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模模糊糊的睁开眼,东裕觉得除了头晕之外就是有点........肚子饿。毕竟很长时间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了。打量着周围的所有的东裕开始慢慢的坐起。“怎么?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对你这样的蜈蚣精有什么好说的。”“............”“............”慢着!?是不是哪里不对啊?!转头看着冷笑的注视着自己的紫发少女,东裕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沟通障碍呢?为什么之前什么都听不懂,现在猛然全部都能听懂了。“.....你刚才问我什么?”“你想死吗?”“不想。”是的,没有错,沟通障碍已经没了。“我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这里是哪里?有没有电话,我想给家里人报个平安,我有点饿了,有没有吃的,那个大汉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能变身,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们打算把我怎么处理?”“...........我果然想死。”“对不起,请当我之前的话全部当做是放屁。然后我只想说,能不能给我点吃的?”

  对于没有骨气,跪在地上,说着着一番道歉的话语的东裕。紫发少女指了指不远处放着一堆草还有一些动物的活生生的内脏,在东裕的震惊的时候说道:“快点,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另外如果下次听到你说我什么精怪的时候,我就让你再体验一下吓尿的感觉。”说完后没有理会东裕,向着山洞外面走了出去。面对一堆难以下咽的东西,东裕决定。要不就光吃草吧?大不了拉肚子?

  所谓的杂草香甜,动物的器官吃起点虽然不是很棒,但是肉质鲜嫩。吃起来别说有多棒了。除此之外东裕发现反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再怎么YY,难吃就是难吃,不会由于强忍着下咽有什么变化。但是,必须吃下去。这是要活着的必要摄取。为什么?明明以前吃着肉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现在突然觉得很残忍呢?一样有着血,一样会痛苦的生物。因为智力不同所以就会有这样的差别吗?想起当时那个要把自己吞噬进去的巨大嘴巴,东裕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留下来。

  吃完后走出山洞后的东裕将视线收了回来,伤感的心情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过一样。剩下的更强烈的是反胃,以及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全部都吃了下去!!不对劲,为什么感觉能够听懂他们的话,为什么突然会觉得悲伤,为什么自己感觉自己很不对劲?难道是受了太大的刺激?

  “你叫什么?从哪里来?”“.....东裕,我从哪里来我也说不清楚。”“...哈?说不清楚?你是在逗我吗?”“我还想问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感觉我现在很不对劲应该和你们有关吧?”“......小鬼你要搞清楚立场,你现在可是..”“我知道,但是我这是在配合,你不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我哪里不对劲。”不对,很奇怪。自己突然就说出来了。就像是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样。对方的意思即使没有说完,脑海中却已经知道怎么应对,嘴巴张开就回应。“.....看样子谷主的授识给你造成很大的影响了。”“授识?”“就是让你说的我们能听懂,而我们说的你也能理解。不过不用担心,谷主让我问完情况就会收回的。”“......这里是哪里?”“....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记住你没有资..”“我有,就凭借你不会杀我。”“........!!”紫发女孩整个就愣住了。

  “僵持没有任何进展,所以这样吧。交换,安心好了只是问一些基础的。相对的,你的问题我也会尽快的回答,怎么样?”“你从哪里来?”“不是这里,是外面。”“.....你耍我?”“没有,如果我是这里的人怎么会语言不通?明显想知道我的来处是你想问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回答之后,我就没有保障了。所以,我只能笼统的回答。”东裕说完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说完的问道:“这里是哪里?”“是里面。”“知道吗?交换是需要彼此配合如果我表示出诚意,而你没有,这样是没有办法谈下去了。”伸手将东裕的脖子掐住,提了起来说道:“信不信我杀了你。”“不信。”“.............”

  东裕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对,这不是他自己。说话的语气,说话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自己就像是被什么控制一样,完全不对。说出来的话自己也几乎不能理解了,为什么对方不会杀他?因为对方想要套取情报,并且和那个大汉有关。为什么要交换问题?因为因为要尽快掌握现状,生命受到太多次危险了。自己在心中不理解事情,好像有什么快速的回答着自己,并且替自己回答,不,与其说什么不如说是自己。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视线也开始模糊,脑中猛然传出剧烈的痛楚,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白衣女人的手指对着额头,静静的看着东裕。

  “这里是哪里?”“比起这个你不是更应该说说你怎么被看中的吗?”“看中?”“认真回想一下,你和那群家伙相遇,交谈,还有发生的事情。”“........想不起来。”“果然,虽然强行给你授识让你的精神状态迷糊,但是依旧很难问出什么,而且因为这个原因,你的灵智开始松动。这样吧,交换,你问我答。”“这里是?”“百兽峡青峰谷。”“....完全不懂。”“我已经表达了我的诚意,该你了。”“你为什么被看中?”“....大概是因为一些意外,之前的语言上有着很多的出入吧,他们误以为我很聪慧。”奇怪的感觉没有了,能够有着自己的回答方式。“.....我之前感觉不对劲是你的原因?”“是的,不过现在应该没事了。”站起来的白衣女人再次说道:“好好休息吧,昴虎的手下不久后就会来找你。”说完后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因为灵智松动居然掌握了交谈,甚至连自己的寄宿在他身上的灵识都差点被同化,真是个危险的家伙。但是,也只是有点特别而已。小题大做了,比起这个,鼎炉需要更留心才行。

  看F正#)版章*?节=上O酷{D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