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走了,东裕慢慢的回过头注视着面前的如白雪般的女人,女人也注视的东裕。“......紫桖,带他和鼎炉清洗一下。”“那其它.........”“把她们移在牢洞。”说完后,白雪一般的女人走了,东裕收回视线看向了在自己身旁冷笑的少女。“*&%¥%¥¥#@”“..........”果然沟通有障碍啊,是不是也要画图啊?向后跳动的女人的冷笑依旧,脖子上的肉和骨头开始扭动,猛然一膨胀,一个巨大的血盆大口正对着东裕的面前.......

  呼吸不到了,感觉好多水。猛然一撑,整个身影从水池中出现,望向了在水池上方的巨大蜈蚣。没想到,这些怪物居然能变成人的外貌。因为被牙齿咬着扔进来,现在的东裕身上疼痛不已。衣服也有巨大的齿痕。血迹也在水中散开,幸好是气温不低不然肯定会有大麻烦。蜈蚣就像是没有看到东裕的反应一样再次出去。

  洗洗吧,身上这几天也搞得够累了。不管接下来会怎样,还是最好不要试图惹怒对方比较好。将衣服脱下放在一旁,舒舒服服的开始洗洗。幸好那个家伙没想吃了自己,不然轻易咬成两截也不是什么问题。太累了,又受了不少惊吓,东裕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慢慢闭上了。‘噗通!!’水花溅在脸上的东裕睁开眼睛望着在水中喘着气的女孩,愣住了。女孩身上的磨损的衣服一下子就开始变得透明了,以至于能看到的很多......猛然站起回头又看到紫发少女,再次蹲在水池之中。虽然只是一眼,但是对于不是热水的水上,将对方几乎看了个遍。幸好是侧面!!..........为什么要用幸好呢?

  “这个男人就由你看好了,你是重要的鼎炉,所以要是干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就不好了。另外,等等看吧,说不定你们人族有够强的家伙将你救走呢?”“......卑鄙,妖修就能这么无耻?”“不要说得你们妖丹什么的用的少,彼此彼此吧。”“........”“快一点,如果一会出来慢了,我就把你们扔出去。”“你...!!!”

  没有再回答那个鼎炉的话,紫发少女直接走了出去。只留下东裕一个人尴尬的在池子的边缘等待着这两位看着他是男人的份上,回避一下,哪怕害羞一下也成啊!!但是,只有他一个在这里尴尬。对于她们两个的谈话也就是知道什么重要,尽快之类的吧。

  紫发少女走出去以后东裕松了一口气,总算走了,一想到之前当着面变蜈蚣的瞬间,心脏猛然开始快速跳动。不能将对方当做人类,或者本身就不是人类。好像之前大汉说道过这个词。转身看着面前的女孩,女孩愣住了,但是东裕没有丝毫的拖拉指着之前紫发少女离开的地方说道大汉之前自我介绍的两个词,妖修。

  对于东裕不清楚语言不像是伪装,女孩配合的点着头。东裕指着女孩说道那两个词,女孩开始摇头。......东裕沉默一下指着自己僵硬的再次说了那个词,女孩愣住之后摇摇头。不是同伴的意思,也就是说之前的大汉和那个白衣女人都可能和那个紫发女孩一样能够变成怪物,或者是变成人样。

  沉默片刻后东裕,不好意思的再次将脸转过去。虽然因为想问一下女孩事情所以才回头,但是看到一些多余的东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自顾自的将衣服穿上,慢慢的走出去,没有回头一下的东裕暗暗的骂自己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真是的,明明可以制造意外看个过瘾的,居然关键时候没有了那个胆量,还是说因为之前吓得影响还在呢?然而走着的步伐停住了,门口站着的白衣女人望着自己,不,这完全就是注视,仿佛要把东裕看个透一般。

  “¥#@#%%%#%¥”“........”果然吗?完全听不懂对方说什么。白衣女人皱着眉头靠近东裕,东裕也傻傻愣愣的注视着对方将一个清凉的手指指在自己的额头上。瞬间!!!就在一瞬间东裕的瞳孔瞬间放大十倍!!!面前的一切都变了,没有花草树木,没有明月悬空,没有燥热温度,有的只有寒冷,以及可怕!!!!比起之前的蜈蚣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处。向后倒下去的东裕,昏了过去。忘记了他看到了什么,忘记了他因为什么而昏倒。

  白衣女人看着倒在地上的东裕,没有理睬,而是对出现的紫发少女问道:“除了身体有点结实之外,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谷主,属下也不清楚。”“灵躯蒙尘,灵智未开,毫无修为,就连言语都不能理解。昴虎要这样的家伙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也能成为鼎炉吗?”“..........等他醒了,你去打探一下吧。”“您不是说语言不理解吗?”“醒来后,多少能理解些。”“.....这可是昴虎大人那边要的人,谷主这样做怕会不妥吧?”“大不了收回来罢了。既然放心留在我们这里,就不会怕这些情况。”

  强行灌入的沟通言语,理解能力,以及灵智的松动,因智而开始蜕变的灵躯。东裕的身体需要的是一个契机,一个能够开始理解所在所知的契机。受到的刺激,完全体现在了身上。内在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惊人,但是却也异常微小,微小到就算近在身旁的百兽峡青峰谷主都没能察觉到变化。作为灵智松动的当前最大收益,语言沟通不再是障碍。

  d最。T新Ca章_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