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溪,快来我这儿坐!”夏雨嫣向凤兰溪招了招手,小声的说道。

  凤兰溪的到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夏雨嫣和夏雨荷两人。

  “嗯!”看到了向她招手的夏雨嫣,凤兰溪立即跑了过去。

  “兰溪,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可担心死我了。”夏雨嫣拉着凤兰溪的广袖,温和的说道。

  “怎么会?我怎么会不来?不是说好要一起对付凤······”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夏雨嫣捂住了。

  “嘘,兰溪,你可待小心点,隔墙有耳!”夏雨嫣在凤兰溪耳边悄声说道。

  “我知道了,捂死我了都。”凤兰溪扯下夏雨嫣的手,不满的说道。

  而一旁被她们忽视了的夏雨荷恶狠狠的看着她们,突然,瞥见了角落默默的凤倾城,心生一计,凤倾城是郡主,在这,她惹不起,但凤兰溪可以啊!凤兰溪小肚鸡肠,凤倾城惹到她,她现在还在还念念不忘,可以让她去对付凤倾城,让她们斗个你死我活。

  想此,便对一旁和夏雨嫣一起说说笑笑的凤兰溪说道:“公主,看,那不是凤倾城嘛?”夏雨荷指向凤倾城所在的那个角落。

  一听凤倾城,凤兰溪也顾不得和夏雨嫣聊天,转身看向夏雨荷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凤倾城正悠哉的喝茶,看着一身朴素,面貌秀丽,气质淡然的凤倾城,心中的怒火和嫉火一下爆标。

  夏雨荷看着凤兰溪的模样,便知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在心底暗自得意。

  哼,凤倾城,本公主不报这一跤之仇,绝不罢休!

  酷匠◇网/{永久A免`I费S看小=说/

  看着翩然起舞的舞姬,雨嫣不是说过凤倾城连女红都不会,可是在外人了解凤倾城可是能歌能舞,勾起嘴角,起身,对东冥皇说道:“父皇,儿臣自幼学习舞曲,一直崇拜厉害的舞者,听闻倾城郡主能歌善舞,便斗胆与之比试一番,父皇觉得如何?”

  凤倾城抬起头,冷笑,这是在···自取其辱么?

  “哈哈,朕的溪儿竟还有此斗志和上进的心,朕又怎能不允?不过这还得问问倾城。”东冥皇自然乐意向大臣展示他的女儿有多厉害,可对象是凤倾城,既不能强求,也不可弃权威,丢颜面。

  “本公主想,这倾城郡主如此厉害,若是不比,这能歌善舞的名讳岂不是徒有虚名?”凤兰溪挑衅道。

  “并非本郡主不敢,只是······”凤倾城顿了顿,看向东冥皇,“皇上,若是我说错了什么可莫要怪罪。”

  “你在父皇面前竟敢自称‘我’!”凤兰溪当真是恨凤倾城入骨,连一点字面上的小错都不放过。

  “罢了罢了,朕恕你无罪,说吧!”这凤倾城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我与公主同为皇室之人,公主却如这些舞姬一般邀我一同舞蹈,在众人面前表演,又与那些堕落风尘的女子有何区别?我虽知那些女子都身不由己,可公主可要清楚自己的身份,莫要与那些风尘女子相比,此外,更要自爱。”凤倾城这一番话,无偏无差,更是讽刺了凤兰溪,又表示了对那些风尘女子的同情,把自己给众人的心里留下了貌美心善的形象。

  “这倾城郡主真是善良啊!”

  “是啊是啊,人长得也俊俏。”

  “这兰溪公主也真是,没事跳什么舞?”

  众人在底下私语。

  凤兰溪见此怒火更旺又委屈,“父皇!”

  “凤倾城你好生大胆,竟敢辱骂公主!”之前与凤兰溪一同来的其中一个嚣张的少年站起身说道。

  “够了!都坐下,今天是给司马爱卿接风的喜宴,你们在闹什么!凤寂,你身为太子,不顾身份,在此喧嚣,成何提统?!”东冥皇扶额,这群逆子!

  “儿臣知错。”凤寂和凤兰溪坐下,还不忘狠狠瞪一眼凤倾城。

  本以为可以消停了,可尚书之女白雪洁又尖叫起来。

  “啊!我的白玉环哪去了?”此女正是之前嘲讽凤倾城的人。

  “白玉环?那不是尚书府的传家之宝吗?”

  “是啊,那可是价值不裴啊!”

  “唉,真是可惜了,如此好的宝贝却被尚书之女白雪洁给弄丢了。”

  众人又议论纷纷。

  “尚书家的先别急,莫不是落在了某个地方,或遇上了什么人,你再想想。”东冥皇扶额无奈,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没有啊,臣女一直都待在这,未离开过,若说要是遇上了什么人,那就只有倾城郡主了。臣女之前与倾城郡主绊了几句嘴,之后臣女便发现玉环不见了,郡主念在我无知的份上,可否将玉环还于我,否则我便无颜再见爹爹了······呜呜······”说着便哭了起来。

  夏承志一群人又是担心又是暗爽,担心这火会烧到自己身上来。

  白雪洁?白玉环?呵,不怕死的又一个。

  “白小姐说笑了,白玉环是何物?我公主府家财万贯,金银财宝数不胜数,奇珍异宝也不计其数,你说呢父亲?”呵,这些财宝有多少她不知道,可她知道若非不是原来的凤倾城之母逝世之后,长公主府的东西早已被夏承志这帮人收刮一空了,有没有夏承志这些人最清楚。

  “是···是啊。”突然被凤倾城点到名的夏承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断断续续的说道。

  “再者,本郡主一直坐在这,也从未离开此位半步,就连与你绊嘴之时,你因嫌弃本郡主而离本郡主有三米之远,本郡主又如何拿得了你的白玉环?”凤倾城说得让众人找不到反驳的话。

  白雪洁更是,冷汗不停的冒。

  “哼,那你可有证人?证明你?”凤兰溪道。这种可以踩凤倾城一脚的机会,她怎能不要?

  “本郡主看见了!”一个身形圆润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

  “这不是凌王的千金,陌湮郡主吗?她不是一向不出府半步的吗?怎么在这?”

  “谁知道啊!”两位大臣说道。

  “那······便是臣女不小心落在某处了,冤枉了郡主,望郡主恕罪。”白雪洁见事实掩饰不了了,便匆匆圆了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