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开始平坦,路边的景色也开始变的。鸟儿甚至在树上搭建着自己的爱居,地上有着茵茵绿草,眼前的东西是那么的美好。连呼吸感觉都轻松了不少。前面的大汉转身望着身后的东裕,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警惕的看着,如果对方要动手就会趁着现在,不然过一会,到了谷主那里就他就没机会了。“......”东裕没有去理会什么,很美。真的很美,记得当初他是因为什么而想改过自新?想努力的呢?摇摇头之后,继续看着其他方向,这里的山峡真多,而且景色很棒,在这里旅游的话,肯定能够得到心灵上的放松吧。

  就这样一直走着的东裕和大汉越走越近。距离的拉近,让两个的有了些想法。这家伙打算动手了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大汉就是走着,对于东裕的主动靠近没有丝毫的不快,有的只是警惕。而东裕几乎和大汉并肩走了,对于这点东裕表示很痛苦。景色变了,美个鬼啊!!!!地上巴掌大的虫子爬过的时候,就感觉这里已经不对劲了,除此之外树木开始腐朽,地面开始坑坑洼洼。晚上加上偶尔一些古怪的声响,让东裕觉得很容易发生什么意外。

  酷匠N网正{版首K8发

  就算这么多天了,豹子的凶残程度东裕也是见到过得,现在那些豹子却老老实实的。让东裕也不由的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自己要靠近看起来最强实际应该也是最强的抠脚大汉啊?虽然没见他抠脚就是了。

  ‘-------呼’风突然吹起,大汉停住了,东裕停住了,豹子们停住了,后面的女人们开始发抖哭泣了。面前的是一只漆黑的大蜈蚣,很大!!很大!!除了心脏狂跳,东裕没有任何动作。身体僵住了,彻底僵住了。和豹子们一开始相处,也很害怕,甚至想过它们吃人,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但是长时间的观察那些豹子与其像野兽,更接近与人,知道开玩笑,虽然不会话说,但是经常抢自己本身不多的干粮。害怕的心慢慢开始变得平淡,待久了,与其说当豹子看,不如说当比较大的狼狗。但是眼前的东西这辈子都没见过,不断抖动的腿脚,爬行是发出的弯足扭动的声响,触角的扭动,以及尽在咫尺的那张足够把自己的脑袋压碎的尖锐锐齿和上面流着液体的嘴巴。

  猛然,就像是发现什么一样,等到东裕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大嘴和自己的脑袋只差一个手臂的距离,而大汉侧身挡在自己的身前。闻不到味道,也没有感觉自己的裤子湿了,有的只有面对死亡的恐惧。不敢动,也不敢哭,眼泪不争气的掉着。大汉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东裕,然后将视线收回来,盯着面前的近在咫尺的蜈蚣,大汉沉稳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开始张嘴。

  ====================

  “青峰就是这么接待的吗?”“........这个家伙是谁?”“他是个例外。”“这次没有例外,你不动手就我来,出了意外谁都别想活!!”“我说过,他是例外。”“.....如果我是你,不会在别人的领地这么放肆。”“如果我是你,就会先去通报你们的谷主。”在双方的对持下,蜈蚣退却了,慢慢的离开。他需要通报,事情已经出现意外,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

  ====================

  拍着东裕的肩膀的大汉第一次露出微笑,东裕眼前已经没有什么巨大的蜈蚣之类的东西。哭了,很不争气的哭了,和后面那些渐渐开始平复下去的女人不一样,哭的很无力,像个孩子,或者,本身就是孩子...

  大汉没有多余的动作,毕竟他照顾东裕也仅仅只是因为对方有点奇特,不傻,但是语言不通,实力几乎没有,根骨也没有很奇特,但是身上有着超乎寻常的晦气。灵智未开,但是即使如此,已经能够展露其智。加以时日,必定不会像这样一般。.....前提是,这种外在是否是伪装。...........

  紫色衣服的少女,脸上带着怒气闯进了一个山洞,两旁的护卫赶紧让开,不敢阻拦。“....谷主,出了意外。那个家伙居然擅自呆了外面,还说例外,并且...”“什么事情,冷静点再说。”紫色衣服的少女深吸一口气,冷静的说道:“他身边带着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却没有丝毫束缚。此外,他说那人是例外。”“鼎炉呢?”“.......属下,没有留意。”白衣如雪的女人望着面前的紫衣少女说道:“你能够供奉我,是因为恩情。既然恩情我已经偿还,那么下次就是我动手的时候了。你能明白吗?”“属下知罪,望谷主开恩!!!”瞬间跪下的动作僵住了。动弹不得!!“下不例外,我出去和你一起去看看那个例外。”

  东裕冷静了下来,和豹子们呆在一起,豹子感觉他好像吓坏了,还在和他开玩耍,鬼脸,鬼脸......说真的能换一个就好了,不过还是很感动。完全不懂豹子们嘲笑的嘴脸和鄙视的东裕发现大汉单膝跪下,而其它的豹子也开始慢慢离开他的身边趴在地上。

  一个女人落在了地上,白雪一样的衣服以及比雪还要白的肤色,消瘦的脸颊上没有丝毫笑意,黑色的长发及腰,没有梳理,却也柔顺,看向了东裕,那个被说是例外的存在。而在白衣女人身旁的是个紫衣少女,少女看着东裕眼神不善,咬牙切齿的看着东裕。

  =======================

  “参见谷主,我奉我家主人昴虎大人的命令特来此地。”“我知道,但是,你身旁的这个特例.....你家主人好像没有向我提及。”“.....是我等的独行,我只是碰巧遇到而已。所以希望您能够看在我家主人的微薄面子上,暂时将这个特例留在这里,等我回复我家主人后,必定....”“你是在用昴虎的名头压我吗?”“.......不敢,只是这个特例有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希望您能够暂留,等回复主人后,定有答复。”“鼎炉呢?”“就在我等身后。”女人向着后面望了一眼说道:“这样太过招摇,这些人全留下来,你去和你家主人汇报就可以了。”“.......!!”不止大汉,就连紫色发的少女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我等知道了,那么就靠谷主的照料了。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就先告退了。”

  =======================

  女人只是点着头,没有再说一字。大汉站起转身看着东裕,走到身前指着他,然后指着地面。之后就看着东裕的反应,很简单的一个意思。你留下。就算东裕再不知道怎么沟通,但是这点他还是懂的,紧张的看着大汉的东裕露出焦急。大汉指了指自己,然后指着回来的路。意思很明确,他要走。

  苦笑着的东裕说了一句话:“路上小心。”不管大汉能否听懂,这路上的照应全靠大汉,这点他还是知道的。再次拍了拍东裕的肩膀大汉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回去的路,然后又指了指东裕。我会来找你的。东裕微微一愣,开心的点点头。大汉向着前方走去,没有丝毫的多余动作,豹子们也跟上了,临走还都看了东裕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