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爷,那小子忍耐力可是很厉害的,我怕春药对他没用啊。”悟尘在外面说道。

  戴爷点了点头,说道:“好,朱雀,你去给可欣下点,确保今晚万无一失!”

  朱雀狠狠的瞪了悟尘一眼,恨不得揍他一顿,但是戴爷就在旁边,所以她没法动手,只好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一张大床上,夜希和戴可欣都在昏迷中,夜希是劳累的,但是已经是通体发红,看来已经开始发作了,没一会就可能醒过来了,而戴可欣还是在昏迷中。

  朱雀叹了一口气,然后在水杯中放了一些春药,然后给戴可欣喝了一些。

  戴可欣感觉到一股水缓缓地流进自己的嘴里,慢慢地,她开始恢复来的意识。

  戴可欣有意识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这是在哪?发生什么了?我怎么这么晕?隐隐约约的,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药效还没有发挥出来,所以戴可欣还没有感觉到异样,她感觉自己的口有些干燥,旁边正好放着一杯水,所以,她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正是刚才朱雀用的那一杯...放好了杯子,戴可欣手往旁边一放,她突然感受到了旁边还有别的东西,晃了晃脑袋,强忍住残留的睡意,戴可欣往旁边一看。

  “啊!”

  戴可欣惊叫了出来,夜希怎么在自己的旁边!还跟自己睡在一起!

  她的脑袋有些短路,没有弄清楚倒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戴可欣看到夜希已经睡着了,自己刚刚的叫声也没有吵起他来,她才反应过来夜希应该是昏了过去。

  戴可欣也不傻,理顺了一下发生的事情之后,她隐隐能够猜出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亲做出来的。

  “怎么能这样!”戴可欣生气的说道,这哪里是一个父亲能够做出来的?

  戴可欣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门旁边,想要打开门走出去,但是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T@看正}版0章!节%上酷匠“Q网ZE

  “开门!”戴可欣一边敲着门,一边大喊道。

  但是门外边虽然站着人,但是却没有回话,任凭她喊叫。

  本来就虚弱的戴可欣,在加上刚才的药,现在浑身没有力气。

  喊累了的戴可欣,只好走了回来,感觉还是有些口渴,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这一喝不要紧,本来药效还不是很明显,但是现在喝完之后就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

  “怎么感觉有些热呢?”戴可欣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而且,戴可欣打开窗,但是也没有用,而且感觉是越来越热,甚至慢慢地,戴可欣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热...水..我要喝水...”戴可欣的嘴里开始一直说着。

  戴可欣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转,想要找能喝的水,但是根本就不解渴,而且是感觉越来越热,她开始脱去了外套,但是也什么效果。

  开始慢慢的失去了意识的戴可欣,最后看到了夜希,她慢慢地走了过去。

  看到昏迷的夜希,戴可欣一边嘴里不住的说着,一边开始走上了床。

  ......“小录,我怎么了?”夜希还没有醒过来,但是恢复了意识。

  “没什么,就是体力透支造成的,一会就好了。”小录淡淡的说道。

  “还别说,你小子艳福不浅,我就不打扰你的好事了。”说完,小录的声音消失了。

  夜希有些疑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慢慢地,夜希有了知觉,意识也开始恢复了过来,怎么这么热呢?嗯?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还挺舒服的。夜希疑惑的想到。

  又过了一会,夜希才清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我在做梦吗!

  夜希看到眼前的一切,感觉有些懵,因为戴可欣正坐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还在不住地说着什么,但是已经听不太清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衣服几乎快光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些贴身的内衣。

  “可欣,你在干嘛!”夜希震惊的问道。

  但是戴可欣就像没听到似的,在夜希的身上来回晃,而且嘴里还在不住地说道:“热...好难受...”

  夜希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反应了一会之后,有些明白了发生的事情,肯定都是戴爷指使的!

  “戴爷!你也太狠了,来真的啊!”夜希苦恼的说道。

  夜希想要反抗,但是却浑身用不上力气,因为体力透支的太严重,现在只是恢复了意识而且,身体还很难移动。

  就这么,夜希只能看到戴可欣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但是却不能改变什么。

  夜希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眼前香艳的一幕,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该有的反应,而戴可欣也像是找到了什么一样,开始在夜希的身上来回摩擦。

  “真是造孽啊!”夜希无奈的说道。

  自己保留了这么多年的清白难道就要在今天失去了吗?而且自己只能看着!不过,好像也不错?夜希想着想着,开始不正经了起来。

  “我这不就等于被霸王硬上弓了?不行,这太丢人了!”夜希恨恨的说道。

  想到这,夜希开始想办法反抗,体内的先天精气开始慢慢的运转,但是运了一半,夜希就受不了了,因为戴可欣已经脱光了自己上衣。

  夜希一个没顶住,精气直接涣散了。

  身材还不错...夜希心里想到。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朝着戴爷所希望的那样,夜希开始纠结,他现在体力透支,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而戴可欣也出于不正常的状态下,所以照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别的解决的办法。

  难道真的要失身了?

  不行!我虽然有些花心,但是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种马!夜希这么想到。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清除自己体内的春药残留,然后恢复一些体力,而且要快,才能阻止戴可欣,因为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我好热...好难受...”戴可欣还在不清楚的说着。

  夜希看着戴可欣,很美丽,但是却不能发生些什么,不然,他对不起这个女孩,虽然这一切的指使者都是这个女孩的父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