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氤氲,如同薄纱般的烟雾在鲜脆欲滴的林间弥漫着,一身白衣的少年,身后跟着三人,在林间缓行者。

  “墨飞,告诉我,到底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出去”王阎一俩不耐的对着身后不断四处偷瞄的男子说道。

  “这个,这个······”墨飞脸上一阵尴尬,结结巴巴道,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原因是他迷路了。

  “别跟我说你也不知道”王阎咬牙,一脸愤愤道,可是那墨飞还真是点了点头,令王阎心中大骂不已。

  狠狠地瞪了一眼墨飞,王阎心中一阵无奈,毕竟离开这里才是现如今王阎的目的。

  “文叔,上去看看我们现在在哪”不再看那令自己心中烦闷的墨飞,对着身后不远处的文叔说道。

  只见文叔身体腾空而起,立于那虚空之中,四处观察,可是看文叔脸上的神色就知道现在的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文叔缓缓落地,对着王阎缓缓摇头,毕竟这片山林实在是太大了,就连他武神境巅峰的修为都不能看到边际,入眼的都是树木,根本看不到有任何的人烟。

  “哎~~”看着面前的那无垠的森林,王阎不由叹了一口气,转身双眼恨恨的看着墨飞。

  “你要干嘛,我告诉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啊~~”墨飞看着越来越近的王阎,脚步缓缓后退,心惊胆战的对着王阎说道,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王阎一拳轰在了嘴上。

  惨叫声连连,文叔、于伯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不断挨揍的墨飞,心中则是暗爽不已,要不是王阎挡着,墨飞早就被打的不成人形了,可见墨飞是多么不受欢迎了。

  于伯那饶有兴趣的脸色猛的凝重了起来,抬头看着虚空之中,就连文叔也看向空中,带着满脸的凝重。

  空间缓缓裂开,露出里面那漆黑的空间,一道青色的光芒缓缓冲出,粘粘在那空间的裂缝处。

  一个个刻画着繁奥道韵的符文缓缓显现,遍布那空间之中,青光蒸腾,那空间裂口处璀璨无比,一个神秘的门户就在那空中缓缓凝结而成。

  “少爷,我们有大麻烦了”文叔满脸的凝重,毕竟在这片山林之中迷路就已经够可怕的了,可是现在这种诡异的现象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令他们心中颤惊不已。

  “小子,你就是杀死我余氏家族嫡子之人”一道浩瀚的声音自那通道之中响起,回荡在天际,像是在质问,可是那语气就像是已经肯定了。

  “完了,完了,这肯定是那余氏家族追杀的人”墨飞头顶冒汗,四处偷瞄着,想要寻找逃跑的路,心中则是把王阎妈的狗血淋头。

  一只苍白的手缓缓从那通道之中伸出,扣在那门户之中,令天地之中的空间都不由的振动,灵气像是遇到什么般不断溃散,王阎所在之地已经成为一片死寂,任何生灵早已逃窜,只留下王阎几人。

  一个身穿长袍,发丝发灰的老者缓缓从通道之中走出,凌厉于天地之间,藐视着王阎等人。

  “滚”于伯直视那空中之人,嘴中轻喝。

  那通道破裂,老者仿佛深受重击般栽落于地,一双眼眸之中透漏着恐惧,仿佛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样,这样的一幕令身后那不断考虑逃跑路线的墨飞彻底惊住了,愣在原地看着那老者。

  “前辈,我无意冒犯,我现在就走”身上狼狈不堪,可是嘴中却没有怨意,惊恐的对着王阎所在之处拜道,尊敬不已。

  身体猛的向那通道之处冲去,想要尽快离开此地,心中则是暗暗庆幸,可是一想起家族之中那一个欺骗自己,说修为只不过武将境,心中怨恨不已,回到家族之中一定要把那欺骗之人碎尸万段。

  “站住,给我下来”于伯那平淡的话语回荡在那老者耳旁,却令老者身上颤栗不已,仿佛坠入万丈寒冰之中般,颤颤巍巍的从那空中掉落了下来。

  “前辈,请问你有什么吩咐?”弓着身子站立在众人面前,讨好之意浓烈不已。

  “你是怎么寻来的”这个问题不光于伯有疑问,就连王阎心中也有疑问,毕竟这片山林之大不是不是他们可以想象,要在这片山林之中找到一个人不易于大海捞针,可是这老者却这么精确的找到了他们,这不的不令人心中感到惊奇。

  “前辈,我家族之中有一个秘宝,可以探知人之所在”此刻的老者为了保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说出来,他毫不怀疑,要是自己不说,片刻之间自己就被捏死了,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墨飞现在可是愣在了原地,看着那卑躬屈膝的老者,心中可谓是翻起了翻天巨浪,震惊不已。

  “杀了”王阎脸上冷漠,对于王阎来说,既然已经结仇了,那就以绝后患,让别人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于伯手中轻挥,一道细线般的光华一闪而逝,那跪在地上不断求饶的老者还未来得及反抗,声音就戛然而止,颈部一道血线隐约显现着,那头颅与身体分离,鲜血喷溅而出。

  墨飞满脸的惊愕,对于他来说,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震撼他的内心了,看到一个武皇境的高手就这样消逝于眼前,墨飞心中惊颤万分。

  “他可是余氏家族的,你就不怕······”墨飞手指轻颤的指着那老者尸体,嘴中轻轻颤道,毕竟对他来说,余氏家族可是高高在上的,不是他可以抵挡的,要是让余氏家族的人知道他也在这里,他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更*新@`最快m上酷匠`{网

  “怕什么,反正已经不是第一个了”王阎一脸鄙视的看着墨飞,对王阎来说,余氏家族就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惹恼了他,他不介意覆灭了这个家族。

  王阎的话令墨飞鸦雀无声,他知道王阎是真的不在乎,看他身边的两个侍卫就知道王阎是何等尊贵的存在,不是那个余氏家族可以抵抗的,可是他呢?墨飞实在是没有把握能逃离余氏家族的追杀,脸上不由带着苦笑。

  “于伯,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地图之类的”王阎不再去理那个路痴般的墨飞了,对他来说,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墨飞直愣愣的看着那不断搜尸的于伯,他的脑中还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对于他来说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过于离奇和诡异了,脑中一时还是反应不过来。

  “走吧”一只手拍在了那还在发愣的墨飞身上,令他猛的回过神来,看着那手拿着地图对他不断说着的王阎看到。

  墨飞身体不受控制的腾空,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一定是那两个侍卫中的一个,看着那地上那个还在淌着鲜血的老者尸体,墨飞眼中闪过异色,牙齿轻咬了一下。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那控制着墨飞的文叔,眼中闪过疑惑,看着那不断喊着的墨飞,手中控制着他不断下落着。

  墨飞猛的窜到那老者身边,对着那尸体不断翻看着,手中不时地摸出一两个东西塞进自己的怀里,直到最后那老者身上被翻看完了,嘴中不由叹息了一声。

  “拉我上去,拉我上去”胳膊不断挥动着,对着王阎三人不断呼喊着,脸上没有了刚才魂不守舍,有的只是贪恋的小人面孔。

  清风拂动,发丝不断舞动着,王阎一路之上不断扭头看着那不断傻笑的墨飞,王阎不由暗笑摇头,就连文叔、于伯都不时地看向墨飞,毕竟这人实在是太奇葩了,前一刻还在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后一刻就扒私人死体,这也是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