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这样啊,那么,白小姐以后说话可要注意点了,说话还得经过大脑思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本郡主这样宽宏大量的,你知道了吗?白小姐。”凤倾城淡淡地说道。

  “是······”白雪洁不甘,却也只能低头顺从的说道。这下完了,坏了兰溪公主的计划,她那样的性子,还不知道要如何对付他们尚书府。

  凤倾城抬头,淡漠的眼眸望向之前帮她说话的那个少女,陌湮郡主。

  恰巧,柳陌湮也看向她,圆圆的脸蛋,展开笑颜向她俏皮一笑。

  凤倾城淡淡的移开了墨眸,不管如何,她确实帮了她,虽然她并不需要。

  她是否应该谢谢她······虽然,宴会中途上发生了两个不愉快的小插曲,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圆满。

  离宴时,凤寂和凤兰溪还不忘狠狠的瞪凤倾城一眼。

  “你这个逆女,差点让我在宴会上丢了脸!”出了宫门,夏承志便忍不住大骂凤倾城。

  “夏丞相,请注意你的身份,你的身份还不足以这么对我说话。”凤倾城冷漠的说道,便自顾自的上了原先坐来的马车走了。

  酷W匠b_网A正v;版;首发@

  “你!逆女,逆女!”夏承志望着凤倾城坐着的马车的远去背影,狠狠骂道。

  “爹爹,我总觉得凤倾城变了。”夏雨嫣向前一步,对夏承志说道。

  “不能让她如此嚣张下去了。”夏承志眯着双眼说道。

  听到这话,夏雨嫣不可否置的勾起微笑。

  “东冥皇帝···凤寂···凤兰溪···呵。”回到了长公主府的凤倾城,青葱玉手轻拈着发尾的青丝,有些枯黄,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啧······这么多居心叵测的人呢,真是麻烦。”凤倾城淡笑道。

  “谁?”突然,窗口闪过一个黑影。

  “是我。”那个黑影破窗而入。

  “你?”凤倾城眯了眯墨色的眸,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穿着黑衣,面目清秀的少女。

  “你···怎么了?”黑衣少女皱着眉,以为凤倾城那哪里不舒服,想要拉起凤倾城的手,为她把脉。

  凤倾城皱了皱眉,躲开了。

  “你到底怎么了?”黑衣少女不解的问道。

  “我失忆了。”想也不用想,这少女怕是原来的凤倾城之前认识的人,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来的吧,只能随便扯个谎了。

  “失忆?!你失忆了?你怎么失忆?”黑衣少女看似好像不喜欢凤倾城,却还是很紧张她。

  “对,我失忆了。”凤倾城很大方的承认了,虽然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怎么失忆的?”黑衣少女问道。

  “怎么失忆的不重要,现在呢,最主要的,是和我讲讲过去的事。”凤倾城双腿交叉,双手随意摆放在坐椅的扶手上。

  “好······”

  原来这个黑衣少女叫澜天,是原来的凤倾城的母亲的侍女,从小跟随着凤郁,但却因为凤倾城从小胆怯懦弱所以因此不喜她,但毕竟是自己主子的女儿,也不能不管她。

  从澜天的嘴里凤倾城了解到原来凤倾城并不是夏承志亲生的女儿,而是原来的凤倾城之母凤郁与心爱之人所生的,可先帝不准,把当时已怀了凤倾城的凤郁强迫嫁给了当时的新科状元,也就是如今的丞相夏承志。

  呵,难怪夏承志会如此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原来并不是亲生的。

  凤郁在世之前,还依靠着自己一人和凤倾城的父亲的力量建起了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让人闻风丧胆的修罗刹教,打算以后为了给胆怯懦弱的凤倾城保命用。

  看来,原来的凤倾城的母亲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而凤倾城手中还留有一张保命的强大底牌,这张底牌是很多人想要拥有得到的东西,也正是东冥皇帝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

  看来有时间,有必要好好找找澜天口中所说的这张强大的底牌。

  “大概的我都了解了,你日后也不必跑来跑去的了,就留在我身边当我的贴身丫鬟。”

  “这······”澜天还有丝犹豫。

  “不必犹豫了,就这样吧,隔壁还有张空房,我没有整理,你稍微打理打理就住进去吧。”凤倾城没有给澜天考虑的机会,直接说道,说完,便向床上走去。

  “是。”澜天看着凤倾城这架势,需要就寝,便不再多有打扰,退了出去。

  “看来以后的日子会很有乐趣。”凤倾城看着澜天退出去,起身,走向窗外,望向只有几颗繁星的黑夜,淡然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