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东裕腿击扫空之后,手臂的右臂开始向着女孩的腿抓了过去。女孩快速的将踢向东裕头顶的腿向下一压,然后一弹,整个身影向着前方弹了出去。东裕也因为那股力道,开始向着后方连退几步。女孩在空中翻滚两圈才落地,看起来依然轻松,但是如果照这样下去,明显是东裕在消耗她的灵力,完全是反的!!!!

  看着东裕慢慢靠近的身影,女孩苦笑一下之后做出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转身跑了!!!!飞快的冲出了洞穴,向着外面跑了出去。东裕迟疑着,犹豫着,思考着然互猛然向前一弹,比起女孩之前的速度更快的冲出了洞穴,脚底踩过的地面都留下浅浅的脚印。向后看到东裕追上来,猛然大喊道:“救人啊啊啊啊!!!!”音量之大,声音之宏伟堪称一千只鸭子级别。

  “我说过!!不要搞出什么问题,不让你们受伤折磨你们的手段多的.....”紫发少女说着的声音停住了。看着女孩躲在自己身后,而她面前的是之前被自己吓尿的人而已。

  “......这家伙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说要学习灵气,然后我就用灵气灌进去他体内了。”

  “...真把我当傻子吗?”紫发少女说完后继续硕道:“不过没关系,他只要不死就行了,也该给点教训了。”

  紫发少女说完后慢慢的向着东裕靠近,而她背后的女孩注视着东裕的同时看着紫发少女,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酷匠9网正版,@首(发

  看着东裕,就算察觉到东裕有什么不同,而是向着怎么给这个经常捣乱的家伙一点镇定的‘安抚’了。东裕也保持着警戒慢慢的靠上去,“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明明老老实实的呆着就好了。”

  “你对我有意见?”

  “.......是又怎么样?”

  “你要杀了我吗?”东裕微笑的问道。

  “安心好了垃圾,只会让你吃点苦头。”紫发少女说完后就发现不对劲了,东裕问完她之后向前跑了开始,开始迅速的拉近距离,对着紫发少女的脸上狠狠的打了过去。

  “哼,不自量力。”少女说完后,手掌把东裕打过来的拳头抓住,轻而易举。然后本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东裕扑了过来,向着肚子一掌打了过去。和之前女孩的动作如出一辙。

  紫发少女在笑,冷笑着。在她看来东裕这一掌就和风一样,要想接来下,同样轻而易举,然后同样一掌拍上去,顺便将抓着东裕的拳头松开。‘嘭————’东裕飞了出去,然后摔在地上,地面都被砸出了裂痕,东裕嘴里面咳出了血。

  “不会这样就完了吧,垃圾。如果你不站起来,我会踩碎你的骨......。”女孩看着东裕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站起来,哪怕身体有点摇晃,但是从神色中完全没有看到痛苦的样子,不由得将要说的话收回。

  “没想到谷主的亲信紫恤大人居然会对昴虎谷主那边的客人动手。还真是会做一些让谷主生气的事情啊。”一袭白衣,暗红的长发,以及脸上不屑的笑意。身上的衣服近乎暴露,但是却将重要的地方遮掩起来。看着东裕看向自己胸口的眼神说道:“收回前言,他的确是一个需要教训的东西。”

  紫恤望着东裕说道:“他的眼神看似杂质布满却清明一片,灵智觉醒。”“不止如此,身上的灵气明显同样混乱不堪,并且从使用情况来看,完全就是被强行用灵气灌体,让其迅速掌握灵气。”衣着暴露的女子说完后。视线相交,然后同时冷冷的看向了她们身后的女孩。毕竟她们两个都是因为之前这个女孩的呼喊才会出现,如果这个名叫东裕的人死了或者有什么问题,昴虎谷主因为这个追究下来,那么她们两个也会有麻烦。

  抓住准备教训女孩的紫恤的手臂,衣着暴露的女人说道:“没时间了,那家伙的情况越来越不对了,与其耗费时间,还不如先搞定那边。”“该死。”名叫紫恤的妖修咬牙切齿的说道后向着东裕冲了过去,而那个衣着暴露的女性同样不差分毫,看着两个身影过来,东裕摆出架势。然而就像是刺激到了两个一样,两个身影速度徒增一倍有余!!!

  东裕看着冲过来的两个身影,向前同样迎接冲了过去。暗红色的长发在眼前划过一样,就在东裕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胸口和背后同时有手掌抵住。掌心上出现了浅浅的色彩,暗红色,还有紫色。慢慢的向着东裕体内吸取着灵气,只要现在将东裕体内的灵气吸干,那么东裕就不会有什么风险,她们只要让东裕无事就好,其余的她们不用理会。

  东裕面色依旧平静,但是两只手臂慢慢的移动接触到了两个吸收自己灵力的手臂。紫色和暗红色的灵气开始不断的在三个身体上涌现。

  “.....虽然说灵智觉醒的一段时间之内,思维会变得活跃异常。但是连这些需要不断练习才能掌握的技巧也能在片刻中学会,未免有点太危险了。”紫发女少说完后慢慢的抬起了另一只空闲的手臂。

  “是啊,这样下去在身体崩溃之前,更先坏掉的理智。”暗红色长发的女人说完后另一只手掌对着东裕的脑袋按了下去了。紫发少女见状同样把手掌按了上去。暗红色和紫色缠绕在一起,并且从东裕的身体中不断的散发出去,不到片刻东裕就像是断了线的人偶,直直的瘫软在了地面。两个身影没有因为东裕倒在地上而变得轻松,而是看着东裕接下来的反应.....很黑,很暗,看不到如何东西,迷迷糊糊的记得什么,却没有办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咔——————’就像是什么开始破碎了一样,东裕原本昏过去的眼睛猛然睁开!!!然后嘴巴里面已经塞进去一根铁棒,牙齿咬着铁棒,咬出血来,眼睛上面的血丝近乎布满了,手脚都被抓住,就算东裕死命的挣扎也没有挣扎开,不断撕扯着身体,让骨头发出了怪异的声响。疼!!!好疼!!!!好疼啊啊啊啊!!!!即使咬着铁棒的牙齿已经开始崩碎,即使脖子被固定住而没有撞在地面上,即使暗红色长发的女人将东裕的四肢关节全部脱臼,即使两个身影不断的对着东裕注入灵气,让其减少痛楚,让其不至于崩溃,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东裕完整的承受着现在的痛苦,灵气入体的副作用,以及灵识初次开启的副作用。两中来自肉体和灵魂的痛楚和之前灵气入体的疼苦简直就是没有可比性。由于身体的痛苦昏过去被脑海中突然撕裂感猛然唤起,然后再次体验双重痛苦,直到再昏过去,再次醒来,昏过去,醒来,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眼神慢慢变得无神,嘴巴里面除了血和碎掉的牙齿以外,也有口水流了出来,身体就像是被点击一样轻微的抖动。东裕已经失去了意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