凤倾城”的母亲凤郁亦是为了这张非凡神秘的地图而丧命,现如今,就是连老皇帝都在找,看来,此物绝不简单。

  “当真?你说你母亲留给你的是何物?”凤敖急切的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是一张泛黄且古老的纸。”凤倾城暗暗勾起唇角,鱼已上钩了呢。

  “你可知晓是什么样东西?上面画了什么?”凤敖一听是一张纸,带着欣喜的问道。

  “我不知道,母亲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不可弄丢,也不可让外人知晓,所以我没敢动。”凤倾城继续编着。

  “如此,那你千万要保管好,切不可遗失,这是皇姐唯一留下的东西,若是不见了,朕必定治你的罪!”凤敖眯了眯眼,他已确定凤倾城说的就是他一直以来要找的藏宝图,既然已知道地图现在凤倾城身上,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到时,叫人把地图给盗来,再治凤倾城保管不严之罪,这样就没人知道地图的下落了。

  “是······”凤倾城假装惶恐的说道。

  “好了,你也回去吧,朕也累了。”凤敖把自己心头的心病给医好了,就轻松的挥了挥手,让凤倾城退下。

  “是。”凤倾城打开了御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郡主慢走。”一直守在御书房门口的公公用那独特的公鸭嗓说道。

  “嗯。”凤倾城随意应了声,便带着澜天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